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伤

《奇效简便良方》在线阅读中医方言书籍在线阅读

破口伤

大红月季花(又名月月红),取叶捣烂敷,立刻止血消痛,虽断筋亦可速愈(且能接又方 龙眼核,剥净外面光皮,只用其仁,捣烂研极细末,填敷伤口。

又方柿饼子捣烂涂之,血止伤口自合。或葱白捣敷。人指甲灯火上烧焦,研细末撒之,止血生肌如旧。

又方 葱白、上白糖,等分,捣如泥敷之,即止痛无疤痕。或胡椒末敷,不缩筋,忍痛必效。

急救方 藕一枝去节,连皮捣烂罨之。

又独壳栗子(须大者)研敷,如仓猝,则嚼敷之。或 石膏末敷。

跌打损伤

锻石研末,将韭菜汁拌匀(连韭菜捣亦可)如膏,搭于无风雨日晒墙上,阴干,取下收存,遇破损者掺之。并治疮毒。或生半夏末研敷,止血定痛(如治打伤眼目,水调涂)

又或重阳日或十一月采野菊花,连枝叶阴干,每用菊花一两,加童便无灰酒各一碗,同煎热服,神验之极(有微气者皆可救)。

又方 烂席、草蒲扇烧灰,冲酒服,童便引。或旧毡帽烧灰,末,敷。未见血者,以生猪油捣涂。或干牛屎炒热,封裹之。

止血法

猪肉切浓片贴之,立效。猪皮亦可。或草纸烧灰,候冷敷。

跌打吐血不止

荷花焙干研末,酒调服,日服二三次,数日愈。干荷叶亦可。

接骨法

杉木炭,研极细末,用白糖蒸极烂,和匀摊纸上,乘热贴之。无论破骨、伤筋、断指、折足、数日可愈,不可轻视。忌食生冷发物。

又方 大红月季花,采花瓣阴干为末,一岁一厘,好酒调服。盖被睡卧一个时辰,浑身骨响

损伤缩筋年久不愈

杨柳树皮,晒干为末,和好烧酒蒸熟调敷,用布扎好,每日一换,三五

箭镞伤

栗炭烧红透,研细末,乘热罨之。

旧伤天阴作痛

益母草熬膏(忌铁器),为丸,每服数钱,热酒下十日愈。

破伤风

鸽粪尖者二钱(炒),白面一两(炒),麻(不拘两数,烧存性),共为细末,黄酒调服出汗。

又方 用手足十指甲香油炒为末,黄酒服出汗。

又槐子一合(炒黄),好酒一碗煎八分,热服出汗。

跌打损伤气绝不言者

急以韭汁和童便一盏灌之。

打伤

并治汤火伤

白蜡一两,藤黄三钱,入麻油溶化,涂伤外,立止痛止血。

压倒打死

心尚温者可治

将其人扶如僧打坐状,令一人持其发稍放低,用半夏末吹入鼻中,再以姜汁、真芝麻油灌之,后以干荷叶烧灰,热小便调三钱,日进三服自愈。并治五绝(产晕、邪魅、自缢、溺死、魇死。)

箭镞铅弹伤

入肉可出

苋菜捣烂和沙糖敷之。

坠车落马筋骨痛

元胡索末,好酒服二钱,日二服。

接骨神方

旱公牛角一个(火上炙干一层刮一层),黄米 (不拘数,荞面亦可),榆树皮白(不拘数),花椒六七粒,杨树叶(不拘数如无不用亦可),共研细末,以陈醋熬成稀糊,用布摊贴,再用长簿竹片缠住,时刻闻骨内响声不绝,俟定即接。如牛马跌伤及树木被风刮折者,亦可接。

少林接指方

并治刀矢伤

苏木为极细末,掺于断指间。接定,外用蚕茧包缚牢固,数日如故。或老姜嚼烂敷上,旧棉包裹甚妙。

金疮肠出

小麦(多用),水煮滤汁,待极冷,令病患卧席上,含汁喷其背,则肠渐入。初喷时,勿令本人知,勿多人在旁言语,如肠尚未入,抬席四角轻摇则自入。既入,须用麻油润线缝之,仍以润帛扎束,慎勿惊动,免疮口复迸。

