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症

《奇效简便良方》在线阅读中医方言书籍在线阅读

黄胆

身面眼目黄如金色,小便黄而无汗者是

薏苡根煎汤频服。或丝瓜蒂四十九个,丁香四十九粒,干锅内烧存性,为末,吹鼻令出黄水(揩牙亦可令出涎)。或丝瓜根五六根,水煎冲黄酒服。

食劳黄病

丝瓜连子,烧存性研末,每二钱(因食面得病面汤下,因饮酒得病温酒下),连数

黄胆尿赤

头发 灰,每一钱,水调服,日三次。(仙方黄酒统治)

苦丁香焙末闻鼻内,或猪胆汁豆腐浆,服三个。

黄胆变黑医所不治者

土瓜根捣汁,天明时温服一碗,午刻黑黄水从小便出,如不出再服一

黑疸危症

瓜蒌根一斤,捣汁温服,黄水从小便出,不出再服。或黄瓜根汁空心服。

食茶叶面黄

红花椒炒,研末为丸,如桐子大,每服八丸,茶汤下。

黄胖病

马兰头根,杵汁半碗,冲黄酒服,每日一次,半月愈。

中风不省人事

得病之日,便进此药,免成废人

柏叶葱白各一握,连根细研如泥,无灰酒一大钟,煎一二十沸,去渣温服。如不饮酒,分作四五次服。

中风口噤

荆芥末酒服二钱。或乌梅肉南星细辛末,以中指蘸擦牙关。

中风口闭涎壅垂死者,一服即愈 巴豆二粒(去皮膜),白矾(如拇指大)一块,新瓦上同 ,以巴豆焦赤为度,炼蜜为丸,如芡实大。每服一丸,用棉裹放口中近喉处,良久吐痰乃愈。

中风失音

急捣梨汁频服

中风扑地

大蒜一大把,路上热黄土搀和研烂,新汲水和,去渣挖齿灌之。

中风牙关紧闭

白矾、盐各半为末,擦牙即开。

中风痰壅或不能言语

香油一杯,姜汁半杯,调灌。或鸡蛋清一个,香油一两,调灌。

中风痰厥气绝心头温喉中响者

千年锻石(去土垢),为末,每服三钱,水一碗,煎六分,去又方 白矾末二钱,姜汁调灌立愈。

半身不遂

橘红生姜、煎汤频饮。或白凤仙花,阴干煮酒饮,半月愈。或芥菜子末,好陈醋调,如在左右,将左右半身自头至足敷满,盖被睡一觉,愈。

又半身不遂及痰火方 新生鸡蛋将小头磕开 取出蛋清,去黄,将清仍放壳内,入香油令满,炙火上,稍温连服三个。如无油,饮蛋清后,再饮咸韭菜汤亦可。

三十六种黄病 鸡子一个,连壳烧灰研细,醋和温服,鼻中虫出,效。重者三服愈。

黄肿

任意食落花生,至二百斤愈。

风湿瘫痪

老杨树虫蛀粪,干菊花连枝叶梗,桑木柴,先将房内泥地扫净,长五尺宽二尺,将前三物铺匀,用火烧之,以土泥烧热为度,扫去灰烬,乘热喷上黄酒,用稻草盖上,又喷于草上,再用干稻草盖上,随将病患脱尽衣裤,睡于草上,棉被盖暖,出透汗为度,缓缓去被,坐密室避风调息数日,自能行走如常,极效无比。

