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门(解毒 蕈毒 河豚 虫毒 蛇虫 蜂蝎 蜈蚣 猫犬 寸白虫 百虫入耳 去虱子)

《是斋百一选方》在线阅读中医方言书籍在线阅读

神仙解毒万病丸

喻良能方,葛丞相传。解一切药毒,恶草、菰子、菌蕈、金石毒,吃自死毒,时行疫气,山岗瘴疟,急喉闭,缠喉风,脾病黄肿,赤眼,疮,冲冒寒或自缢死,落水、打折伤死,但心头微暖,未隔宿者,并宜用生姜、蜜水磨复苏。疽发背未破,鱼脐疮,诸般恶疮,肿毒,汤火所伤,百虫、犬鼠、磨服,并服一粒,良久觉痒,立消。打扑 损,伤折,炒松节酒磨下半粒男子或中颠邪狂走,女人鬼气鬼胎,并宜暖酒磨下一丸,可分两服自止。昔有一女子,久患劳瘵,命垂旦夕,此病为血尸虫所噬,磨小虫千余条,一大者正为两段,后只服苏合香丸,半月遂愈如常。

救之无不效。人凡居家,或出入,不可无此药,真济世卫家之宝。

岭表,才觉意思不快,便服之,即安。二广山谷间有草曰胡蔓草,急水吞之急死,缓水吞之缓死,又取毒蛇杀之,以草复上,以水洒末,酒调以毒人,始亦无患,再饮酒即毒发立死。其俗淫妇人多自多不肯随北人回,阴以药置食中,北还即戒之曰∶子某年来。若从过期不往必毙矣,名曰定年药,北人届彼亦宜志之。若觉着毒四大豚、鱼、羊、鹅、鸭等肉内下药,复食此物即触发,急服此药一文蛤(三两,淡红黄色者,捶碎,洗净,《本草》云五倍子一名文蛤) 红芽大戟(一两半,净洗) 山慈菇(二两,洗,即鬼灯檠金灯花根也) 续随子(一两,去壳秤,研细,纸裹,压去油,再研如白霜) 麝香(三分,研)

上将前三味焙干为细末,入麝香、续随子研令匀,以糯米粥为丸。每料分作四十粒,端午七夕重阳日合,如欲急用,辰日亦得。放木臼中杵数百下,不得令妇人、孝子、不具人,鸡犬之类见之,切宜秘惜,不可广传,轻之则无效。宋参议方汤使不同,今录于后∶疽发背未破之时,用冰水磨涂痛处,并磨服,良久,觉痒立消;阴阳二毒,伤寒心闷,狂乱语,胸膈壅滞,邪毒未发,及瘟疫,山岚瘴气,缠喉风,冷水入薄荷一小叶,同研下;中及颠邪,喝叫乱走,鬼胎鬼气,并用暖无灰酒下;自缢落水死,头暖者,及惊死,鬼迷未隔宿者,并冷水磨灌下;蛇犬、蜈蚣伤,并冷水磨,涂伤处;诸般疟疾,不问新久,时煎桃柳汤磨下;小儿急慢惊风,五疳五痢,蜜水,薄荷小叶同磨下;牙关紧急,磨涂分作三服,如丸小,分作二服,量大小与之;牙痛酒磨涂,及含药少许吞下;汤火伤,东流水磨涂伤处;打扑伤损,炒松节无灰酒下;年深日近头疼太阳疼,用酒入薄荷杂磨纸花,贴筋脉挛缩,骨节风肿,手脚疼痛,行止艰辛,应是风气疼痛,并用酒磨下;有孕妇不可服其方,五倍子十五两、大戟七两半,山慈菇十一两,续随子十两(炒,不去油),麝香半两,王排岸行之云,绍兴府帅有施此药者,渠一子溺水已死,用其法救之遂苏!

解砒毒

韬光传。

汉椒(四十九粒) 黑豆(十四粒) 乌梅(两个,打破) 甘草(节三寸,碎之)上水一碗,煎七分,温服。

解一切药毒

白扁豆,生,晒干,为细末,新汲水调下二、三钱匕。《吴内翰备急方》云,全椒医高照一子,无赖,父笞之,遂服砒霜自毒,大渴利,腹胀欲裂,余教照令服此药,以水调随所欲饮,与之不数碗即利而安。

治中一切药食虫毒

高鲁叔传。

续随子随多少,以热汤送下,毒即随大便利去。

治食蟹反恶

陈正卿云,顷年与一承局同航船承局者,为舟中人言,尝为官司差往昌国,见钱,因买百金得数十枚,痛饮大嚼,且食细柿,至夜忽大吐,继之以血,昏不识人同邸有知其故者,忧之,忽一道人云,惟木香可解,但深夜无此药,偶有木香用之,病患口已噤,遂调药灌,即渐渐苏,吐定而愈!

