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药

《中医名词词典》在线阅读中医综合书籍在线阅读

三品(上品、中品、下品)

语出《素问.至真要大论》和《神农本草经》。是古代的一种药物分类法。当时认为没有毒性,可以多服久服不会损害人体的,列为上品;没有毒或有毒而只须斟酌施用,可以治病补虚的,列为中品;多毒而不能长期服用,能除寒热邪气,破积聚的列为下品。这在当时有一定的可取之处,但上品药中也有一些有剧毒的药物在内,所以这种分类法是此较原始的。

分为内服和外用两种。内服散剂是把药物研成粗末或细末。粗末可加水煮服,细末用白汤、茶、米汤或酒调服。外用散剂须把药物研成极细末,或撤布(掺)于局部,或用酒、醋、蜜等调敷于患处,多用于外科或五官科。

涩剂

涩可去脱,如牡蛎龙骨之类。涩有收敛的意思,脱是滑脱不巩固,当用收敛药物治疗。例如病后自汗,是卫气不固,用“牡蛎散”(麻黄根黄耆牡蛎)。肾虚而遗精,或睡中精出而不自知,用“金锁固精丸”(沙苑蒺藜芡实莲须龙骨、牡蛎)。

烧存性

把植物药制成炭剂,要烧到外部枯黑,里面焦黄为度,使药物一部分炭化,另一部分仍能尝出原有的气味,这就是存性。作为止血药的炭剂,常用此法炮制(烧存性是直接用火烧;炒存性是用间接的火处理,目的是一样的。)

升剂

升可去降,如升麻柴胡之类。升是有升提作用的药物,降是气虚下陷的病证,当用升提药治疗。例如因气虚而患脱肛子宫下垂,可用“补中益气汤”(黄耆甘草党参当归橘皮、白朮、升麻柴胡)。

升降浮沉

是指药物作用的趋向而言。升是上升,降是下降,浮是发散上行,沉是泻利下行。升浮药上行而向外,有升阳、发表、散寒等作用;沉降药下行而向内,有潜阳、降逆、收敛、清热、渗湿、泻下等作用。凡气属于温热、味用于辛甘的阳性药物,大多有升浮作用,如麻黄桂枝、黄耆之类;如果气属于寒凉,味属于苦酸的阴性药物,大多有沉降作用,如大黄芒硝黄柏之类。花叶及质轻的药物大多升浮,如辛夷荷叶、升麻等(但旋覆花不升,也有例外的);子、实及质重的药物大多能沉降、如苏子枳实寒水石等(但蔓荆子不沉是其例外)。炮炙方面,如酒炒能升,盐炒能降,姜炒能散,醋炒能收敛。

湿剂

湿可去枯。如麦门冬地黄之类。湿是滋润,枯是津血枯燥。例如秋季气候炎热干燥,肺受燥热,咳嗽无痰而胁痛,口舌干燥,舌红无苔,可用“清燥救肺汤”(麦冬甘草桑叶石膏、黑芝麻党参杏仁阿胶枇杷叶血虚的加地黄)。

十八反

中药配伍禁忌的一类。两种药物同用,发生剧烈的副作用,叫做相反。相传有十八种药物相反,即:甘草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乌头贝母瓜蒌半夏白蔹白芨藜芦人参丹参沙参苦参玄参细辛芍药藜芦所反的参,原来只有人参丹参沙参苦参四种,李时珍《本草纲目》又加入玄参,所以实际有十九种药物)。十八反是否完全符合客观实际,还须进一步研究确定。

十二剂

有两种说法:即十剂加寒剂、热剂(系宋.寇宗奭《本草衍义》提出)。即十剂加升剂、降剂(系明.缪仲淳《本草经疏》提出)。

十剂

从方剂的功用分类,有十剂的名称。即:宣剂、通剂、补剂、泄剂、轻剂、重剂、滑剂、涩剂、燥剂、湿剂(十剂之说,近人从《千金要方》考证,认为系唐.陈藏器《本草拾遗》提出)。

