附∶灵药释性

《外科十三方考》在线阅读中医外科书籍在线阅读

锅烈∶辛平无毒。功能去湿、杀虫、活血、解毒、化痰、解郁

金丹∶辛平无毒。功能治吐逆、反胃、坠痰、杀虫。

银翠∶辛平无毒。合药能治一切奇疮怪症,内服功能敛口生肌。

石青∶大热。因其有砒,故能解水银轻粉之毒。善治一切风湿,筋骨作痛作肿;又能解一切寒凉药毒,及疮不收口,作寒作热等。更能领导水银轻粉循行筋脉,以解周身痰气,乃诸药中之极热者。不可不用,亦不可多用。

杨鹏先经验救急方,乾坤夺命丹

生白信石(一两研末) 生硫黄(一两研末) 白蜡(一两)

三宗标准,不可缺少分量,将蜡熔化,即下二药合匀,出锅为丸,每丸四分备用。

此药治男妇一切气寒、食寒、阴寒,及妇人白带,男子肾寒,白痢、泻下等,一切下部寒凉之症,并皆治之。如男妇阴寒,病在危急,速服此药,待至二十分钟时,无不立刻回生,每服一丸,小儿半丸,开水送服。

烟硫∶其性好走,善入肌肤,为祛风邪、疗诸癣之要药。但有大毒,故只可外用,不可内服。

第一方·中九丸

歌曰∶中九丸来味不多,说破异药笑哈哈,任他诸般奇怪症,每服数丸起沉 。

【处方】 锅烈(一钱) 金丹(一钱) 银翠(三钱若脓寒加石青五分)

【制法】 共研细末,用面糊趁热合药为丸,如凤仙子大备用。

【用法】 每服一分,病重者,可由二分加至三分,用温酒或温开水送服,服至毒消尽时为止,忌食萝卜。如纟阴症,可加石青一钱,余症不用;畏寒者,可加百草霜五钱。

疔疮忌服,小孩量减。服丸之后,间有发现头晕者,不必畏惧,过一时即消失矣。

中九丸的又一配合法

【处方】 锅烈(六钱) 金丹(三钱)石青(四钱) 银翠(四钱) 蟾酥(二钱) 熊胆(三钱) 珍珠(二钱) 麝香(一钱)

【制法】 以枣泥为丸,如小黑豆大,朱砂为衣。

【用法】 每服二、三丸,用龙眼肉包好,白糖开水送服,每日二次,病重者,可服三、四丸。血燥之人可加牛黄,如无牛黄,可用九转胆星代之。

第二方·金蚣丸

歌曰∶金蚣丸内用蜈蚣全蝎山甲与僵虫,朱砂雄黄同配合,痰核瘰 散无踪。

【处方】 金头蜈蚣(十五条去头足微炒) 全蝎(二十个去头足米泔水洗) 山甲(二十片土炒成珠) 僵蚕(二十条炒去丝) 朱砂(二钱) 明雄(二钱) 川军(三钱)

【制法】 共研细末,黄酒、曲糊为丸,如绿豆大,朱砂、雄黄为衣。

【用法】 每服三十至五十粒,空心温黄酒送服,老弱量服,汗出即愈,未成者消,已成脓者,次日即溃,已溃者忌服。如系痰核瘰 ,可兼服中九丸五至十粒以辅助之。

又如患者体质柔弱,消化不良,服中九丸后腹痛作泻者,可兼服此丸,即可减退其副作用。

又古方“五虎下西川”,即金蚣丸之多蝉蜕者,但据我收藏的十三方抄本中,亦有三本方中有蝉蜕,可知本方是从五虎下西川蜕化出来的一个验方。原方如次∶

金头蜈蚣(一条去头足糯米炒黄色) 全蝎(五钱洗去盐焙干) 蝉蜕(五钱去头足) 穿山甲(五钱陈土炒) 僵蚕(五钱炒去丝)

