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科二十一论评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在线阅读中医方言书籍在线阅读

第一论曰∶热病胎死腹中者何?答曰∶因母患热病,至六七日以后,脏腑极热,熏煮其胎,是以致死,缘儿身死,冷不能自出。但服黑神散暖其胎,须臾胎气暖即自出。何以知其胎之已死?但看产妇舌色青者是其候也。

黑神散

桂心 当归 芍药 甘草(炙) 生干地黄 干姜(炮,各一两) 黑豆(炒,去皮,二两) 附子(炮去皮脐,半两)

上为末。每服二钱,空心温酒调下。一法,无附子,有蒲黄

评曰∶夫妊娠,谓之重身,二命系焉。将理失宜,皆能损胎,不特病熏煮所致。或因顿仆惊恐,出入触冒,及素有 瘕积聚,坏胎最多。候其舌青,即知子死。《养胎论》云∶面青舌赤,母死子生;唇青吐涎,子母俱毙。又有双怀二胎,或一死一活,其候尤难知,自非临歧观变,未易预述,不可不备学也。然以黑神散温胎,未若补助产母,使其气正,免致虚乏困顿,胎自下矣,催生汤殊胜黑神散。

催生汤 治胎死腹中,或产母气乏委顿,产道干涩。(方见产难门)

第二论曰∶难产者何?答曰∶胎侧有成形块,为儿枕,子欲生时枕破,与败血裹其子,故难产,但服胜金散逐其败血即自生矣,逆生横生并皆治之。

胜金散

麝香(一钱) 盐豉(一两,旧青布裹了,烧令红,急以乳捶研细)

上为末。取秤捶烧红,以酒淬之,调下一钱。

评曰∶产难,不只胎侧有儿枕破与败血裹凝,随其胎息因缘,自有难易。其如横逆,多因坐草太早,努力过多,儿转未逮,或已破水,其血必干,致胎难转。若先露脚谓之逆,先露手谓之横。法当以微针刺之,使自缩入,即服神应黑散,以固其血,必自转生。《养生方》云∶仓皇之间,两命所系,不可不广传。盖赞黑散之功也。或以盐涂儿脚底,抓搔之。

神应黑散

治横生、逆生、难产。

百草霜白芷(各等分)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童子小便、好醋各一茶脚许,调匀,更以沸汤浸四五分服,止一服见功,甚者再服,已分免矣。一名乌金散

第三论曰∶胎衣不下者何?答曰∶母生子讫,血流入衣中,衣为血所胀,是故不得下。

治之稍缓,胀满腹中,以次上冲心胸,疼痛喘急者,但服夺命丹,以逐去衣中之血,血散胀消,胎衣自下,而无所患;更有牛膝汤,用之甚效,录以附行。

夺命丹

附子(半两,炮,去皮脐) 牡丹皮(一两) 干漆(一分,捣碎,炒烟尽)

上为末,酽醋一升、大黄末一两,同熬成膏,和药,梧子大。温酒下五七丸,不以时服。

牛膝汤

治产儿已出,胞衣不下,脐腹坚,胀急痛甚;及子死腹中,不得出。

牛膝(酒浸) 瞿麦(各四两) 滑石(八两) 当归(酒浸) 木通(各六两) 葵子(五两)

上为锉散。每服三钱,水两盏,煎七分,去滓,不以时服。

第四论曰∶产后血晕者何?答曰∶产后气血暴虚,未得安静,血随气上,迷乱心神,故眼前生花;极甚者,令人闷绝不知人,口噤神昏气冷。医者不识,呼为暗风,若作此治之,病必难愈,但服清魄散自瘥。

清魄散

泽兰叶(一分) 人参(一分) 荆芥穗(一两) 川芎(半两)

上为末。温酒热汤各半盏,调一钱,急灌之,下咽即开眼气定,省人事。

评曰∶产后眩晕,顷刻害人,须量虚实为治。若胸中宿有痰饮阻病不除,产后多致眩晕,又血盛气弱,气不使血,逆而上攻,此等皆非清魄可疗。瘀晕,仍用半夏茯苓汤;血壅,须用牡丹散。但快药尤难辄用,当识轻重,所谓扰乎可扰,扰亦无扰。若气血平人,因去血多致晕者,芎 汤尤佳。

半夏茯苓汤(方见恶阻门)