扑跌被压气绝欲死

急以热小便灌之,再用干净黄土五升,捶碎,用甑蒸热,旧布重包,更熨伤处数次。不可太热。恐伤皮肉。或半夏末吹两鼻,姜汁灌之,再用白糖调水或加童便灌之。

车碾及坠马伤

服热小便一碗,立愈。

跌扑伤筋

韭菜捣烂敷之。

坠跌损坏手足

真麻油一杯,冲酒一壶,尽量饮醉,即盖浓被睡出汗(冬月烘热被睡)。

跌闪肿痛

生姜、葱白,同捣烂和面,炒热罨之。如热罨而痛者,用栀子、白面炒热罨之。青肿者,生豆腐切片贴之,黄枳、白面捣敷亦妙。

受伤瘀血注痛

大黄末、姜汁调服。

眼目打伤青肿

生半夏末水调涂。或生猪肉一片,以当归赤石脂研末掺肉上贴之。或老南瓜(北方呼为倭瓜),用瓤捣烂浓封,外以布包好,勿动,干则再换。(眼珠打出或炮伤眼目,倭瓜瓤并治)。

接骨

不用包扎一服即愈

尿桶或尿坑年久砖,火 七次,为末五分。古钱一枚(开元钱尤妙),火炼七次,醋浸七次 为末一钱。和匀,黄酒服三分,立效。如多服一厘,长骨一枝

金疮并木石伤

陈年锻石六两,研碎筛过,锦纹大黄一两,切块同炒黄,去大黄再筛细,敷

金疮内烂生蛆

皂矾飞过为末,干掺蛆即死。

中毒箭

笋根、蓝叶各一两,紫檀五钱,锻石二两,研末,以牛粪火烧锻石令赤,同以上三味药末粥饮汤下。或芝麻油服一碗,并频涂伤处。或明雄黄末敷。

接筋

旋复花根绞汁,以筋相对涂而封之,即续好矣。

阳物割落伤口不合

将所割阳焙末,酒冲服即愈。

坠马血瘀胸腹吐血

藕根末黄酒服一匙,日两服。

折伤筋骨疼痛

刺黄鸡血和酒内,随量饮。或屎烧末急裹患处。

脑破骨损

葱白和蜜捣匀,浓封之。

跌扑青肿

极大老黄茄,切片一钱浓,瓦焙干,末,卧时温酒服二钱七分。

一切损伤

军营出征,每将臭虫数个缝在衣襟边内,臭虫得人气不死,遇有一切损伤,将衣襟擦牙,使臭虫血粘牙上,用温水灌即活。

止血补伤丹

姚伯昂先生传

生白附子十二两,白芷天麻(生)、南星防风羌活各一两,共研细末敷伤处。重者用黄酒冲服数钱,青肿者,水调敷。一切破烂皆可敷。有起死回生之功,价又甚廉,有力者宜多配施送,功德无量。

跌行损伤,愈合行动不便

用罐盛尿,火上烧热,时时熏之,数次愈。

闪跌伤腰

葡萄干一两,好酒煎服,重者两服愈。

跌打损伤湿烂不干

羊皮金纸,以金面贴伤处,过夜即愈(兼治冻疮湿烂)