风湿打法

盐铺酸痛处,将灯草火不住打盐上,如皮肉略热住手,热退再打,数次愈。

风气神气

西瓜切去盖,将内瓤掉松,入烧酒四两,盖仍覆上,入砂锅内,用碗架住西瓜,煮熟绞汁服之,服完三伏,每伏西瓜一个,如法服三个,立效。

风瘫大病

十余年不能行动者俱可治

金毛狗脊(全身者用黄酒洗去毛净,咀片,用黄酒三斤,煮三柱香时,埋土中七日,空心日服三次,数日能行走。

又外治方 王瓜藤煎水熏洗。

中痰瘫患

左瘫右患三十六种风

紫背浮萍,晒干研末,蜜丸弹子大,以豆淋酒化服,令出汗。

邪风口歪

皂角(去皮)五两,研末,陈醋调。左歪涂右口角,右歪涂左口角,干另换。

中风不语

龟尿点少许于舌下,即出声能语。或巴豆一粒(去壳),同艾叶打碎,烧烟熏鼻即醒。

中风昏昏如醉,口开手撒,或口角流涎,顷刻不救 新皂角四条(去黑皮筋),明矾一两,共

中痰

状似中风,惟内有声,口斜眼闭是谓中痰。切勿用姜,一闻姜气不救

细辛末吹鼻,得嚏即省。或以小便对入喉内,或白凤仙花冲酒灌之,均效。十日后须服十全大补汤

一切风痰眩晕癫狂,日久不愈 白矾一两,细茶叶五钱,共末。炼蜜丸如桐子大,食远姜汤下五十丸,久服痰从大便出。

痰疾癫狂

丝棉一尺烧灰,开水或酒冲服。

痴笑不止

盐烧红,河水煎饮,过片时,用指探喉令呕出热痰,数次愈。

邪狂癫痫

于寅初时,勿令人见,用左手摘向东桃叶七瓣,暗藏病患发内。

又方 苦参为末,蜜丸桐子大,每服十丸,薄荷汤下,诸方不效者,惟此独神。

惊忧发狂

瓜蒂五钱,为末,每服一钱,井水一盏调,即大吐得睡,勿惊起。

着邪狂走

蚕蜕纸烧灰,酒调服。

羊痫风

甜丝瓜七个(研细),白矾一钱,无根水调送吐痰,过五日再一服愈。

羊儿风

哺退鹅蛋,入蒜捣烂,火煨熟,服四五个,除根。

又青草或菜叶,塞口中即醒。

痰火喘咳

二月间取蛤蜊壳(洗净焙存性研细筛过),按一两分为三服,晚上少吃饭,用面糊调,捏成丸如黄豆大,略用开水将丸两三口吞下,痰即随丸而下。(须临服现丸)

喘嗽气咳

山药汁,甘庶汁,各半碗,和匀炖微热服,立止。

年久咳嗽

曾治三十余年者

扁柏叶(阴干),红枣七个,煎浓汤代荼时时饮之,忌晕腥煎炒。另用百合四两,冰糖四钱,早晚蒸服,不可间断,轻十日重半月即愈。

年老久嗽不能卧

猪板油、糯米糖、蜂蜜各四两,共熬成膏,时常挑服一匙,口中噙化,

寒嗽

核桃去壳连皮捣烂,加冰糖少许,开水冲入,蒸服数次。

热嗽

柿饼煎水服,或扁柏叶煮豆腐食。

气喘

核桃三个,生姜三片,同嚼烂开水送。

咳嗽

荞面鸡蛋清和成团,擦胸口。或细茶叶加红糖拌,炒干,冷透服。

又方 上白糖冲开水加芝麻油一滴,每晚饮之。或白蜜二两(微炖),川贝一两调服。

咳嗽声哑

杏仁(去皮尖去油)对开水,取汁炖热服(忌煎炒物)。或青蒿二钱,童便煮服,极

哮吼

海螵蛸为末,大人五钱,小儿二钱,红沙糖拌服数次。或鸽粪瓦焙,研细,好酒送一二钱。

又霜后丝瓜藤四两,水三碗,煎一碗,早晚二服。

气猝上奔喘急欲死

韭菜捣汁饮。

气症

凡诸气攻刺及感受风寒暑湿,饮食所伤,中脘痞闷,呕吐吞酸

陈皮洗净,新汲水煎

盐哮冷哮

每早食豆腐浆愈。

久嗽痨病神方

蜂蜜、姜汁各四两,白萝卜汁、梨汁各半斤、人乳一碗,共熬成膏,早晚开水服二匙,二料除根(名五汁膏)。

多年咳嗽,肺痿咯血

白芨三两为末,每服二钱,临卧糯米汤下。

咯血

痰内血丝

柳花焙干研末,米汤调服一钱,神效。

吐血

荠菜三斤,连根叶煮鸡蛋三四十个,七昼夜不断火,随时取食即愈。

吐血不止

白茅根水煎服,或捣汁服。

又白色薄纸五张,烧灰水服奇验。

猝暴吐血

藕节荷蒂各七个,蜜少许,捣烂,水二钟煎八分,去渣温服,为丸亦可。

血症禁忌

盐能走血不可多食。

又煎剂忌用丹皮,虽好,必发时医多不知。

吐血奇方

老姜(生者)一块,整约重七钱,捣极细如粉。核桃肉约一酒钟,入温水内稍浸,取出去细皮,和姜再捣极细,入二碗内盖好,夜间静坐至深夜,倦极思睡,然后和衣就枕,俟其睡到大熟,家人将生姜胡桃末冲开水二碗内,用筷调令稍温可咽,将病患急叫醒端坐,再用筷调药,令病患急速连渣服完,仍睡,不过二三服除根。