牡丹散

治产后血晕,闷绝野狼狈。若口噤,则拗开灌之必效。

牡丹大黄(蒸) 芒硝(各一两) 冬瓜子(半合) 桃仁三七粒,去皮尖)

上为锉散。每服五钱,水三盏,煎至盏半,去滓,入芒硝又煎,分二服。欲产,先煎下以备缓急。《金匮》以此治肠,但分两少异。

芎 汤 方见眩晕门第五论曰∶产后口干痞闷者何?答曰∶产后荣卫大虚,血气未定,食面太早,胃不能消化,面毒结聚于胃脘,上熏胸中,是以口干燥渴,心下痞闷。医者不识,认为胸膈壅滞,以药下之,万不得一,但服见 丸。

见丸

姜黄 京三棱(炮) 荜澄茄 陈皮 人参 高良姜 蓬术(炮,各一两)

上为末,用萝卜慢火煮烂,研细,将汁煮面糊丸,如梧子大。用萝卜汤下三十丸。

评曰∶产后口干痞闷,未必止因食面。或产母内积忧烦,外伤燥热,饮食甘辛,使口干痞闷,当随其所因调之可也。烦心,宜四物汤地黄,加人参、乌梅煎;若外伤燥热,看属何经,当随经为治,难以备举。饮食所伤,见 丸却能作效。

增损四物汤 (方见下第六论)

第六论曰∶产后乍寒乍热者何?答曰∶阴阳不和,败血不散,能令乍寒乍热。产后血气虚损,阴阳不和,阴胜则乍寒,阳胜则乍热,阴阳相乘,则或寒或热。若因产劳,脏腑血弱,不得宣越,故令败血不散,入于肺则热,入于脾则寒,医人若误作疟疾治之,则谬矣。阴阳不和,宜增损四物汤;败血不散,宜夺命丹。又问∶二者何以别之,答曰∶时有刺痛者,败血;但寒热无他证者,阴阳不和,增损四物汤不一,皆随病加减。

增损四物汤

当归 人参 芍药 川芎 干姜(炮,各一两) 甘草(炙,四钱)

上锉散。每服四钱,水一盏,姜三片,煎六分,去滓热服,不以时候。

评曰∶乍寒乍热,荣卫不和,难以轻议。若其败血不散,岂止入脾肺二脏耶?大抵一阴闭一阳,即作寒热,阴胜故寒,阳胜故热,只可云败血循经流入,闭诸阴则寒,闭诸阳则热,血气与卫气解则休,遇再会而复作,大调经散五积散入醋煎。

大调经散

治产后血虚恶露未消,气为败浊凝滞,荣卫不调,阴阳相乘,憎寒发热,或自汗,或肿满,皆气血未平之所为也。

大豆(炒去皮,一两半) 茯神(一两) 真琥珀(一钱)

上为末。浓煎乌豆紫苏汤调下。

五积散 方见伤寒太阴经。入醋煎妙第七论曰∶产后四肢浮肿者何?答曰∶产后败血乘虚停积于五脏,循经流入四肢,留淫日深,却还不得,腐坏如水,故令四肢面目浮肿。医人不识,便作水气治之。凡治水气,多用导水药,极虚人。夫产后既虚,又以药虚之,是谓重虚,往往因致夭枉,但服调经散,血行肿消即愈。

调经散

没药(别研) 琥珀(别研) 桂心 赤芍药 当归(各一钱) 细辛 麝香(各半钱,别研)

上为末。每取半钱匕,生姜汁、温酒各少许,调匀服。

评曰∶产后浮肿多端,有自怀妊肿至产后不退者,亦有产后失于将理,外感寒暑风湿,内作喜怒忧惊,血与气搏,留滞经络。气分血分,不可不辨。要当随所因脉证治之,宜得其情。调经散治血分固效,但力浅难凭,不若吴茱萸汤枳术汤夺魂散大调经散,皆要药也。

加减茱萸汤

治妇人脏气本虚,宿挟风冷,胸鬲满痛,腹胁绞刺,呕吐恶心,饮食减少,身面虚浮,恶寒战栗,或泄利不止,少气羸困;及因生产,脏气暴虚,邪冷内胜,宿疾转甚。

吴茱萸(汤洗七次,炒,一两半) 桔梗 干姜(炮) 甘草(炙) 麦门冬(去心) 半夏(汤洗七次) 防风 细辛 当归(酒浸,炒) 茯苓丹皮 桂心(各半两)

