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注指微针赋

《普济方·针灸》在线阅读中医针灸书籍在线阅读

(以针医诀式流注指微为韵)

疾居荣卫。 荣者血也。卫者气也。由肠胃受谷化血气所为也。上焦出气。以温分肉而养筋通腠理。中焦出气如沤。上注溪谷而渗孙脉。津液和调。变化而为血。血和则孙脉先满。乃注络脉。乃注于经脉。阴阳以张。因息乃行。行有纪纲。周有道理。与天协议。不得休止。切而调之。调设失度。致生其疾。疾者百病之总名也。百病之始。皆由风寒暑湿饥饱劳逸而得之。或起于阴。或起于阳。所伤各异。虚实不同。或着孙脉。或着络脉。或着经脉或着于冲任脉。或着于肠胃之膜原。邪气浸淫。不可胜论。

扶救者针。 救病之功。调虚实之要。九针最妙。各有所宜。热在头身宜 针。肉分气满宜员针。脉气虚渺宜 针。泻热出血发泄固疾宜锋针。破肿出脓血宜 针。调阴阳去暴痹宜员利针。治经络中病痹宜毫针。痹深居骨节腰脊腠理之间宜长针。虚风舍于骨节皮肤

观虚实与肥瘦。 经云。虚则补之。实则泻之。不实不虚,以经取之。若虚实不明必先观其形之肥瘦。方明针刺之浅深。若以身中分寸肥与瘦同用。是谓浅深不得。反为大贼也故肥人刺深。瘦人刺浅。以与本藏所属部分齐平为期。所以无过不及之伤也。

辨四时之浅深。 四时者。所以分春夏秋冬之气所在以调之也。春气在毫毛。夏气在皮肤。秋气在分肉。冬气在筋骨。经云。春夏刺浅。秋冬刺深。各以其时为则。又肥人宜深刺之。瘦人宜浅刺之。

取穴之法。但分阴阳而溪谷。 阴者。阴气也。阳者。阳气也。谓阳气起于五指之表。阴气起于五指之里也。肉之大会为谷。肉之小会为溪。分肉之间。溪谷之会。以行荣卫以会大气。溪谷有三百六十五穴会。亦应一岁。故取穴之法。分其阴阳表里部分。溪谷远近。同身寸取之。举臂拱手直立偃侧。皆取穴法也。逐穴各有所宜。

迎随逆顺。须晓气血而升沉。 经云。迎随者。要知荣卫之流行。经脉之往来也。随其经逆顺而取之。灵枢曰。泻者迎之。补者随之。若能知迎知随。令气必和。和气之方。

必通阴阳升降上下源流。手之三阴。从藏走至手。手之三阳。从手走至头。足之三阳。从头下至足。足之三阴。从足上走至腹。络脉传注。周流不息。故经脉者。行血气通阴阳以荣于身者也。本论云。夫欲用迎随之法者。要知经络逆顺浅深之分。诸阳之经。行于脉外。诸阳之络。行于脉内。诸阴之经。行于脉内,诸阴之络,行之于脉外。仍各有所守之分。故知皮毛者肺之部。肌肉者脾之本。筋者肝之合。骨髓者肾之属。血脉者心之分。各刺其部。无过其道。是谓大妙。迎而夺之有分寸。随而济之有浅深。深为太过。能伤诸经。浅为不及安去诸邪。是以足太阳之经。刺得其部。迎而六分。随而二分。足太阳之络。迎而七分。

而二分。手太阳之络。迎而九分。随而四分。手阳明之经。迎而九分。随而四分。手阳明之络。迎而八分。随而三分。足阳明之经。迎而一寸。随而五分。足阳明之络。迎而六分。

随而一分。手少阳经。迎而六分。随而一分。手少阳络。迎而七分。随而二分。足少阳经。

迎而八分。随而三分。足少阳络。迎而一寸。随而五分。手太阴经。迎而九分。随而四分。

手太阴络。迎而七分。随而二分。足太阴经。迎而一寸。随而五分。足太阴络。迎而八分。

迎而七分。随而二分。手少阴络。迎而六分。随而一分。足少阴经。迎而六分。随而一分。

足少阴络。迎而一寸。随而五分。手厥阴经。

迎而七分。随而三分。手厥阴络。迎而六分。随而一分。足厥阴经。迎而八分。随而三分。

厥阴络。迎而九分。随而四分。斯皆经络相合。补生泻成。不过一寸。针入贵速。既入徐进针出贵缓。急则多伤。明须慎之。勿为殆事。男子左泻右补。女子右泻左补。转针迎随。补泻之道。明于此矣。