共研细末,苕面为丸,如绿豆大,朱砂为衣,壮者每服二十丸,弱者十丸,土苓汤下,忌油荤,及一切发物,凡一切杨梅毒疮,鱼口横 ,不问已溃未溃,皆可治之,无不验者。

又钱塘赵恕轩串雅编及种福堂公选良方中之“鳞鲤丸”,皆与金蚣丸方十九相同,且较金蚣丸完善而稳妥。据赵氏云∶即铃医之“八面锋”,为一切无名肿毒之特效专药,而于瘰 一症尤具特长,故编者每于用金蚣丸处,皆易以此方,不仅效力确实,而且更少流弊,今录其方于次∶归尾(五钱) 生军(三钱) 蝉蜕(二十只去头足) 乳香(一钱) 没药(一钱) 制芩(三钱)全蝎(二钱) 连翘(三钱去心) 防风(二钱五分) 羌活(二钱五分) 雄黄(水飞七分)僵蚕(二十五条姜汁炒) 牛胶(一两土炒) 荆芥(二钱) 桔梗(二钱) 金头蜈蚣四条,去头足,分作四种制法∶

一条用姜汁搽,焙干;一条用香油搽,焙干;一条用浓醋搽,焙干;一条用酥搽,焙干。

上制后,共合一处研细末,备用;再以山甲四两,亦分作四种制法∶

一两用红花五钱煎汤煮,焙干;一两用牙皂五钱煎汤煮,焙干;一两用紫草五钱煎汤煮,焙干;一两用苏木五钱煎汤煮,焙干。

上制后,亦混合一处,研末备用。

将上面各种药末共合一处,以米醋打糊为丸,外以朱砂五线为衣,每丸重一钱二分,瓷瓶收贮,以麝香五分养之。

服时以一丸,热酒送服,未成者内消,已成者出脓,神效非常。金蚣丸药味即此方之一部分,与蟾酥丸处方亦小异大同,其为外科之重要方,可想而知。且此方之前数味,乃“神授卫生汤”药味,功能宣热散风,行瘀活血,解毒消肿,故为外科门中之首要方,且较金蚣丸尤为周到而踏实。编者每于用金蚣丸处,皆易以此方者,亦以其周到而踏实也。

吾蜀梁山杨旭东,蜀中医纂有“骊龙珠”一方,为疽总方,专治一切痈疽肿毒,不论已溃未溃,俱能散毒收口,生肌长肉,方名之下标明为“内庭方”,亦即鳞鲤丸、金蚣丸之小有不同者。惟方中蜈蚣系二十一条,将山甲、蜈蚣制好后,每以山甲末一两,蜈蚣末二钱,配入群药之中,每丸重一钱五分;全蝎又系用荷叶包炮之,此小异耳。欲知其详,可覆按原书。

又赵氏串雅编中之“八厘金”,主治痈疽发背,疔肿疮毒,未成者服之,内消甚效,察其处方药味,殆亦金蚣丸之加味,故并录于此,以作他山之助。

番木鳖(水浸去皮油 枯五钱) 蟾酥(二钱) 僵蚕(二钱) 乳香(二钱) 没药(二钱) 胆矾(一钱) 蜈蚣(三钱) 山甲(一钱) 血竭(一钱) 朱砂(三钱) 蝉蜕(一钱) 川乌(一钱) 雄黄(一两) 麝香(五分)

上共研末,于五月五日修合,水泛为丸,如莱菔子大,上部病饱服,下部病饥服,每以八厘,陈酒送下,小儿酌减。

他如赵氏之十宝丹,串雅补之回生丹,青囊秘授之全生丹,外科大成之六军丸,蓬莱山樵辑方之观音救苦丹等,皆与金蚣丸如出一辙,原书俱在,未遑尽录。

蜈蚣、山甲等对腺结核有疗效,自宜重用。且此方功能镇静神经,如加入麝香,更可治疗小儿惊风抽搐

第三方·三香丸

歌曰∶丁木茴香三香丸砂仁紫苏黄芩兼,白术茯苓陈皮草,干姜泽泻香附全,猪苓木通草果,天花粉末面糊丸,一切寒凉虚危症,饮食不进效若仙。

【处方】 丁香(二钱) 木香(三钱) 小茴(七钱) 砂仁(五钱) 紫苏(七钱) 黄芩(一钱)茯苓(三钱) 猪苓(一钱) 白术(三钱) 陈皮(三钱) 干姜(一钱) 泽泻(一钱) 香附(二钱) 木通(一钱) 草果(五个) 花粉(三钱)