损伤碎骨在内作脓

田螺捶烂,酒糟和匀敷四周,中留一孔,其骨即出。

汤泡火烧

茶叶嚼烂,敷患处。芝麻油泡秋葵花搽,亦妙。或柳树烧汁搽。

汤火伤灼

葫芦瓢烧灰敷。或蚬子壳 末,湿者掺,干者香油调敷。

又方 醋泥敷之,无瘢痕。或纹银磨人乳搽,愈后无痕。或干白菜叶煮水洗贴。

汤火伤

切勿用冷水冷物淋拓。若急迫,先以盐研末掺之,以护其内,然后用药

用尿桶宿尿,或浇浸一时之久,再以蜂蜜麻油调敷。或生箩捣涂。

汤火膏油伤

生石膏捣烂,以熟桐油调搽,三四次愈。或生芝麻研烂涂。

泡伤皮肉

陈年锻石麻油调敷,数次愈。或烧酒搽之。

又汤火伤 洋烟敷甚妙。

火药汤泡伤

生猪板油,生扁柏叶,同捣极烂,敷伤处即愈。

火药烧伤即泡伤

生锻石水泡开,澄清,取水。芝麻油(不拘多少)盛碗中,以澄清水滴油内,用竹筷搅,俟定,再添滴,再搅,如此数次,色如白蜜,涂伤处解毒止痛。

人咬伤

速用人尿浸患处一二时辰,待牙黄毒出,用荔枝核,焙研筛细掺之,外用荔肉盖贴,虽落水不烂。或嚼生栗敷。(并治竹木刺入内)

马咬及踏伤

不论人屎马屎鼠屎,烧灰,猪脂调途,内服苏木汤一碗。或服童便韭菜汁亦可

人咬伤

嚼生白果涂,或溏鸡粪涂。如痛,用麻油纸捻火烟熏之。

嘻蛛咬

一名壁镜,又名嘻子,时在壁上作白窠

桑树枝烧枯,煎浓汁,调白矾末敷。

鼠咬

猫口水搽,或猫粪涂。

马咬伤

毒瓦斯入心则危

急用马齿苋捣烂,煎汤服。外用栗子嚼敷患处。

鼠咬伤

猫毛烧存性,入麝香少许,香油调敷,津唾调亦可。或干荔枝嚼敷。

蜘蛛咬

姜汁调清油搽之,再饮羊乳,或单饮羊乳

蜈蚣咬伤

麻鞋底揩之,或桑树汁敷之,或头垢泥擦之,或用鸡粪涂(兼治蜂虿毒),或嚼小蒜涂,或头发烧烟熏,或嚼胡椒涂,或雄鸡口内涎沫擦,或磨生铁敷(并治蜘蛛咬伤),或香油大纸捻点,吹灭以烟熏之(并治蜂蝎恶虫伤),或十指甲磨水敷尤妙。

猫咬

薄荷嚼涂,或川椒煎水洗。

猪咬

屋溜中泥涂。

马咬

鸡冠血三五滴入伤处(大马用雌鸡,小马用雄鸡),或绞马粪汁服,并洗患处。

虎野狼咬伤

急饮香油一碗,并以油洗伤口令净,再葛根煮汁,日夜饮五六次,仍以葛根汁洗之,其渣研敷。

虎咬

生姜汁服,并煎洗伤处,以白矾敷之。或薤白捣汁饮,渣敷之。韭菜亦可。

虎爪伤

地蚕捣涂。

诸恶虫伤

蛇蜕煮汤洗二三次,以腻粉、生姜汁调敷。

狗咬

蚯蚓数条,捶烂敷之,再用蒜捶烂敷于外即好。或嚼杏仁服。

又方 锅底黑烟,麻油调敷。或多服韭汁,或蚯蚓粪敷。或桃白皮一握,水三升,煎一升服。或胡椒研末,敷数次,痛而始见功。

又方 刮陈年肉铺礅头屑,同尿坑内旧砖捣极烂敷之。或青苔、冰糖捣敷(新旧伤口皆治)、或旧红竹筷烧灰,须研极细末,香油调搽。

虎野狼熊伤

先用葱汤洗,次用清油洗,又饮清油一碗,麻油和白矾纳伤口中,外用冬瓜瓤盖之,频换。

毒蛇咬伤

急于伤处上下用布捆扎,即浸小便洗出蛇牙,取臭虫口中嚼碎吞之,并敷伤口。或急饮好醋二碗,或饮麻油亦可。或生姜捣多敷,或烧酒淋洗,人粪浓封。或川贝母末,酒调尽量饮。

拔蛇牙方

蛇咬,必有一齿脱在伤处,以致肿烂

灯草烧灰掺之。

又蛇咬 用两刀相磨于水内,取水饮之,垂死可救,仙方也。

又烟管焙热,取烟油频滴可拔牙。

蚕咬

苎麻叶捣汁涂。

壁虎咬

柿漆水涂之。壁虎入耳,鸡冠血滴入即出。

桑叶煎浓汁,调白矾敷(治咬伤)