原夫指微论中。赜义成赋。 指微论三卷。亦是何公所作。探经络之赜。原针刺之理。明荣卫之清浊。别孔穴之部分。然未广传于世。今于论内自取其义以成此赋。

知本时之气开。说经络之流注。 本论云。流者行也。注者住也。流为气血之也。一呼脉行三寸。一吸脉行三寸。呼吸定息。脉行六寸。如流水走蚁。涓涓不息。不可暂止。又云。流而为荣卫。彰而为颜色。发而为音声。速则生热。迟则生寒。结则为瘤赘。陷则为痈疽。故知流者不可止。若人误中则有颠倒昏闷之疾。又云。注者住也。谓十二经络。

各至本时。皆有虚实邪正之气。注于所括之穴。所谓得时谓之开。失时谓之阖。气开当补泻气闭忌针刺。圣人深虑此者。恐人劳而无功。岂可昧气开流注之道哉。其气开注穴之法。

七韵中说之矣。每披文而参其法。覆经而察其言。明谕其隐。皆知实虚总附。夫披文覆经者学人之情也。既穷其理。赜其义。知其根。得其源。以见圣人之心乎。观何公作流注之赋玄辞妙语。可谓达理。非是自炫也。移疼住痛。如有神针。

暴疾沉 至危笃。刺之勿误。沉 久病,虚弱之人。忽暴感疾于荣卫。传于脏腑。其病必危笃而沉重也。明者是时深虑损益。慎勿轻忽。自恃聪俊。当须察其何经所苦。补泻针刺。去之勿误也。

详夫阴日血引。值阳气流。 贾氏云。阳日气先脉外。血后脉内。阴日血先脉外气后脉内,交贯而行于五脏五腑之中。各注井荥俞经合五穴。共五十穴。唯三焦受十经血气。

次传包络。又各注五穴。通前十二经。共六十穴。才合得十六难内六十首也。越人言。三部九候。各有头首也。及素问言六十首。今世不传。既言不传。其文不载六十首字也。余以所过为原六穴即是阴阳二气出入门户也。则阳脉出行二十五度。阴脉入行二十五度。则皆会于六穴中出入也。其五脏五腑收血化精合处。便是逐经原气也。其余精者。助其三焦。其受十经精气。则次传心包络。始十二经血气遍行也。如一经精气不足。则便成病也。既然有病。

即不根据此行度也。至令诸经失时。又更引毒瓦斯遍行。所流到处。即各见本经脉候。或大或小或浮或沉。病患或寒或热。或轻或重。因证取之耳。

口温针暖。 凡下针。先须口内温针令暖。不唯滑利而少痛。亦借已和气与患者荣卫无寒暖之争。便得相从。若不先温针暖。与血气相逆。寒温交争。而成疮者多矣。

牢濡深求。 经云。实之与虚者。牢濡之意。气来实牢者为得。虚濡者为失。凡欲其补泻。即详五脏之脉。及所刺穴中。如气来实牢者可泻之。虚濡者可补之也。

诸经十二作数。络脉十五为周。 手足各有三阴三阳之脉。合为十二经脉。每一经各有一脉络。余有阳跷之络。阴跷之络。脾之大络。合为十五络脉。周者。为十二经十五络二十七气。周流于身者也。

阴俞六十脏主。 脏谓五脏肝心脾肺肾。并心包之脉。合之有六。俞谓井荥经合非皆俞也。然井荥俞经合者。肝之井。大敦穴也。荥。行间穴也。俞。太冲穴也。经。中封穴也合。曲泉穴也。心之井。少冲穴也。荥。少府穴也。俞。神门穴也。经。灵道穴也。合。