吐血

韭菜连根洗净捣烂,入童便。用布绞汁,重汤煮饮。

咯血失音

槐花,新瓦上炒香令熟,三更后床上仰卧,随意食之。

痰嗽吐血

神效

萝卜去顶,将内挖空,入米糖满,原顶盖好,黄泥裹煨熟,去泥服。

吐血除根

生西瓜子一二升(淘净泥灰),用大锅浓煎滤清,加冰糖少许,代茶常饮,勿间断

虚劳

黑豆(炒熟研末)。红枣(量用)煮熟去皮核,同豆捣为丸。每服四钱,盐汤或酒下。(名坎离丸

又好小红枣二斤(煮去皮核),黑糖一斤(拣净),共捣,不见星做一饼,瓷盒盛之,每晚开水调服一二两,亦效。

尸痨

川椒二斤(拣去子并合口者),炒(令出汗),为末,糊丸桐子大,空心服五十丸。

干血痨

陈米糖烧成灰,每服三钱,黄酒童便下。

稀屎痨

白矾一钱,马生菜一两,水一碗煎服。

男女烧骨痨、干血痨、童子痨 用黄篾萝八只(各高二尺),取山上无垢净黄土装入,再用瓷盆八个,盛萝。取童便七桶,倾入七萝土内淋下,上以井花水灌之,将七盆所接之水,共倾在未用之一萝内,再淋。如少再用清水灌前七萝,又加入此一萝内,待一昼夜,淋下三五碗,以瓷瓶收好,外用新好水养之。遇此症口中发渴要茶,将此半盏服之自安,至重不过三次即愈。(神方也)

传尸痨症

河南郡王府济世

川椒二升(去闭口者,略炒出汗),研细末,每服二钱,空心米饮调服。或黄酒煮米粉为丸,如桐子大,每三十丸渐加至五六十丸,米汤黄酒送均可。

灸痨虫法

用湿纸条贴背脊上,先干者即痨虫处也,以墨记之,用艾多灸,先备火盆烧红,并用丝兜罩住病患之口鼻,虫出付火盆烧之,免飞入旁人口鼻。

验痨病有虫否

乳香烧烟熏病患手背(男左女右),以绸帕掩手掌上,良久,有毛从掌中出,白者易治,红者难治,黑者不治,无毛者,即非虫症。

痨嗽

贝母、冰糖各二两,每早开水调鸡子清,服三钱。

咳嗽有血

小儿胎发烧灰,入麝香少许,酒。(男用女发,女用男发)

久咳

蜂蜜、姜汁各半钟调服。

咳嗽多痰

丝瓜烧存性,枣肉丸服。

哮喘

每早空心吃薏苡仁粥一碗。

治癣

雄黄硫黄密陀僧,各等分末,陈醋调敷。

年深哮喘

鸡蛋煮半熟,浸尿缸内三日煮食。

痰厥

白矾一两,水一碗,煎半碗,入蜜少许,再煎少时,温服。须臾得吐,如不吐,再饮热开水一盏,即吐自安。或清油一盏灌之,吐痰愈。

治痫及抑郁颠狂风痰迷闷

系异人传授

郁金七两,明矾三两,为末糊丸,开水下三钱。(

痫症

羊蹄根一钱(捣),桐油渣五分,和匀,冷水送下,吐痰愈。

大麻风

苍耳草熬膏,不时酒调服。

紫云风

蛇床子夏枯草,煎汤洗数次。

风斑

紫背浮萍,煎汤频洗。或盐蒲包煎洗。

风饼

又名鬼风疙疸

旧挂千擦之即愈。重者略蘸香油擦。

汗瘢

黄瓜硼砂末擦,汗出愈。或醋磨知母擦。(统治白瘢风)