治蜞叮

嚼生芝麻敷。(忌洗浴)

多脚虫伤

鸡粪涂。

恶兽毒蛇咬伤

白矾、生甘草各二钱,研末和匀,每服二钱,冷水调下。并以此末香油调

蛇入人口及各孔

用刀破蛇尾,生花椒二粒裹之即出。或刺猪尾热血,滴蛇之尾即出(母猪妙)。

蛇缠人

热小便淋之即解。或用草刺蛇尾上小眼。

射工伤人

树上杂毛虫是也,能放毛初痒后痛,久则骨肉皆烂

豆豉青油捣敷,少时毛出去豆豉,用白芷煎水洗,如肉已烂,用海螵蛸末掺之。

蠼伤人

蟑螂

雄黄、白矾,茶调以鹅翎刷之。

蚯蚓咬

地龙

先以尿洗,再用白鸭涎搽。或锻石水浸之。

乌黄蜂咬

芝麻研敷。蜂螯用井泉水蚯蚓粪涂。热酒淋洗亦可。

蝎螫

以木碗合之,神验。或鸡蛋敲孔合之。或画地作十字,取土煎水服少许。

癫疯狗咬伤效方

药力小人减半,孕妇不忌

生川军三钱,桃仁七粒(去皮尖),地鳖虫七个(炒去足)。上三味研末,加白蜜三钱,用酒一碗,煎至七分,连渣服之。如不能饮酒者,用水对和,亦可空心服。服此药后,则设粪桶一只,以验大小便。大便必有恶物,如鱼肠猪肝之类,小便如苏木汁,数次后药力尽,大小便如常。再服再恶物又下,不拘帖数,总要大小便无纤毫恶物为度,不可中止留余毒于腹中,以致复发,切切牢记。此症既发,切不可吃斑蝥等毒药,盖此时腹中恶块已积大如斗,不化其瘀血,而反以毒攻毒,必至闷乱而死。须忌房事十余日,戒之戒之。一患发之期,大都四十九日为多,近则二十二日,远则六七十日百余日不等,受毒有轻重故也。一此症最毒,不必肌肤骨肉受伤,即衣服鞋袜一被咬过,虽毫无损伤,其毒亦能传染被咬者。倘不明其狗之癫与非癫,不妨服药以验之,果是癫犬,必下毒物,若是好犬,则大便略溏而已,药性和平绝无妨碍。此药较他方为灵便,如锣声等可一概不忌,百试百效,务望广为流传,功德最大。

疯狗咬伤

无风处以热尿挤去恶血,用核桃壳稠人粪填满壳内,以蒜隔壳灸七八十壮,或一二百壮,须出臭汗大困为度,看其头顶必有红发数根,细寻拔净。(此方并治破伤风)或人屎浓敷伤口,以煮熟鸡蛋白盖之,用艾火灸数十壮。或万年青(花名,人家常有栽者)连根捣绞汁灌之,一切不忌,仙方也。

又地骨皮

枸杞根

捣烂熬酒服一二日,当茶饮无后患。

诸虫兽咬伤

砂酒壶二个,各装烧酒半壶,重汤炖开,倾去酒,即将壶按在伤口,拔出乌黑血水,满则壶自落,二壶轮换按之,拔尽毒为度。

烟管伤喉

细辛嚼碎含之,效。

跌打损伤不食者

生猪肉切细末一钱,温水送下即思食。

又白糖冲酒多服。

箭头入肉

栝蒌根捣敷,日三易自出。(并治针刺入肉)