少海穴也。脾之井。隐白穴也。荥。大都穴也。俞。太白穴也。经。商丘穴也。合。阴陵泉穴也。肺之井。少商穴也。荥。鱼际穴也。俞。太渊穴也。经。经渠穴也。合。尺泽穴也。

肾之井。涌泉穴也。荥。然谷穴也。俞。太溪穴也。经。复溜穴也。合。阴谷穴也。心包之井。中冲穴也。荥。劳宫穴也。俞。大陵穴也。经。间使穴也。合。曲泽穴也。五脏之俞。

各有五。则五五二十五俞。并心络五俞。共三十。以左右见言之。六十俞穴也。

阳穴七十二腑收。 腑谓六腑。非兼九形腑也。穴。俞穴也。亦谓井荥俞原经合也。肝之腑胆。胆之井者。窍阴穴也。荥。侠溪穴也。俞。临泣穴也。原。丘墟穴也。经。阳辅穴也。合。阳陵泉穴也。心之腑小肠。小肠之井者。少泽穴也。荥。前谷穴也。俞。后溪穴也。原。腕骨穴也。合。小海穴也。脾之腑胃。胃之井者。厉兑穴也。荥。内庭穴也。俞陷谷穴也。原。冲阳穴也。经。解溪穴也。合。三里穴也。肺之腑大肠。大肠之井者。商阳穴也。荥。二间穴也。俞。三间穴也。原。合谷穴也。经。阳溪穴也。合。曲池穴也。肾之腑膀胱。膀胱之井者。至阴穴也。荥。通谷穴也。俞。束骨穴也。原。京骨穴也。经。昆仑穴也。合。委中穴也。心包之腑三焦。三焦之井者。关冲穴也。荥。液门穴也。俞。中渚穴也。原。阳池穴也。经。支沟穴也。合。天井穴也。如是六腑各有六。则六六三十六俞。

以左右脉共言之。则七十有二俞穴也。取穴部分。见于井荥图说。

刺阳经者。可卧针而取。 卫者属阳,皮毛之分。当卧针而刺之。若深刺伤阴

夺血络者。先俾指而柔。 夺血络者。取荣气也。荣气者。经隧也。灵枢曰。经隧者针。取荣家之气。不能损卫气也。经云。刺荣无伤卫。刺卫无伤荣也。

呼为迎而吸作补。 泻者迎之。补者随之。有余则泻。不足则补。泻者吸则内针。无令气散。静以久留。无令邪布。候呼尽乃去。大气皆出。是名曰泻。补者。扪而循之。切而散之。推而按之。弹而弩之。抓而下之。外引其门。以闭其神。呼尽内针。静以久留。以气至为故。候吸引针。气不得出。各在其处。推阖其门。令神气存。大气留止。故命曰补。

凡善治者。察其所痛。以知病有余不足。当补则补。当泻则泻。无逆天时。是谓至治之妙。

逆为鬼而从何忧。 逆者。谓当刺之日。与病五行相形递为鬼贼。而不顺也。从者。五脏之气。与日相和。而不相侵凌也。凡刺之理。当择吉日。与本病之藏气各无侵凌刑制。

下针顺从。而何忧哉。

淹疾延患。着灸之由。 若病有久淹。因寒而得。或阴证多寒。或者风寒湿痹脚气之病。或者上实下虚厥逆之疾。男子劳伤。妇人血气之属。并可用针灸。亦有不可灸者。近髓之穴。阳证之病。不可灸也。

燥烦药饵而难极。必取八会。 燥烦热盛在于内者。宜取八会之气穴也。谓府会太仓中脘穴。藏会季胁章门穴。筋会阳陵泉穴。髓会绝骨穴。血会膈俞穴。骨会大杼穴。脉会太渊穴。气会三焦膻中穴。此是八会穴也。

痈肿奇经而蓄邪。先由砭瘳。 经云。病患脉隆盛入于八脉。而不环周。十二经亦不能拘之。其受邪气蓄积肿热。宜砭刺出血。古者以砭石为针。山海经曰。高氏之山。有石如玉。可以为针。即砭石也。今人以披针代之也。

况乎甲胆乙肝。丁心壬水。 甲胆乙肝者。谓五脏五腑。拘之十干。阳干主腑。

阴干主脏。故天元册又曰。胆甲肝乙。小肠丙心丁。胃戊脾己。大肠庚肺辛。膀胱壬肾癸。五脏五腑。收血化精合处。便是三焦包络二经元气也。合为十二经遍行也。贾氏各分头首。十日一终。营运十干。皆以五子建元日时为头也。

生我者号母。我生者名子。 夫五行者。在人为五脏。注穴为井荥俞经合。相合为夫妻。我克者为七传。克我者为鬼贼。我生者为子。生我者为母也。

春井夏荥。乃邪在。秋经冬合。乃刺矣。 此言逐四时取井荥之法也。假令春木旺刺井。夏火旺刺荥。季夏土旺刺俞。秋金旺刺经。冬水旺刺合。四时刺法。根据此推之。以泻逐时所胜邪毒者也。圣人所谓因其时而取之。以泻邪气出也。