又生姜擦。

风气痛

老姜、凤仙叶、香油、川椒末,共捣烂擦痛处。或单用凤仙叶煎汤洗,或白芥子加葱捣烂,蜜水调如膏,摊布上贴之。

气痛

山羊粪七枚,油头发一团,烧灰酒下。或小蒜(连叶)七根,盐醋煮熟,痛时顿服。(忌食甲鱼

伤寒诸症

无论阴阳虚实一切等症

用洁白糖五钱,阴症葱姜汤调下,阳症白开水调下,虚症米汤下,实症陈皮汤下,伤食山楂汤下,结胸盐汤下,蛔厥乌梅汤下,妇人血崩锅底煤汤下。

伤寒

胸膈不宽作痛,一切寒结热结痰结痞结水结等症

生姜捣烂去汁,将渣炒热,绢包渐渐熨心胸胁下,其痛豁然自解。如姜冷再添炒热再熨(如系热结微炒)。倘大小便结,熨脐腹。

又华佗救猝病方 葱白捣热熨脐上,以葱白三寸研烂,用酒煎灌之,阳气即回。(并治阳脱)

伤寒初起

急取梨叶十余块,捣极烂,热烧酒冲入和匀,以布隔渣取酒饮之,盖被睡出汗。或淡豆豉五钱,连须葱头七个,煎水服睡出汗。或绿豆一撮(研末)。冰糖一撮(研末),开

夹色伤寒

多用鸡蛋煮熟,以银器剖作两片,乘热贴脐,蛋黑另换,至不黑而止。

伤寒夹食夹色

姜三片,芝麻半合(炒熟)葱白三,根细茶二钱(研烂),好酒半斤,同煎至四两,滤去渣,热服,将被盖睡,系夹食自吐,有寒自出汗,如中阴者即回阳。(瘟疫治法,与此不同,盖瘟疫不宜发汗也)

伤寒大小便秘结

苋菜叶煎汤服,一碗效。

伤寒发黄

五六日后忽发黄色

麻油半杯,入鸡蛋清一个,和匀服。

伤寒发狂烦躁热极

吞生鸡子一二个,效。或陈醋淬火上,令气入鼻中。

又方抱过鸡蛋壳泡汤服,或灶心土煎水,日服三次。

吐法

凡邪实上焦或痰或实,气逆向上不通等症,皆可以此法吐之

萝卜子捣碎,温汤搅取

伤寒犯内伤

或积食或积血,小腹硬胀不能言语,两目直视,症候危笃,难以下药

紫苏数两,煎汤,将手巾汤内泡热,扭干,摊病患肚上,以两手盘旋磨擦,冷则换,数次,一切宿粪硬块自下。

伤寒吐血

韭汁磨好墨同服。如无韭,鸡蛋清亦可。

伤寒咳逆

蔓荆子三钱(炒),水一碗,煎三滚服。

阴症伤寒

老油松节七两(捶末),胡椒(照病患年纪,每岁七粒),鸡子二个,水三大碗,同煮熟,先将汁半杯服之,将鸡子一个,摩其胸腹,冷则换一个,以胸膈快利为度。

阴症伤寒危笃

黑大豆炒干,投热酒内,或饮或灌,吐则再服,汗出为度。

虚人伤寒不能大表

老姜半斤,切片打碎炒热,以绵裹之,两人各持一团,先擦病患两手心两脚心,次擦前心背心,如冷再换,得身上火热,寒气自出,或即汗或发细红瘰即解。

阴症

用湿毛巾将病患脚后筋上遮住,用口狠咬一口莫放,少顷再紧,少顷再紧始放,共三咬,九紧,通身汗出而愈。(男左女右,须令人将病患按住,勿使转动)

阴症伤寒

葱半斤,麦麸、盐各一斤,干姜四两,共炒热,青布包熨脐上,稍冷再炒热熨,以手足俱暖有脉为度。

又七月七日采丝瓜叶,阴干为末,每服一钱,即瘥。

如手足紫黑者 黑料豆三合,炒热,用好酒煎服(加葱胡同煎尤妙。)

腹痛面青甚者 鸽子粪一大撮,研细末,热酒冲熏,盖被出汗愈(服少许亦可)。

诸病患闻药即吐者

灶心土末,以水丸,塞两鼻孔。

除疟

凡人向有此症者

每年初、中、末三伏日,用生姜一斤,打碎煎汤滚透,先熏后浴,以姜擦膝、头、两腕、小腿肚、脚心,至水冷为度,永除根矣。或端午将全本黄历烧灰,雄黄酒调为丸,如桐子大,每晨开水下一丸。