上为粗末。每服四钱,水一盏半,煎七分,去滓,食前热服。

枳术汤

治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水饮所作,名曰气分。

枳实(麸炒去瓤,一两半) 白术(三两)

上锉散。每服四钱,水盏半,煎七分,去滓温服,腹中软,即当散也。

夺魂散

治妇人产后虚肿喘促。利小便则愈。

生姜(三两,取汁) 白面(三两) 半夏(七个,汤洗去滑,破)

上以生姜汁搜面,裹半夏为七饼子,炙焦熟,为末。熟水调一钱,小便利为效。

大调经散

最治产后肿满,喘急烦渴,小便不利。(方见第六论)

第八论曰∶产后乍见鬼神者何?答曰∶心主身之血脉,因虚伤耗血脉,心气则虚,败血停积,上干于心,心不受触,遂致心中烦躁,卧起不安,乍见鬼神,言语颠倒。医工不识,呼为血邪,如此治之,必不得愈。但服调经散,每服加龙脑一捻,得睡即安。

调经散 方见第七论,每服加龙脑一捻。

第九论曰∶产后不语者何?答曰∶人心有七孔三毛,产后虚弱,多致停积败血,闭于心窍,神志不能明了。又心气通于舌,心气闭塞,则舌亦强矣,故令不语。如此但服七珍散

七珍散

人参 石菖蒲 川芎 生干地黄(各一两) 细辛(一钱) 防风 朱砂(各半两,别研)

上为末。每服一钱,薄荷汤调下,不以时服。

第十论曰∶产后腹痛又泻痢者何?答曰∶产后肠胃虚怯,寒邪易侵,若未盈月,饮冷当风,乘虚袭留于肓膜,散于腹胁,故腹痛作阵,或如锥刀所刺,流入大肠,水谷不化,洞泻肠鸣,或下赤白, 胁 胀,或走痛不定,急服调中汤立愈;若医者以为积滞取之,则祸不旋踵。谨之谨之!。

调中汤

良姜 当归 桂心 芍药 附子(炮) 川芎(各一两) 甘草(炙,半两)

上为锉散。每服三钱匕,水三盏,煎至一盏,去滓热服。

评曰∶产后下痢,非止一证,当随所因而调之,既云饮冷当风,何所不至。寒热风湿,本属外因;喜怒忧思,还从自性;况劳逸饥饱,皆能致病。若其洞泄,可服调中;赤白滞下,非此能愈,各随门类,别有正方。今录桃胶散白头翁汤以备用,余从滞下门选用之。

沉香桃胶散

治产后利下赤白,里急后重, 刺疼痛等证。

桃胶(瓦上焙干) 沉香 蒲黄(纸鬲炒,各等分)

上为末。每服二钱,陈米饮调下,食前服。

白头翁汤

治产后下利虚极。

白头翁 甘草(炙) 阿胶(各二两) 黄连 柏皮(去粗皮) 秦皮(去粗皮,各三两)

上为锉散。每服四钱,水一盏半,煎七分,去滓,空心服。

第十一论曰∶产后遍身疼痛者何?答曰∶产后百节开张,血脉流走,遇气弱,则经络分肉之间,血多流滞,累月不散,则骨节不利,筋脉急引,故腰背不得转侧,手脚不能动摇,身热头痛也。若医以为伤寒治之,则汗出而筋脉动摇,手足厥冷,变生他病,但服趁痛散以默除之。

趁痛散

牛膝(酒浸) 甘草(炙) 薤白(各一分) 当归 桂心 白术 黄 (各半两) 独活(半两) 生姜(半两)

上锉散。每服半两,水五盏,煎至二盏,去滓,食前分二次热服。

评曰∶趁痛散不特治产后气弱血滞,兼能治太阳经感风头疼,腰背痛,自汗发热。若其感寒伤食,忧恐惊怒,皆致身疼,发热头痛,况有蓐劳诸证尤甚,趁痛散皆不能疗,不若五积散入醋煎用却不妨。

五积散 方见伤寒太阴经。

第十二论曰∶产后大便秘涩者何?答曰∶产卧水血俱下,肠胃虚竭,津液不足,是以大便秘涩不通也。若过五六日,腹中闷胀者,此有燥粪在脏腑,以其干涩未能出耳,宜服麻仁丸以津润之。若误以为有热而投以寒药,则阳消阴长,变动百出,性命危矣。

