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因增加男性前列腺癌风险

  每6位中就有一位会发生前列腺癌,今天,癌症遗传学家们发现了一种增加男性患前列腺癌风险的基因。在最近召开的美国人类遗传学学会的年会上,科学家呈现的数据显示,一种与细胞生长相关的基因的较为普通的变异会提高癌症发生的风险。研究人员同时对这种变异为何刺激癌细胞生长的原因提出了分子解释。

  纽约市西奈山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在许多前列腺肿瘤中发现了名为KLF6的基因的变异体,这种变异破坏了KLF6阻止细胞生长的正常功能。现在,这一研究小组和合作者开始研究部分男性是否在出生时就携带上有害的KLF6变异体。在有明显前列腺癌历史的家族中,研究负责人John Martignetti的小组首次鉴别出一种相对普遍的KLF6变异体。这是一个单个碱基发生变异的基因变异体,他们对3411位前列腺癌患者和对照人士的血液样品进行分析,以筛选出这种基因变异体,这些癌症患者和对照人士在三家癌症中心进行了登记,部分人有家族性的前列腺癌史,部分人没有。通过对缺少这种基因变异体的男性进行对比,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没有家族前列腺癌史而且只有一份基因的男性发生零星前列腺癌的风险增加了42%,有家族前列腺癌史的男性发生疾病的风险增加了61%。

  这个研究小组也分析了KLF6变异改变基因功能的原因。他们发现由KLF6编码的蛋白质以三种形式出现,含有变体基因的细胞会生产出两种以上的缩短型蛋白质。这些缩短型的KLF6蛋白质没有进入细胞核并履行抑止细胞生长的功能,而是停留在细胞质中并在那里发挥相反的功能。Martignetti说,打翻KLF6趋向短型的平衡能够解释为何KLF6变异会增加癌症发生的风险。

  另外三种增加男性发生前列腺癌风险的基因也被鉴别出来。Martignetti的小组提出确凿的证据表明KLF6是第四个风险因子。Sean Tavtigian是位于法国里昂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他说:“这是最初研究中所能得到的最有力的证据。” Tavtigian说,尽管单独的KLF6变异可能只是轻微地增加了男性的风险,但它会与其它前列腺基因共同作用。如果研究人员能精确地计算出所增加的风险,那么临床医生最终就能够使用这些信息为很可能发生前列腺癌的病人提供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