年久四日两头(隔两日发疟病也) 老姜五斤,水浓煎,俟疟来前一时辰,热洗两足,再将川贝母三钱煎饮,甚至二三次愈。

止疟

白糖四两,调化烧酒内温服,饮至微醺即止。

又独头蒜、雄黄、捣烂为丸,如圆眼大,晒干收存,发至四五次后,于鸡鸣时用一丸,研碎,井水调服。

又方 车前子草(嫩头),搓热,早一时辰,塞鼻孔(男左女右)。

久疟人虚

鸡子二个打散,入白糖一两,打匀,蒸熟食之。(名一两金)

疟疾不止

龟板烧存性,研末,酒服二钱。或狗毛焙灰,水冲服。

疟疾渴甚

童便和蜜煎开,未服时炖服。

瘟疫伤寒时症

用布二块,蘸好热酒自胸向下擦抹,布冷即换,数次滞气下通,即大便而痊又神效散(此方极效,大可配丸济人,价省而功大)生甘草金银花各四钱,黑料豆八钱(为末),净黄土五钱,水煎服,出微汗。如遇时症,加十倍分量,用米糊少许,加炼蜜十两,合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开水化服。重者三五丸并服,无恙者每早服一丸,可免传染。(

疫病初发但觉头痛

即以水调芥菜子填脐内,用热物隔布一层熨之,汗出愈。(此治初发,如已数日不宜发汗,与伤寒异)

疫病发肿

黑豆(炒熟)二两,炙甘草一钱,水一钟,煎汁,时时饮之。

四时瘟疫统治

黄沙糖、生姜自然汁各一杯,开水一大杯,调匀,乘热急服,盖被汗出愈。

时疫传染

苍术、红枣,时时烧之,可避瘟。或将初起病之人,贴肉布衫置蒸笼内蒸一柱香时,举家不染,或常将向东桃枝熬汤洗浴,不染瘟疫。或松叶细切,黄酒温服,每日三服。

又红枣、茵陈大黄三味,每早常烧室内。或苍术、红枣各一斤,杵膏为丸,如弹子大,每日烧一二丸。或大贯众一个,浸水缸加白矾少许。或车前子隔纸焙,为末,水调服二钱。

或水缸内每早投黑豆一撮,全家不染。五更时潜投黑豆一大握于井中,勿令人见,饮此水之家,俱不传染。

又生大黄切片,装钟内,用纸封口,每煮菜时,于饭锅内蒸之。

入不家染病疫

雄黄、苍术,共末,香油调涂鼻孔,既出病家,用纸条探鼻取嚏,并饮雄黄酒一杯(烧酒尤妙)。

邪恶不染

五月五日午时,多采苍耳嫩叶阴干收之,临时为末,冷水调服二钱,或水煎服亦

时气欲死

大钱一百文,水一斗,煮至八升,入麝香三分,频饮,或吐或下愈。

天行时症

枣仁二十七个,水煎服。

时气烦闷

生藕汁一盏,生蜜一合,和匀服之。

天行发班

葵菜叶以蒜齑啖之即止。

虾蟆瘟

靛花三钱(染坊有),细研,和鸡蛋清一个,烧酒一杯,调服。再将侧柏叶捣自然汁,调蚯蚓泥敷最肿处。(并治大头瘟)

山岚瘴气

犀角磨水服,或羚羊角末,水调服一钱。或生熟大蒜各七片,共食之,少时吐泻或吐血而愈。

雾露瘴气

头痛心烦项强, 掉欲吐者

新猪尿二升,黄酒一升,绞汁炖服,汗出愈。

尸厥

奄然死去,腹中气走如雷

硫黄一两,焰硝五钱,研细,分三服,酒煎,觉烟起则止

瘟病食劳

杏仁五两,黄酒一杯,水三碗煎服,汗出愈。

睡卧谵语

取灵桌上所供果子(不拘鲜干),食之即愈。

鬼疰、尸疰、石

凡遇风吹拂,则股间一点奇痒,搔抓不已,渐至遍身皆然,坐则其身乍前乍后,若摇兀之状,乃邪鬼所凭,而精采荡越,名曰鬼疰。患滞冷者,名曰尸疰。腹胀面黄,名曰石

死人枕,煎汤饮之,大泻而愈。(枕仍送还,如迟令人颠狂)