犯禁忌而病复。 禁忌者。非惟人神所在也。谓大饥大渴。大寒大热。大饱大醉大虚大竭。大劳大困。皆为针家之禁忌。若虚实不分。浅深不及。犯触人神。颠倒四时。其病愈而必复。切须诫之诫之。

用日衰而难已。 本论云。病于当日之下。受五刑之刑制者。其病刺而难愈也。

谓心病遇庚日。肝病遇辛日。脾病遇乙日。肺病遇丁日。肾病遇己日。小肠病遇壬日。大肠病遇丙日。胃遇甲日。胆遇庚日。膀胱遇戊日。斯皆本脏正气遇日下受制而气衰。刺病难愈故也

孙络在于肉分。血行出于支里。 孙络。小络也。谓络之支分也。行于分肉之间有血留止。刺而去之。无问脉之所会。

闷昏针运。经虚补络须然。 本论云。若学人深明气血往来。取穴部分不瘥。补泻得宜。必无针运昏倒之疾。或匆忙之际。畏刺之人。多针则伤。壮者气行自已。怯者当速救疗假令针肝经感气运。以补肝经合曲泉穴之络。假令针肝络血运。以补本经曲泉穴之经。针入复苏。效如起死。他皆仿此。

疼实痒虚。泻子随母要指。 病之虚实也。痒则为虚。疼则为实。刺法云。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假令肝脏实。泻肝之荥行间穴。属火是子。肝脏虚。补肝之合曲泉穴。属水是母。凡刺只取本经井荥俞经合五行。子母补泻。此乃大要也。

想夫先贤迅效。无出于针经。今人愈疾。岂难于医法。 古之治疾。特论针石。

素问先论刺后论脉。难经先论脉后论刺。刺之与脉。不可偏废。昔之越人起死。华佗愈 。非有神哉。皆此法也。离圣久远。后学难精。所以针之玄妙。罕闻于世。今时有疾多求医命药用针者寡矣。

徐文伯泻孕于苑内。斯由甚速。 昔宋太子性善医书。出苑见一有孕妇人。太子自为诊之。是一女。令徐文伯亦诊之。乃一男一女。太子性急。欲剖腹视之。伯因自请针之令落于是泻足三阴交。补手阳明合谷。胎应针而落。果如文伯之言也。

范九思疗咽于江夏。闻见言稀。 传曰。嘉 中有太傅程公。守任于江夏。因母之暴患咽中有痈。卒然而长。塞气不通。命医者止可用药治之。勿施针以损之。医曰∶咽中气上不通。岂能用药。药既下之。岂能卒效。故众医不敢措治。寻有医博范九思云。有药须用先使新笔点之。痈疽即便瘥。公遂取新笔与之。九思乃以点药上痈。药到则有紫血顿出。渐气通而瘥。公曰。此达神圣之妙矣。公命九思饮。而求其方。九思大笑曰。其患是热毒结于喉中。塞之气不宣通。病以为甚。公坚执只可用药。不可用针。若从公意。则必误矣。若不从公意。固不能施治。九思当日。曾以小针藏于笔头中。妄以点药。乃针开其痈而效也。若非如此。何如紫血倾下也。公方省而欢曰。针有劫病之功。验于今日。古人云。为将不察士卒之能否。则不能决胜。为医不察药性之主治。则不能便瘥。又将无深谋远虑。则无必胜也。

医无先机远见。治无必效也。

大抵古今遗迹。后世皆师。 古人遗留轨范。使后人仿学。况于针术。隐奥难究妙门出乎其类者。今之世谁能之。故圣人云。不可不遵先圣遗文也。

王纂针魅而立康。獭从被出。 传曰。王纂少习医方。尤精针石。远近知名。嘉中县人张方女。因暮宿广陵庙中。下有一物。假作其婿。因被魅感而病。纂因用针。一针有一獭从女被中走出。而病愈矣。