【制法】 共为细末,面糊为丸,绿豆大。

【用法】 每服三钱,空心姜汤下。如患者气体虚弱,饮食少思,服中九丸后有呕吐、腹痛之副作用者,速服此丸三钱,即解。

此方专治一切冷痰危症甚效,若患者体质虚弱,胃纳不旺,服中九丸后发生恶心、呕吐、头眩、腹痛,及泄泻者,可加此丸三钱同服,即可免除乖象。此方药味殊嫌庞杂(与木香流气饮略有出入),倘因服中九丸后发生呕吐者,亦可用炒山栀白蔻,加入香砂六君子汤中服之,效力亦与本方之作用相等。

第四方·化肉膏

歌曰∶化肉灵膏妙无穷,桑麻锻石一样同,二乌灵仙同煎水,淋漓入锅看雌雄,五灰虽然同此用,加减较彼有神功。

【处方】 桑枝灰(五升) 麻梗灰(五升) 广锻石(五升未发者)

【制法】 共合一处备用,另以威灵仙一两,川乌四两,草乌一两,野芋头一两,生半夏一两,巴豆五钱共为咀片,煎成浓汁,将前灰放在竹箕内(先用稻草垫底),继将药汁淋于灰上,滤下之水,用器接收(滤得之水,以沾于舌上如针刺者为佳),约一大碗,入锅慢火煎之,俟浓缩到相当程度时,再加白矾一两,收膏贮瓶,黄蜡封口备用。

【用法】 用时将药取出,研细如泥,挑置少许,涂于疮之中央,其药力自能散布四周,以奏化腐消毒之功。如觉疼痛,可揭开查看,如患部四边有红线样物时,即喷以冷水一口,其痛可立止。倘腐烂已去,欲生新肌时,可将此膏少许,用水调如淡茶色,用新笔蘸水,于疮上洗之,即可逐渐生肌敛口。此膏之腐蚀力甚大,故使用之后异常疼痛,因其作用乃化学上之“轻氧化钾”也。现今新药群中颇不乏相同之物,如硫酸铜、硝酸银、石炭酸等,皆具有相同之腐蚀力量,如感觉自制麻烦时,亦不妨以此类化学品代用。赤水元珠有“化瘤膏”一方(即五灰膏),其处方虽与本方不尽相同,而其作用则完全一致,今摘录于此∶桑木灰、枣木灰、桐壳灰、 麦灰各二升半,共和一处,放于已垫稻草之竹箕中,淋汁约五碗许,入斑蝥四十只,山甲五片,乳香五钱,冰片一钱,用水煎作一碗,以瓷器盛之。用时以新锻石调膏敷之,干则随以清水润之。“化肉膏”之作用专在追蚀恶疮腐肉,惟嫌其性质过暴,远不若薛己外科精义之“针头散”及仙拈集之“脱烂散”来得王道,故余意不若迳以二方之一以代替之,更为圆满。

第五方·药线

歌曰∶诸家药线不相同,吾门药线有奇功,虽然砒矾一样用,火候之中看雌雄,不论痰核并 骨,化腐干脓显神通。

【处方】 白砒(三钱) 明矾(七钱)

【制法】 上各研细末,先于锅中滴麻油几滴,次将砒末放入,再将明矾末盖于面上,将锅在武火上烧之,俟砒、矾干结成饼,烟将尽未尽时,取出研末,以面糊做成细条(如粗丝线)备用。经此制炼之后,砒性已纯,凡瘰 成 ,及痈疽之久不干脓等,皆可用之。