尸疰,鬼疰

使人恶热淋沥,沉默不知所苦,而无处不恶,年深月久则死,死后复传人

桃仁五十个(研如泥),水煎,多服取吐。

尸厥

奄奄死去,脉动气闭者是

菖蒲末纳入耳中鼻中。或剃本人左角发方寸(男女皆同),

烧灰

(研末筛细),和热酒灌之。或葱白纳入下部及两鼻孔中。

猝中邪魔

雄黄末吹鼻中,或捣墨二钱和水服,或菖蒲汁含之。(参看中毒急救门)

夜卧鬼魔

雄黄戴头上及系在腋下。

夜卧恶梦

卧时将鞋一仰一覆,即无恶梦。

夜卧魔死

勿用火照

急取梁上尘纳鼻中。或用皂角末或生半夏末,吹两鼻取嚏。或锅底煤二钱,水调灌,并吹鼻中。或于黑暗中痛咬其足跟及足大趾,频频轻呼其名及唾其面,再灌以生姜汁汤。或于两足大拇指生毛处陈艾灸三五七壮,均可。

惊死

好绍兴酒一二杯灌之。

男女为鬼怪迷惑交媾不已者

桐油多涂阴处,数次自绝。

阴阳易病

男女伤寒后,虽痊不宜交合,若不谨慎,手足拳头拘挛,肠腹疼痛欲死,危症也

急用干姜(炒)四两,为末,每五钱开水调服,盖被出汗,手足伸即愈。(如过四日不可治也。男名阴易,女名阳易)

脱阴危症

凡大吐大泻后,四肢厥冷,不省人事,或交媾后小腹坚痛,外肾搐缩冷汗,发厥须臾不救

急以葱白炒熟熨脐,再用葱白三七茎捣烂,黄酒煮灌之。或炒盐熨脐,姜、葱白,打碎,冲酒灌,渣并熨。

病后失精

男子病后,伤于交接,卵肿或缩入肚内,绞痛欲死

急取本妇阴毛烧灰服,并取

目见莲花

一人见满壁皆莲花

礞石滚痰丸,服之愈。

烧酒醉死

井底泥罨心胸,以新汲水浸其发,再将青布浸湿贴胸膈上,温则令换,时以冷水少灌其口。或绿豆粉荡皮令多食,或热豆腐切片遍身贴之,冷者即换热者。或锅盖上气水半盏灌之。

不寐

灯草煎水服,忌茶。或口含白糖卧,忌茶水。

鬼箭风

好烧酒擦患处,手拍之,见青色愈。

颈面花癣

核桃叶腊梅花擦之,或嬉子白窝烧灰,油搽。(治一切癣)

各样癣

韭菜根(晒干炒焦为末),猪油和涂,或生白果切开擦,或日午取桃叶捣汁搽。

牛皮癣

樟脑三钱,陈醋脚一两和敷。或石榴皮蘸白矾末擦。

燥癣作痒

鸡冠血涂。

又干湿癣均治 生熟明矾为末,酒调涂。

一切顽癣

鸡蛋四个,香油葱椒炒,做成饼,乘热贴之。

赘瘤

葱白接茅檐水洗之,或樱桃核醋磨擦,或极细生铁屑醋拌,入铜锅内 干,再拌,如此三次,研极细,再用醋调,敷上便觉患处不甚适意,过夜剥去再敷,以平为度。(此秘方)

又方 大蜘蛛丝缚住瘤根,三四日退落。或鬼馒头一个,切作四块,新瓦焙干为末,香油调敷。

又奇验方银蛸、煤灰、等分,研极细,用水调涂患处,再用旧纸窗纸一块盖之,粘住四角,瘤自渐渐焦落。血瘤伤破出血不止者,将此药干掺,旧窗纸贴之,其效尤速。

粉瘤

蛛网包缠,逐日换新鲜,四五日即消,内有小白粉撤去不痛。

赘疣

苦酒浸锻石,六七日取汁,频滴之自落。

瘊子

拔之有丝者是

姜汁和醋搽,或牛口涎涂。

盗汗

桑叶煎水饮。

汗血

胎发烧灰扑之。

异乡不服水土

用本乡穿过鞋底上泥和水,澄清饮之。

忌洋烟

棉花子(烧酒拌一夜,慢火烙焦,去皮用仁,每瘾前用三钱),加红糖三钱,开水冲服(隔数日减烟一口,以瘾除为度)。或南瓜(北方名窝瓜),初开花时,连叶根藤拔取洗净(藤上带有小瓜亦可用),于石臼内捣汁,常饮渐可除瘾。如将汁一两入在烟十两内,吸之亦渐断矣。(后一二年内仍须多食南瓜,或多炒瓜子吃)