解砒毒

叶春。

扁豆不以多少,为细末,入青黛等分,细研,再入甘草末少许,巴豆一枚,去壳不去油,别研,为细末,取一半入药内,以砂糖一大块,水化开,添成一大盏饮之,毒随利去,后却脚五岑散之类。

解斑蝥毒

叶春。

泽兰 汁饮之,干者为细末,白汤调下,俗人谓之 草。

治中毒

附子河豚乌头之类,一切药毒皆治,刘医方,袁司法同。

用多年壁土,热汤泡,搅之,令浊,少顷,乘热去脚取饮,不醒人事者灌之甚妙。

解毒散

不以是何毒药,服之虫皆吐出,神效。

石菖蒲 白矾

上等分为细末,新汲水调下二钱,不过两服必效!

解巴豆毒

生油即解,又煎黄连汤服,亦能解之。

解砒毒

林伯敬。

米醋多饮之,吐出毒即解,不可饮水。

治中诸药毒

甘草(生用) 黑豆 淡竹叶(浓煎汤服之)

治中附子毒

浓煎防风汤饮之。

治蕈毒欲死

史丞相方。

石首鱼头白水煮浓汁,灌之即愈,如无生者,鲞头亦得。

治菌毒

或云枫树菌,食之令人多笑。

《北梦琐言》∶有人为野菌所毒而笑者,煎鱼椹汁,服之即愈(今行《北梦琐言》无此方)。

解菌毒

掘地,以冷水搅之令浊,少顷取饮。此方见《本草》,陶隐居注谓之地浆,亦治枫树菌食之令人笑不止者,俗谓之笑菌,盖菌种录》。

解河豚毒

喻子才家方,张法师传。

五倍子 白矾

上等分为细末,水调灌之。

又方,宋检法傅古传。

槐花 脑子

上为细末,水调灌之。

治河豚毒

来安县主簿李 元度云,白塔寨丁未春有二卒一候兵,同食河豚既醉烧子并食之,遂皆中吐,毒物尽出,腹间顿宽,以此竟无恙。

姚宽令威《西溪丛话》云,泉州一僧能治金蚕虫毒,如中毒者先以白矾末令尝,不觉涩而味者。

解虫毒

张知府叔潜云,平生用此甚验。

葛蒲一味,切,焙干,为细末,以甘草煎汤调下,不拘时候服,以病退为度,叔潜居官每施此药。

治虫毒

从酒食着者,重五日合尤效,《赵彦谣备急方》。

辰砂 雄黄(别研,水飞) 赤足蜈蚣 续随子(各一两) 麝香(一钱)

上为细末,糯米煮粥,丸如鸡头大,如觉中毒,热酒下一丸,药与病俱下。蛇蝎螫,醋磨涂之。

又方,嚼黑豆不腥,白矾味甘乃中毒之候,亦可解药蕈毒。

白矾末(一大匙) 腊茶(一分,等分亦可)

上同为末,取二大匙新汲水调下,顿服,一时久当吐毒出,若欲验知是中虫,当令病患唾水中,沉者是虫,不沉者非也。又凡欲知虫主姓名,以旧鼓皮烧作末,水调服方寸匕,须臾自呼虫主姓名,可语令去则愈。

治毒蛇咬

先以麻绳扎伤处二头,次用香白芷细末掺之,以多为妙,仍以新汲水调下半两许,毒瓦斯自消。一方用热酒调下,诸方皆用麦门冬水,盖欲先护心气也。

治蛇伤及蜈蚣蝎螫,诸毒虫咬方

麝香(少许,研) 干姜 雄黄(研)

上等分为细末,用津唾点时掺患处,痛即止。

又方,用艾灸咬处五壮或七壮,其痛立止,二方甚佳!

治白花蛇骨刺肿痛方,亦治蛇咬

李德公传。用生远志捣碎,酒煎服。以滓罨之。如无生者,干者亦得。

治蛇伤及一切恶虫所伤

已死但有微气,可以下药即活,神效不可言。

贝母为末,酒调,令病者尽量饮之,饮不得即止,顷之,酒自伤处为水流出,水尽为度,却香白芷方并书之,韬光屡以救人皆验。

治蛇咬

吴内翰方。

辣母藤五叶者,盐嚼敷之。江医沈锐吕大夫疑问,以治蜈蚣螫如神。钱文子曾用之。

又方,生龙脑敷之,沈锐云甚妙!