外科大成之漏退管药线方中,有一方亦仅砒、矾二味,只制炼方法微有不同,亦摘录于此,以示此方作用之广∶

白砒五钱,明矾一两五钱,将白砒入铁锅内铺匀,上盖明矾末,以火 之,至矾枯时,喷冷水一口于砒上,随以棉纸盖于砒上,再随喷水三、五口于纸上,从锅盖边纸上看之,以有白霜透出时为率,如无白霜发现,可再 再喷,直至有霜时为止,去纸,入去油乳、没各少许,盖于矾上,离火候冷,取出为末,以面糊为条备用。用时将此条插入漏孔,待管退出时为度。如于此方之中再加入蝎尾七枚,生草乌末一钱,即为最佳之枯痔药,编者枯痔时亦常用之。其他外科百效书之“点玄丹”,亦系砒、矾二物,且云善治恶毒,可见此药线一方专作去腐蚀绵之泛用品,盖顽固腐肉,非仗此种大刀阔斧之猛烈峻剂,实不能去此冥顽不灵之大患也。

此线短处是去腐甚痛,病者多不乐接受。王肖舫氏则以“蛤豆条”代之,化腐不疼,且极稳妥。其法系以蚊蛤一个,焙至焦黄色,再取生巴豆三粒,去皮心,焙研细末,加冰片少许,共合一处,调捻为条(以巴豆油质能粘和成条为度,否则须相势加油加药)。此条用时烂而不疼,功在药线之上。

第六方·紫霞膏

歌曰∶紫霞膏贴远年疮,铜绿轻竭乳没良,麻仁松香合一处,白蜡清油要相当,久顽疮毒不收口,一帖之后效非常。

【处方】 铜绿(五钱) 血竭(五钱) 乳香(五钱) 没药(五钱) 松香(一两) 蓖麻仁(一百粒) 轻粉(二钱)

【制法】 先将前五味共研细末,投入石臼中,再加蓖麻仁、轻粉,并滴入清油数滴同捣之,约二三千杵时,即可成膏,如不成膏,可再加蓖麻仁数十粒再捣,直捣至臼内膏软如棉,十分融和时为止,收贮备用。

【用法】 此膏善除湿热,拔毒生肌,凡夏秋之间感染湿热发疮者,以此贴之,其去腐生肌之功甚捷。他如梅毒、疮,亦有特效。

近人徐 臧验方精华中之“紫霞膏”,较此方小有差别,惟其制炼方法则甚可取法,故转录之,以作本方参考∶

制松香(六两) 制乳没(各六钱) 血竭(四钱) 铜绿(二钱) 潮脑(六钱) 朱 (三两)腰黄(八钱) 麝香(八分) 蓖麻仁(三两)

上十一味,除松香、蓖麻仁外,各先后研末备用,各药分量以研末后净秤为准,故在未研之前,当各多备若干,免致研后不敷。合膏时,以石臼捣松香使烂,次加蓖麻仁,三加铜绿,四加儿茶五加乳香,六加没药,七加血竭,八加潮脑,九加朱 ,十加腰黄,末后加入麝香,合好之后,贮于罐内,用纸封固备用。上列各药重量,系就一料计算,如一次多合则手续较省,但松香既多,舂捣必难,故当事先预约数人任务,以便更番轮换,务使手不停杵,愈熟愈妙。捣时如药嫌干,可酌加蓖麻仁若干粒以调整之,如年久膏硬时,亦用此法调整。

此膏专治 串,未成者自能消散,已溃而流脓液者,当酌加轻粉、犀黄以辅助之,在摊膏时,须隔水炖融,切忌直接火烘,或在临用时就热水壶上温融之,不可采用直接火烘,因膏中麝香经火则气泄而效减也。

制松香法∶以松香五斤,用鲜芙蓉花连叶十斤(以花多者为佳),柳条、桃叶、榴叶各五斤,甘草一斤,煮成浓汤后,去渣滤清,留一小部份,另储使冷,余盛锅中,安放露天(勿置屋内,妨爆溅也),入松香再煎,约松香一桶,汤三桶,俟油沸尽,即陆续用铜勺捞出,倾入冷汤中取起,每枚捏成如烧饼式,中穿一孔,以粗麻线贯之,分装布袋,紧束袋口,浸粪缸中四十九日,取出去袋,以长流水漂冲三日,再露七日夜后,埋土中七日,存储备用,以二、三年者为佳。粪缸以无病之童男、童女粪为最好,年长健壮妇女次之,惟忌经带,若男子已成人者,则不合用。