腰脚湿风作痛,不能履地

松毛烧灰,布包,乘热熨之。(仙方也)

痿症

此系神方,不可轻视

栗子两个(又名板栗,要两面俱扁者,若一面扁一面圆者,食之不效),于四更将尽,初交五更时睡在枕上(不必坐起),先取一栗缓缓细嚼,不可吞咽,口宜紧闭,不饮茶水,不可言语,嚼至溶化如浆缓缓运气吞下,送至丹田(在肚脐下)。再取一栗照前细嚼,运气送下(吃完),听其睡熟食之,半月不必服药,自能渐渐行动,百日内外,行动如常。浙江钱君、福建吴君均患此症,日久医治不效,后各服栗三十余个,至百日外全愈。夜夜只宜服两个,不可多服。

男妇忧恚呕血

柏叶炒焦为末,米汤调服二钱。

断酒不饮

无酒德者,当以此服之

地蚕焙干研末,温调服,永不好饮。或刷马汗和酒服,

大头瘟

人中白(即粪尿桶底溲垢),火 研末,水调服二钱。或青黛末二钱,水调服,外用马兰头捣汁,鹅毛搽,一日五六次。或靛花三钱,烧酒一杯,鸡子清一个,搅匀服。

上下忽肿

头面四肢。一时俱肿,惟额上及耳尖指尖不肿不变色者

香附二钱研末,冷茶调

大头瘟

燕子窝连泥粪捶烂,醋调敷,立愈。

赤游风

凡大人小儿,身发红赤,如泥如云,游走不定者是,俗名天红

白糖一两,热水调又方 服菜子油(即云苔菜油)一两,仍用菜子油擦之。

片白

多年旧草帽煎水熏洗。

避瘟

赤小豆、红枣各七枚佩之。

半身不遂

芝麻、桑叶,共为末,冲酒服。

风瘫

油核桃捣如泥,黄蜡三钱,滚黄酒冲服发汗,每隔三日服四钱。

瘟疫时令

滑石四片(水飞研细晒干),甘草六分,土菖蒲根、韭菜、大葱、鲜姜、鲜艾叶各等分,打汁,和药拌匀,石臼内捣三五百下,丸如桂圆大,温开水送。每服一丸,每丸重三钱,名五汁丸。

半身不遂

红花七撮,艾七撮(炒),苜蓿根七根,山楂七片,凤眼草(即樟树子)七根(去两尖),旧簸箕上缠口藤(指顶大)七块,梨七片,红枣七个。煎水冲白糖一两服,盖被出汗,渣用布包夹腋 (男左女右),极多七剂必痊。

中风不语

半身不遂(虽年老久病,亦效验方也) 草乌一斤,绿豆半升,同煮,以豆熟为度,去豆,将乌草刮去皮,切片,晒干为末,烧酒对服。

止疟

黄纸,朱砂写∶“江西人讨木瓜钱,要紧,要紧”。贴在床足,勿令人知。

立止咳嗽

青黛蛤粉各一钱,研细末,开水送二服。

瘫症

黑木耳水煮,酱油拌作菜,常食愈。

赤游风

用白银磨水,屡涂之。

呃逆不止

柿蒂三个,开水冲,缓饮。

风饼

令患者伏卧门槛上,使狗从身上往来跳过,七次愈。

戒洋烟

此扶乩仙方,甚效

生 一两五钱,银花一两,川芎百合各六钱,当归、甘草各五钱,茯苓四钱。共熬汁,去渣,加红梨一斤(捣汁),白蜜半斤,洋烟五六钱,和梨蜜熬膏,每饭后服一钱许,即能止瘾。下次配膏将洋烟渐渐减少,则永远无瘾。且无后患。

下载《奇效简便良方》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奇效简便良方》相关章节:

方言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