治天蛇螫毒

举身溃烂,号呼欲绝者。秦皮煮汁一斗许,恣饮之,初日减半,两、三日顿愈蛇为何物,或云草间黄花蜘蛛是也,人遭其毒,仍为露水所濡,乃成此疾。沈存中载之甚详。

雄黄散

治一切恶虫咬着人,成疮不可辨认,医疗不效者(《千金方》同)。

雄黄 砂 白矾 土蜂窠 露蜂房

五味等分,为细末,入麝香少许,同研匀,用醋调涂疮上。难辨认者,尤宜速疗,三、五

诸蛇虫所伤皆可治

真有神效。重五日合。

杏核七七个,每个磨开一窍,去仁,研真雄黄末填其中,次以腊封之,共置一瓦盒内,盒口更须固济,窖于向北静处檐下,七七日取出,要用则旋开一核,以津液调雄黄敷咬处,当不移时,毒瓦斯尽作黄水消去。

治蛇伤

急取虾蟆烂捣罨痛处极妙,仍将绢片轻轻包定药,又以头垢敷伤处。

治蜂螫

于地上寻小竹或木棒儿正南北安顿者,取在手就地写十字,先从南划至北,次从东划至西,然后于十字中心掏一捻土,敷在痛处,立止,屡曾用之,殆不可晓,须志诚乃验。

又方,生芋头刮汁敷之,沈存中尝用之,出《笔谈》。

治壁镜咬

《酉阳杂俎》。

桑柴灰汁三度沸,取汁调白矾末为膏,涂疮口即瘥,兼治蛇毒。

治蝎螫

《千金》。

雄者螫止在一处痛,用井底泥涂;雌者痛牵诸处,用当檐下泥涂之。

蠼叮

向南燕窠泥,新水浓调涂。燕粪亦得。

胡蜂叮

姜汁涂 又苦 汁涂 又用齿上垢敷。

沙蜂叮

水磨生朱涂,又磨雄黄涂。

治蜈蚣伤

烂嚼吴茱萸一味,擦之立效。

又方,以鸡粪涂之,痛即止,白鸡粪尤妙。

又方,张友闻县尉传。

大捻纸灯一个,浓蘸麻油,点着了于咬处照, 之毒瓦斯自出,尽入油烟中也。

又方,以右手大指中指托地上,于中指尽处掏少土敷之,勿令患者知,此亦厌胜法耳。

又方,高鲁叔传,出《圣惠》,其子亲效。

生姜汁调腻粉敷之,其痛立止。

又方,六兄。

烂捣蚰蜒,敷之立愈。

又方,陈学谕行之方。

菖蒲细嚼以敷咬处,立愈。

又方极妙,甚者不过二枚。

取大蜘蛛一枚,放所咬处,令收其毒。赵参议,陈寺丞,钱文子皆云之,初亦不信,亲曾用之,既啮,痛果即定。蜘蛛虽着身稍远,必经寻其处而啮之,渐觉腹胀,盖为毒瓦斯所攻,须急投水中,不尔即死。

又方,取桑树汁涂,又头发烟熏。

治狗咬

烂嚼杏仁敷之,或以人屎汁敷尤良。

又方,井口蚯蚓粪,湿敷疮上,以物包定,即瘥。

又方,杏仁去皮尖,同马蔺根研细,先以葱汤洗疮,然后涂之。

猫儿伤

研薄荷汁涂之。

治寸白虫

燕贤仲侍郎年二十三、四时患此,根据方治一剂服之,良久据厕,下虫二时许不数丈,遂愈,更不复发。此病多因食生牛肉得之,尝药时所下皆其子,故多再发则不发矣。又云其虫母二条相合疑牝牡。

石榴根南引者,掘取,洗净,细锉半升,用水五升,煎取半碗以下,去滓,五更腹空时,先炙猪肉,随意吃以引虫,不可过饱,然后温服此药,只作一服,虫自取下,吃白粥一日补之,永绝根本。《图经》用东南引根,《千金》日华子用东引根,学生见服之一啜即下而愈

又方,《本事方》云出《良方》,所载甚详。

锡沙(作粗泥者,无即以黄丹代油和丸,如梧桐子大) 苡仁 槟榔(等分,为末)

上浓煎石榴根汁半升下散三钱,丸五枚,中夜服,旦日下。

治百虫入耳

桃叶火熨之,卷而塞耳,虫立出。

治头上虱子

章县丞朴曾试有验。

藜芦为细末,掺擦在发中,经宿,虱子皆干死自落。

下载《是斋百一选方》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方言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