第七方·千捶纸

歌曰∶雄黄一钱砒五分,撒布纸上折多层,轻轻捶得千余下,贴疮贴毒有良能,休将此方轻相视,杨梅疔毒大有灵。

【处方】 白砒(五分) 明雄(一钱)

【制法】 共为细末,取上好皮纸一张,将药末匀布纸上,折为十数折,以木捶在纸上捶之,约千余下,药即吸入纸层,至转黄色时为度,收藏备用。

【用法】 若遇杨梅疮毒肿起者,以此纸贴之最佳,其他溃后化腐亦妙。

第八方·太岁墨

歌曰∶太岁墨中麝香烈,大戟蚊蛤慈菇协,千金二乌糯米调,内可服来外可贴,死牛死马河肫毒,山岚瘴气都消得,磨搽恶毒能止痛,又解砒毒并水厄,咽喉肿痛不得眠,疔疮搽上汤泼雪。

【处方】 山慈菇(一两) 千金子(一两) 大戟(一两) 蚊蛤(二两去虫) 麝香(一分) 川乌(二两) 草乌(二两)

【制法】 上共为细末,以糯米煮糊捣匀,用模型铸为一钱重墨状条块,阴干备用。(旧例甲子年制者,型上刻甲子二字,乙丑年制者,型上刻乙丑二字,故有太岁之称)

【用法】 每服一锭,病重者,可连服二锭,通利之后,用温粥补之。凡疔疮肿毒,口眼歪斜,牙关紧急等症,俱用温酒磨服,其他一切疮毒等症,皆用醋磨搽,功难尽述。

第九方·代针散

歌曰∶未溃之毒可代针,巴霜信石各等分,净雄一分相兑用,痈毒出脓渐渐轻,不问恶毒痰血起,陈醋调敷止痛疼。

【处方】 巴霜(一钱) 信石(一钱) 明雄(一钱)

【制法】 共研细末,收瓶备用。

【用法】 若遇皮薄疮,不得穿头而畏刀针者,以陈醋调敷患处,约一日间,疮头即自行穿溃,或用黄蜡捻作麦粒大,令其两头有光,每服三粒,黄酒冲服,见汗之后,疮头即穿。如遇皮浓之疮,须用铍针刺开少许,再敷此药,如未成脓,则此药不可用,否则等于活剥龟壳。

许琏外科证治全书中有“咬头膏”方,专治痈瘤脓熟不溃,作用虽与代针散同,其处方则较代针散为王道,因其可减低腐蚀中之痛感也,故摘附其方如次,俾临床时多一应付法门。

制乳香 制没药 番木鳖 生蓖麻仁 铜绿(各等分)

共为细末,另以不去油巴豆加倍,同药末捣和成膏,再加白砒一分捣匀,临用时,以绿豆大一粒放患顶上,用膏药掩贴之,溃时即行揭下,让脓汁外出,惟胎前、产后不可贴用。

第十方·熏洗汤

歌曰∶大凡恶毒瘀血成,不曾发散致痛疼,秘授奇方熏洗法,羌独荆防花木行,薄苏桃槐桑木叶,金银川草显威灵,将药入锅同煎水,一熏洗后见太平。

【处方】 银花(三钱) 羌活 独活 川乌 草乌 防风 苍术 薄荷 苏叶(各二钱) 桑叶 桃叶 槐叶 樟叶(各一握)

【制法】 各药共同煎水备用。

【用法】 将煎好药水,乘热先熏后洗,洗后避风,功能祛风解毒,散结消肿,倘再加入黄柏、川军、生地更妙。未成者,熏洗之后,将药渣捣涂患处,已成者,再加猪蹄汤淋洗,化腐生肌之功,效无其匹。

附方如次∶

白芷 川芎 藿香 木香 防风 甘草(各三钱) 火葱(一握)