秋夫疗鬼而获效。魂免伤悲。 昔宋徐熙字秋夫。善医方。为丹阳令时。常闻鬼呻吟甚凄苦。秋夫曰。汝是鬼何须如此。答曰。我患腰痛。死虽为鬼。痛苦尚不可忍。闻君善医愿相救济。秋夫曰。吾闻鬼无形。何由措置。鬼云。缚草作人。予根据入之。但取孔穴针之秋夫如其言。为针腰 二穴。肩井二穴。设祭而埋之。明日见一人来谢曰。蒙君医疗。复为设祭。病今已愈。感惠实深。忽然不见。公曰。夫鬼为阴物。病由告医。医既愈矣。尚能感激。况于人乎。鬼姓斛名斯。

既而感指幽微。用针直诀。 此皆指微论中。用针幽微之直诀也。

窍齐于筋骨。皮肉刺要。 窍者。穴也。齐者。浅深之宜也。经云。刺皮无伤骨刺骨无伤髓。病有浮沉。刺有浅深。各至其理。无过其道。过则伤。不及则生外壅。壅则邪从之。浅深不得。反为大贼。内动五脏。故生大病。

痛察于久新。腑脏寒热。 痛者。病也。夫人病有久新。脏病腑病。寒热虚实。

宜细详审调。针形短长锋类不等。穷其补泻。各随病所宜用之。

接气通经。短长根据法。 本论云。夫欲取偏枯久患荣卫诸疾。多是愈而复作者。

由气不接而经不通流。虽有临时之快。客气胜真。病当未愈也。当此乃上接而下引。呼吸多少。

经脉长短。各有数定之法。手三阳接而九呼。过经四寸。手三阴接而七呼。过经五寸。足之三阳接而一十四呼。过经四寸。足之三阴接而一十二呼。过经五寸。重者倍之。吸亦同数。

此接气通经。呼吸长短之法也。

里外之绝。羸盈必别。 夫五脏里外者。谓心肺在膈上。通于天气也。心主于脉肺主于气。外华荣于皮肤。故言外也。肾肝在下。通于地气。以藏精血。实于骨髓。心肺外绝则皮聚毛落。肾肝内绝。则骨痿筋缓。其时学人。不能别里外虚实。致使针药误投。所以实实虚虚。损不足益有余。如此死者。医杀之耳。

勿刺大劳。使人气乱而神隳。 禁刺论曰。无刺大劳人。劳则喘息汗出。里外皆越。故气耗乱。神隳散也。

慎妄呼吸。防他针昏而闭血。 呼吸者。使阴阳气行流上下。经历五脏六腑。若针刺妄行呼吸。阴阳交错。则针昏闭血。气不行也。

又以常寻古义。由以藏机。遇高贤真趣。则超然得悟。逢达人示教。则表我扶危。

先贤之书。文理之深。隐义难穷。或字中隐义。或假令一隅。妙要难穷。遇高达之士。

方得其趣。不可穿凿。

男女气脉。行分时合度。 本论云。夫男女老幼。气候不同。春夏秋冬。寒暑各异。春气生而脉气缓。夏暑热而脉行远。秋气燥而脉行急。冬气寒而脉凝涩。小儿之脉应春。壮年之脉应夏。四十以上如秋。六十以后如冬。其病有寒热。脉有迟速。一一参详。不可一概与天同度矣。难经云。一呼脉行三寸。一吸脉行三寸者。平人脉法也。微有抱病之人皆失天之度。地之纪。脉之用。不可与平人脉相合也。其诊取法。当以一息五至为与天同度。不及应春。不及应冬。太过应秋。太过应夏。应春冬者。宜留针待气至。应秋夏者。吸呼数毕。

便宜去针。此之谓也。

养子时克注穴必须根据。 养子时克住穴者。谓逐时注脏腑井荥之法也。每一时辰相生养子五度。各注井荥俞经合五穴。昼夜十二时。气血行过六十余穴也。每一穴血气分得一刻六十分六厘六毫六丝六忽六杪。此是一穴之数也。六十穴共成百刻。要求日下井荥。用五子建元日时取。假令甲日甲戌时。胆统气初出窍阴穴为井木。流至小肠为荥火。气过前谷穴注之胃为俞土。气过陷谷穴又病过本原丘墟穴。但是六腑各有原穴。则不系属井荥相生之法。

即是阴阳二穴门户也。行之大肠为经金。气过阳溪穴。所入膀胱为合水。气入委中穴。而终此是甲戌时木火土金水相生五度一时辰流注五穴毕也。他皆仿此。

今详定疗病之宜。神针法式。广搜难素之秘文密辞。深考诸家之肘函妙臆。故称泸江流注之指微。以为后学之规则。

下载《普济方·针灸》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针灸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