麻仁丸

麻仁(研) 枳壳(麸炒) 人参 大黄(各等分)

上为末,蜜丸,如梧子大。空心温酒下二十丸;未通又加丸数。

评曰∶产后不得利,利者百无一生。去血过多,脏燥,大便秘涩,涩则固当滑之,大黄似难轻用,唯葱涎调腊茶为丸,复以葱茶下之必通。

阿胶枳壳丸

产后虚羸,大便秘涩。

阿胶 枳壳(麸炒去瓤,等分)

上为末,蜜丸,如梧子大,别研滑石为衣。温水下二十丸;半日来未通又服。

第十三论曰∶产后血崩者何?答曰∶产卧伤耗经脉,未得平复,而劳役损动,致血暴崩,淋沥不止;或因咸酸不节,伤蠹荣卫,气衰血弱,亦变崩中。若小腹满痛,肝经已坏,为难治,急服固经丸以止之。

固经丸

艾叶 赤石脂( ) 补骨脂(炒) 木贼(各半两) 附子(一个,炮去皮脐)

上为末,陈米饮和丸,梧子大。食前温酒、米汤下二十丸。

评曰∶血崩不是轻病,况产后有此,是谓重伤,恐不止咸酸不节而能致之。多因忧惊恚怒,脏气不平;或产后服断血药早,致恶血不消,郁满作坚,亦成崩中,固经丸似难责效,不若大料煮芎 当归加芍药汤,候定,续次随证合诸药治之为得。

芎 当归加芍药汤方 方见眩晕门,加芍药等分第十四论曰∶产后腹胀闷、呕吐不定者何?答曰∶败血散于脾胃,脾受之,不能运化精微而成腹胀;胃受之,则不得受纳水谷而生吐逆。医者不识,若以寻常治胀止吐药疗之,病与药不相干,转更伤动正气,疾愈难治,但服抵圣汤

抵圣汤

赤芍药 半夏(汤洗七次) 泽兰叶 人参 陈皮(各二钱) 甘草(炙,一钱)

上为锉散。每作一剂,用水二碗,生姜半两,煎至二盏,去滓,分三次热服。

第十五论曰∶产后口鼻黑气起及鼻衄者何?答曰∶阳明者经脉之海,起于鼻,交中,还出挟口,交人中,左之右,右之左。产后气消血散,荣卫不理,散乱入于诸经,却还不得,故令口鼻黑起及变鼻衄。此缘产后虚热变生此证,其疾不可治,名胃绝肺败。此证不可治,不出方。

第十六论曰∶产后喉中气急喘者何?答曰∶荣者血也,卫者气也,荣行脉中,卫行脉外,相随上下,谓之荣卫。因产所下过多,荣血暴竭,卫气无主,独聚肺中,故令喘也,此名孤阳绝阴,为难治。若恶露不快,败血停凝,上熏于肺,亦令喘急,但服夺命丹,血去喘息自定。

夺命丹 方见第二论评曰∶产后喘急固可畏,若是败血上熏于肺,犹可责效夺命丹。若感风寒,或因忧怒,饮食咸冷等,夺命丹末可均济,况孤阳绝阴乎?若荣血暴绝,宜大料煮芎 汤亦自可救;伤风寒,宜旋复花汤;性理郁发,宜大调经散,用桑白皮杏仁煎汤调下;伤食,宜见 丸、五积散。

芎 汤 方见眩晕门

旋复花汤

治产后伤风,感寒暑湿,咳嗽喘满,痰涎壅塞,坐卧不宁。

旋复花 赤芍药 半夏曲 前胡 荆芥五味子 甘草(炙) 茯苓 麻黄(去节汤) 杏仁(各等分)

上为锉散。每服四大钱,水一盏半,姜五片,枣一枚,煎七分,去滓,食前服。

大调经散 方见第七论

五积散 方见伤寒太阴经,入醋煎

见 丸 方见第五论第十七论曰∶产后中风者何?答曰∶产后五七日内,强力下床;或一月之内,伤于房室;或怀忧发怒,扰荡冲和;或因着艾伤艾,伤动脏腑,得病之初,眼涩口噤,肌内搐。渐至腰脊筋急强直者不可治,此乃人作,非偶尔中风所得也。