上以米泔水六、七碗,将药投入其中,入锅煎浓,滤去药渣不用,以新棉蘸汤淋洗患处,汤冷再易热者,并随以手轻擦患处四周,令疮内缩,脓随汤出,以尽为度。

万潜斋云∶熏洗有荡涤之功,涤洗则气血自然舒畅,其毒易于溃腐而无壅滞也。凡肿在四肢者 冼之,在腰腹、脊背者淋之,在下部者浴之,俱以布帛或棉蘸洗,稍凉即易。轻者日洗一次,重者日夜洗二次,每日洗之,不可间断。凡洗时,冬月要猛火以逼寒气,夏月要闭窗以避凉风,若不慎此,轻则有妨收口,重则恐变纯阴。夫洗药不一,如初肿与将溃者,俱用“葱归 肿汤”洗;如阴症不起者,俱用“艾茸汤敷法”如溃后,俱用“猪蹄汤”烫洗。用猪蹄汤者,以助肉之气而逐腐也。此洗涤之法,乃疡科之要药,方附于后,以备参考∶

一、葱归 肿汤

凡痈肿疮疡,初肿将溃之时,用此汤洗之,以疮内热痒为度。

葱头(七个) 当归 独活 白芷 甘草(各三钱)

上五味,以水三大碗,煎至汤醇,滤去渣,以绢帛蘸汤热洗,如稍凉再易之,洗时切忌风寒。

二、艾茸汤敷法

凡阴疮黑陷不痛者,皆可用之,以知痛则生,不知痛而出死血者死。并须内服大补回阳之剂以助之,方可转危为安。

硫黄(五钱) 雄黄(五钱) 艾茸(一握)

上以硫、雄二味为末,同艾水煎半日,水将干,取出艾捣烂,温敷患处,再煎再易,十余次为度。

三、猪蹄

凡痈疽诸毒流脓者,熬好洗之,以助肉气,消肿散风,脱腐止痛,去恶肉,活死肌,润疮口。如腐尽者,不必用之,当以米泔水热洗之,令疮洁净,不可过洗,过洗则伤水,皮肤破烂,难生肌肉,不易敛口。

黄芩 甘草 当归 赤芍 白芷 蜂房 羌活(等分)

上七味,共为粗末,看证之大小,定药之多少。先将猪前蹄一双,用水六碗煮之,蹄软为度,将汁滤清,吹去汁上油花,即用粗药末一两,投于汁中,再用微火煎十数沸,滤去渣,候汤微温,即以方盘一个,于疮下靠身放定,随用软绢蘸汤,淋洗疮上,并入孔内,轻手捺尽内脓,使败腐宿脓随汤而出,以净为度,再以软帛叠七、八重,蘸汤勿令太干,覆于疮上,两手轻按片时,帛稍凉再换,如此再按四、五次,可以流通血气,解毒、止痛、去瘀,洗讫,用绢帛拭干,即随症以应用之药贴之。

疮疡洗法,西医极端推崇,惟目标多在清洁杀菌,与中医洗涤之舒畅营卫、调和气血者,目标各有不同,故中医洗涤之法,实应重视。

第十一方·天然散

歌曰∶天然散铅粉神,各样疮毒可回春,畏痛加上轻乳没,止痒铜绿线末灵, 炒铅粉研极细,临症加减任施行,诸般奇症知活用,走遍天涯不忧贫【处方】 铅粉(一两)

【制法】 于锅中火炒黄色,贮瓶备用。

【用法】(1)疼者加轻粉一钱,制乳香一钱,制没药一钱,血竭一钱,赤石脂( 过)一钱,冰片一分。

(2)痒者加铜绿少许(以儿茶煎水煮过,再 成黄金色),亦可加药线末三分,金箔三帖。

(3)诸疮有水者,加海螵蛸一钱,蚊蛤一钱,灵药五分。

(4)如诸疮不收口,不红只痒者,加银翠一钱。

(5)如欲生肌平口者,加龙骨一钱,象皮一钱,再加 牡蛎亦佳。

顾世澄疡医大全中有一方,专治痔漏、发背,疔痈、 疮,破流黄水,黄水到处,浸淫成疮等症,亦即天然散之未加命名者。方以杭粉一两,入倾银罐内化开,至成老金黄色,冷定研末,加冰片三分备用。用时将药撒于患处,以手揉之,其水自止,其痛亦定,且不成疮,亦即天然散也。

又家藏抄本中有“锦堂散”一方,云能去毒生肌,收口提脓,为外科要药,方系上锦堂粉(即铅粉,锦堂乃其牌名也)一两,用铜瓢炒成黄色时,以纸包好,就水缸下露一宿,收贮备用,遇症无不立效。