铁针入肉

乌鸦翎炙焦黄研细末,酒调服二钱。或蝼蝈捣敷。

铳子入肉

蜂蜜八两,煎开,加好烧酒一斤,尽量热服取汗安卧,次日铳子自出。

竹木刺入肉

葱白破开,入白矾末,用线扎合,水煮烂,去线敷之,略留中间小孔即出。(

水银入肉

金器熨之即出。

竹木刺入肉

牛膝捣敷,或桐油频滴,或沙糖浓敷,或鸡尾毛烧灰,乳调封。

跌打牙动

蒺藜根烧灰贴。

杖伤青肿

大黄末醋调敷,童便调更妙。

抓伤面皮

香油调水粉擦之,一夕即愈。或橄榄核磨水搽,或白糖搽。(均无痕)

打伤眼珠或打出

牛口涎,日点二次。避风忌酒并热物。

火药冲眼欲瞎

热小便多洗,或野三七叶捣敷。并忌酒及热物。

箭头入目

饧糖(即米糖)点入,待其发痒,一拔即出。

耳被挖伤

金头蜈蚣一条,焙存性研末,吹入。

耳鼻脱落

人发入瓦罐,以盐泥封固, 过为末,急以所伤耳鼻蘸药安旧处,再用老姜嚼烂,四围浓敷,用绸捆定自安。

喉内戳伤饮食不下

鸡蛋一个,钻一小孔,去黄留白,入生半夏一个,微火煨熟,服蛋白。

割伤舌已将断未落

鸡蛋内白皮套住舌头,用天花粉三两,赤芍二两,姜黄、白芷各一两,为末,蜜调涂舌根,以白蜜调白蜡(稠稀合宜)敷在鸡蛋皮上,日敷数次,三日舌自接住,去鸡蛋皮,再用蜜蜡勤敷,七日全愈。

跌扑穿断舌心,血出不止

鹅翎蘸米醋频刷断处,血即止。或瘦猪肉片贴之,仍用蒲黄杏仁硼砂少许,为末,蜜调成膏合化愈。

咬去唇舌

川乌草乌为末,摊纸上,以凉水调合贴之。

箭镞铜铁炮子并一切杂物入内

蜣螂(俗民搔车虫)三个,巴豆五粒,共捣敷。或干苋菜捣敷又方 搔蛱子(即蟑螂),捣敷,一日即出。或南瓜(北人呼为窝瓜)捶融,四围敷之。

瓷片入肉

虽多年烂而不出者,三次即愈

白果(要三角形者,去壳与心不拘多少),浸菜子

鱼肉各骨入肉

山楂研末调敷。如在口中牙缝等处,煎浓汁含一二时自出。

水银入肉

真川椒末,生鸡蛋白调敷,用布包紧过夜即出。

铜铁竹木等物入肉,虽已拔去伤口肿烂不愈

葱白和上白糖捣敷。

药箭入肉,拔出后伤口肿烂不愈

明雄黄叶敷之,有水流出即愈。

铜铁入骨

拔之不出

米糖敷之,俟发痒时将本人捆敷柱上,用力拔之即出。

跌闪伤腰痛

先以葱白捣烂炒热,将痛处擦遍,即以生大黄末姜汁调敷,盖以粗纸,一昼夜尽量饮好酒,三日即愈,年久亦效,并治闪跌内伤、肩挑重物受伤)

疯狗咬仙方

线麻三钱,蜘蛛(即喜蛛)连窝七个,用瓦或砂锅内焙存性,研末,黄酒冲服,盖被睡出汗。忌生冷湿面硬物五日,忌鱼腥及一切解药之物十日。重者两服,十日以内者必愈,十日以外难痊。

骑马伤股破烂

抱过鸡蛋壳,新瓦上焙,研末香油调敷。

打死回生

皂角细辛、半夏、南星各一钱,共为细末,吹鼻内即醒。

一切损伤止血止痛封口

生半夏、松香(压去油)各等分,为末敷。

火烧伤

醋泥敷甚效,且无瘢痕。

狗咬伤

即于土地上用指写一虎字,口念咒曰∶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凡人被犬咬,请土地揭起土来补。念毕即以口涎吐在土上,揭土敷在患处,以手摩之立愈。

下载《奇效简便良方》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方言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