评曰,问产后中风,风是外邪,血虚则或有中之者,直答以人作,不可治,问答不相领解,如何开示后人,立论之难有如此者。若是中风,当以脉辨,看在何脏,根据经调之,强力下床,月内房室,忧怒着灸,非中风类,蓐劳、性气、火邪,治各有法,非产后病。不暇繁引,学人识之。

第十八论曰∶产后心痛者何?答曰∶心者血之主。人有伏宿寒,因产大虚,寒搏于血,血凝不得消散,其气遂上冲,击于心之络脉,故心痛。但以大岩蜜汤治之,寒去则血脉温而经络通,心痛自止,若误以为所伤治之,则虚极,寒益甚矣。心络寒甚,传心之正经,则变为真心痛,朝发夕死,夕发朝死,药不可轻用如此。

大岩蜜汤

熟地黄 当归 独活茱萸(汤) 干姜(炮) 芍药 桂心 甘草(炙) 小草(各一两)

细辛(半两)

上锉散。每服半两,用水三大盏,煎至一盏,去滓,微热服。

评曰∶产后心痛,虽非产蓐常病,庸或有之,九痛未必便是血痛,设是,岩蜜汤岂可用熟地黄?熟地黄泥血,安能去痛?此方本出《千金》,用生干地黄耳。茱萸一升合准五两,干姜三两,细辛治陈寒在下焦,方本一两,却减作半两,制奇制耦,量病浅深,自有品数,不可妄意加减。然以岩蜜汤治血痛,不若失笑散用之有效。

失笑散

治心腹痛欲死,百药不效,服此顿愈。

五灵脂 蒲黄(微炒,各等分)

上末。先用酽醋调二钱,熬成膏,入水一盏,煎七分,食前热服。

第十九论曰∶产后热闷气上,转为香港脚若何?答曰∶产卧血虚生热,复因春夏取凉过多,地之蒸湿,因足履之,所以着而为香港脚,其状热闷掣 ,惊悸心烦,呕吐气上,皆其候也,可服小续命汤两三剂必愈。若医者误以逐败血药攻之,则血去而疾益增剧。

续命汤 方见中风门评曰∶香港脚固是常病,未闻产后能转为者。往往读《千金》见有产妇多此疾之语,便出是证,文辞害意,可慨见矣。设是热闷气上,如何令服续命汤?此药本主少阳经中风,非均治诸经香港脚,要须根据香港脚方论阴阳经络调之。此涉专门,未易轻论,既非产后要病,更不繁引。

第二十论曰∶产后汗出多而变 者何,答曰,产后血虚,肉理不密,故多汗,因遇风邪搏之,则变 也, 者,口噤不开,背强而直,如发痫状,摇头马鸣,身反折,须臾十发,气息如绝,宜速斡口灌小续命汤,稍缓即汗出如雨,手拭不及者,不可治。

小续命汤 方见中风门评曰∶产后汗出多变 ,亦令服续命汤,此又难信。既汗多,如何更服麻黄官桂防己黄芩辈,不若大豆紫汤为佳,《太医局方》大圣散亦良药也。

大豆紫汤 方见眩晕门第二十一论曰∶产后所下过多,虚极生风若何?答曰∶妇人以荣血为主,因产血下太多,气无所主,唇青肉冷,汗出,目暝神昏,命在须臾,此但虚极生风也,如此则急服济危上丹。若以风药治之则误矣。

济危上丹

乳香 太阴玄精 五灵脂 硫黄 陈皮 桑上寄生 阿胶(炙) 卷柏(生,各等分)

上将前四味同研匀,石器内微火炒,勿令焦了,又研极细,复入余药为末,用生地黄汁和丸,梧子大。温洒或当归酒下二十丸,食前服。

评曰∶所下过多伤损,虚竭少气,唇青肉冷,汗出神昏,此皆虚脱证,何以谓之生风?

风是外淫,必因感冒中伤经络,然后发动,脏腑岂能自生风也?虚之说,盖因《脉经》云∶浮为风为虚。此乃两病合说,在人迎则为风,在气口则为虚。后学无识,便谓风虚是一病,谬滥之甚,学人当知。

《保庆集》二十一论,人用既多,因评其说,仍将得效方附行。外有产科诸证,并序于后。

下载《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相关章节:

方言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