又一抄本方云∶脓窝黄水常流,搔痒不已,漫延不止,用之灵效异常,方为宫粉(即上品铅粉)一两,炒成黑黄色,加冰片三分,研末搽用,亦即天然散之未予命名者。

神奇良方中有跌打损伤方一只,亦即天然散之加味者,方为猪板油四两,连须葱一把,将油与葱放石板上,以木捶打如泥状,然后以铅粉四两,入砂锅内炒至黄色时,入油、葱内和成饼状,贴敷伤处即愈。

一壶天书中有“元龙丹”方,功专生肌敛口,方系铅粉一两炒黄,冰片二钱,共研细末干掺,亦天然散之另一名称者。

葛洪肘后方∶坠扑瘀血,从高落下,瘀血抢心,面青气短欲死者,以铅粉一钱,和水服之。

备急方∶治阴股常湿,以胡粉扑之,亦治干湿癣疮。

卫生易简方∶接骨续筋,止痛活血,以定粉一钱,当归一钱,硼砂一钱半,用苏木煎汤调下,仍频饮苏木汤;和济局方及洪氏集验方,皆有此方,名“神授散”,洪氏并云,曾屡用之甚验,且有详细帮助。

青囊秘录方∶折伤接骨,以宫粉、硼砂,等分为末,每服一钱,苏木汤下,仍频饮苏木汤,大效,与上方同出一辙。

第十二方·麻凉膏

歌曰∶麻凉膏与铁箍同,二乌南半野芋从,多用芙蓉叶为主,敷上痈疽痛无踪。

【处方】 川乌(四两) 草乌(四两) 生南星(二两) 野芋头(四两) 芙蓉叶(四两)

【制法】 共为细末备用。

【用法】 阳毒用酒调敷,阴毒用醋调敷。如皮破者,以清油调敷。如无野芋头时,亦可以水仙花根瓣代之。

又一用法,阴毒可加黄 、肉桂为末,醋调敷之。

此方最适合于阴阳夹杂之症,在鲜药难办时,亦可以“南星散”代替之,方用生南星一两,炒白芥三钱,白芷五分,共研细末,以猪胆汁蜂蜜各半调涂之,消肿散结之功,不亚于麻凉膏

第十三方·解毒膏

歌曰∶解毒膏药味不多,不离丹油共粉陀,桃槐柳桑发芨蔹,木鳖防甲与黄芍,堪叹诸医多味者,几见膏药起沉 。

【处方】 白芷 白蔹 白芨 川乌 草乌 黄芩 独活 细辛(各一钱五分)荆芥 栀子 连翘 羌活 黄连 阿胶 海藻 山甲 昆布 大黄 木鳖 血余 赤芍 薄荷 牛膝 木瓜 防风 石燕 海带 黄柏 桃枝 柳枝 桑枝 杉枝 天丁 密陀僧(各一两) 水粉(四两炒过) 黄丹(三两) 香油(八两)

【制法】 上为咀片,将香油入锅熬之,投前药(除血余、黄丹、陀僧、铅粉四味)入内熬枯,去渣滤过,然后下铅粉(先 过)、血余、陀僧、黄丹,至漆黑、滴水成珠时停火,收入罐内备用。

【用法】 用时以软纸摊贴之。

初因此方属于师授,故常用之,后试用别本处方,欲对比疗效,然连试数方,均不相上下,为了简化处方,乃改用下方,更得理想斩获。

白芨(三钱) 白蔹(三钱) 番木鳖(一两) 露蜂房(三钱) 蛇蜕(钱半) 山甲(三钱)铅粉(一两) 陀僧(一两) 桑枝 槐枝 桃枝(各三十寸) 血余(如鸡子大一团) 马齿苋(五斤煮汁兑入)

将各药共合一处,用香油一斤同入锅中,炸枯去渣,然后加入铅粉、陀僧,再熬至滴水成珠时,收贮备用。此膏勿论何种阳症疮毒,皆可贴用,疗效极佳,有时亦加入大黄、赤芍二味。

下载《外科十三方考》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外科十三方考》相关章节:

外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