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中医纳入乡村医生管理

  长期以来,人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一方面广大农民缺医少药,很多家庭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另一方面,大批民间中医却又因得不到行医资格而困守家中,不能对农村病人施以援手。全国数以百万计民间、个体中医曾经利用祖传或师承的一技之长,为当地百姓解决看病难问题,许多人行医多年享有较高声誉。但是,按照现行的《执业医师法》和《中医药条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无法考取职业证书,因而无法取得执业资格。想要悬壶济世,可惜没有有效的行医资格,只能徒叹奈何。将符合一定条件的具有一技之长和实际本领的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人员纳入乡村医生管理,给他们提供宽松政策,创造体制和物质条件,让他们为9亿农民的生存质量和健康水平服务,这一利国利民之举,令人叫好! 医学教.育网搜集整理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现代人总是带着有色眼睛看待曾经对世界有大贡献的中医。其典型莫过于南方某著名大学一个名教授在网上征集取消中医的签名,让中医在5年内退出国家医疗体制,回归民间,使西医成为国家惟一的医疗技术。当然,这个动议甫一出炉即遭猛烈炮轰。其实,西医有西医的优点,中医也有中医的长处。数千年来,民间中医曾经为中华民族的健康作出了其应有的贡献。在西医传入中国之前,中医是中国社会下层的基础医疗。几千年来,我国出现了诸如黄帝、扁鹊、华佗、孙思邈、张仲景、葛洪、宋慈、李时珍、钱乙、吴谦等彪秉史册的中医大师。时至今日,近一万种古代医学文献及十几万个治病方剂,依然应用于临床,发挥着卓越的疗效。中医也逐步走向世界,数据显示,中医已被世界74个国家承认,在澳大利亚,已经有若干省把中医列入了医保范围;在德国,农民开辟了专门的中草药种植园……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纪70年代我国以占世界1%的卫生费用,解决了占世界22%人口的医疗保健问题,而人均期望寿命则与发达国家不相上下,这一成就被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卫生界视为奇迹。而创造这一奇迹的就是中医药学和以中医为主、中西医并举的农村合作医疗。最最关键的就是那个时期的“赤脚医生”(很多人本身就是民间中医),用大量廉价中草药和自制成药,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费用。相比较而言,经济发达的美国用世界卫生资源的43%,每年的卫生费用高达1.3万亿美元,但是,全国尚有3800万人享受不到现代医疗保险。显然,在目前的形势下,我国要实现现代医疗保险,不可能再走美国之路。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解决农民看病难、看病贵这一问题。在大部分没有正规学历而靠师徒传承的中医很难获得行医资格而广大农民又呼唤民间中医的情势下,把民间中医纳入乡村医生管理正是实事求是解决问题的一贯办法。今年“两会”,温家宝在政府报告中说,要大力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发展,充分发挥祖国传统医药在防病治病中的重要作用。这为中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把民间中医纳入乡村医生管理仅仅只是开始,相信中医会在我国全民医疗保健体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

  长期以来,人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一方面广大农民缺医少药,很多家庭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另一方面,大批民间中医却又因得不到行医资格而困守家中,不能对农村病人施以援手。全国数以百万计民间、个体中医曾经利用祖传或师承的一技之长,为当地百姓解决看病难问题,许多人行医多年享有较高声誉。但是,按照现行的《执业医师法》和《中医药条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无法考取职业证书,因而无法取得执业资格。想要悬壶济世,可惜没有有效的行医资格,只能徒叹奈何。将符合一定条件的具有一技之长和实际本领的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人员纳入乡村医生管理,给他们提供宽松政策,创造体制和物质条件,让他们为9亿农民的生存质量和健康水平服务,这一利国利民之举,令人叫好! 医学教.育网搜集整理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现代人总是带着有色眼睛看待曾经对世界有大贡献的中医。其典型莫过于南方某著名大学一个名教授在网上征集取消中医的签名,让中医在5年内退出国家医疗体制,回归民间,使西医成为国家惟一的医疗技术。当然,这个动议甫一出炉即遭猛烈炮轰。其实,西医有西医的优点,中医也有中医的长处。数千年来,民间中医曾经为中华民族的健康作出了其应有的贡献。在西医传入中国之前,中医是中国社会下层的基础医疗。几千年来,我国出现了诸如黄帝、扁鹊、华佗、孙思邈、张仲景、葛洪、宋慈、李时珍、钱乙、吴谦等彪秉史册的中医大师。时至今日,近一万种古代医学文献及十几万个治病方剂,依然应用于临床,发挥着卓越的疗效。中医也逐步走向世界,数据显示,中医已被世界74个国家承认,在澳大利亚,已经有若干省把中医列入了医保范围;在德国,农民开辟了专门的中草药种植园……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纪70年代我国以占世界1%的卫生费用,解决了占世界22%人口的医疗保健问题,而人均期望寿命则与发达国家不相上下,这一成就被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卫生界视为奇迹。而创造这一奇迹的就是中医药学和以中医为主、中西医并举的农村合作医疗。最最关键的就是那个时期的“赤脚医生”(很多人本身就是民间中医),用大量廉价中草药和自制成药,最大限度地减少了费用。相比较而言,经济发达的美国用世界卫生资源的43%,每年的卫生费用高达1.3万亿美元,但是,全国尚有3800万人享受不到现代医疗保险。显然,在目前的形势下,我国要实现现代医疗保险,不可能再走美国之路。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解决农民看病难、看病贵这一问题。在大部分没有正规学历而靠师徒传承的中医很难获得行医资格而广大农民又呼唤民间中医的情势下,把民间中医纳入乡村医生管理正是实事求是解决问题的一贯办法。今年“两会”,温家宝在政府报告中说,要大力扶持中医药和民族医药发展,充分发挥祖国传统医药在防病治病中的重要作用。这为中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把民间中医纳入乡村医生管理仅仅只是开始,相信中医会在我国全民医疗保健体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