十九畏

中药配伍禁忌的一类。加两种药物同用,一种药物受到另一种药物的抑制,减低其毒性或功效,甚至完全丧失功效,叫做相畏。相传有十九种药物相畏,即:硫黄朴硝水银畏毗霜;狼毒密陀僧巴豆牵牛丁香郁金;牙硝畏三棱川乌草乌犀角;人参畏五灵脂肉桂赤石脂。十九畏是否完全确实,还须进一步研究确定。

时方

指张仲景以后的医家所制订的方剂。它在经方的基础上有很大的发展。据清.陈修园《时方歌括.小引》说:「唐宋以后始有通行之时方。」按唐.孙思邈的《千金要方》、《千金翼方》及王焘的《外台秘要》所记载的方剂,主要包括晋以后的方剂。

食远服

即离开正常进食时间较远时服药。治疗脾胃病的药可以食远服,泻下药也可以食远服。

食治(食疗)

应用食物对于疾病进行治疗或调理,称为食治。食物有不同的性味,对于各个脏器的疾病有治疗作用。唐.孙思邈《千金要方》有食治门,搜集《内经》至唐以前的食物治疗学说,并叙述多种食物的性味和治疗作用,是着名的食治专着之一。

水飞(飞)

有的药物用水飞,即先碾成末,再放在乳钵内加水同研极细,又加入多量的水抗拌,将含有药粉的水倾出,分出药粉,使之干燥,至成极细粉为度。如滑石、矿石、朱砂炉甘石等,多经过水飞。

四气(四性)

就是寒、热、温、凉四种药性。药性的寒凉和温热是与病证性质的热性病证、寒性病证相对而说的。能够治疗热性病症的药物,属于寒性或凉性。如黄连是寒药,治热病泻痢;茵陈蒿微寒,即是凉药,治黄疸身热。能治寒性病证的药物属于热性或温性。如附子是热药,能治因大汗而阳气衰竭、四肢寒冷等;草果是温药,即是微热,能治胸腹冷痛和发冷较重的疟疾。寒药和凉药,热药和温药,只是程度上的差别。此外还有平性药,性质此较平和,但实际上也有偏寒偏热的不同,如白茯苓甘平而偏温,猪苓甘平而偏凉。所以仍称为四气,而不称为五气。

送服(送下)

服丸剂须用汤水送服。一般丸剂用温开水送服;宜温及监制寒药的用生姜汤;清热的丸剂或用薄荷汤;清头目的用清茶;滋补药或调剂峻药以及补肾的均用淡盐汤;袪瘀活血药用酒送服,以助药力,医书中在丸剂后说明服法的“下”字即是送服。

酸苦涌泄为阴

语出《素问.至真要大论》。涌是吐;泄是泻。酸苦二味的药能催吐能导泻的,其性质属于阴。例如胆矾味酸,瓜蒂味苦,能催吐;大黄味苦能泻下。

酸咸无升、甘辛无降

语出《本草纲目.序列》。酸、咸味的药性是向里向下,没有“升”的趋向;甘、辛味的药性是向外向表发散,没有“降”的趋向。但这不是绝对的,例如苏子辛温、沉香辛微温,从性味说都应升,不过由于质重,所以是降的。

汤液

清酒,语出《素问.汤液醪醴论》。汤液,现在称为“汤剂”。把药物加水煎成汤,去渣,取汁内服。汤的吸收较快,作用易于发挥,常用于新病急病。班固的《汉书.艺文志》有《汤液经法》三十二卷,系临床着作。

通剂

通可去滞,如通草防己之类。通是通利,滞是留滞之证。如产后气血壅盛,乳汁不下,宜通草漏芦等药以通窍下乳。又加湿痹由于湿邪留滞,四肢缓弱,皮肤不仁,天阴雨时身体沉重酸痛,宜防已威灵仙等药去留滞的湿邪。

是把药物研成细末,用蜜或水或糊或药汁等拌和,制成圆球形的大小不等的药丸。它服用便利,吸收较缓慢,药力较持久。凡药物不耐高热,虽溶于水、容易挥发,毒性较剧烈的,多适合做丸。丸剂常用于慢性病,尤其是攻磨症积。但也有可用于急证的丸剂,平时制成保存,随时用水化开服用或水送服。

用湿纸或面糊包裹药物,放热灰中煨,待湿纸或面糊焦黑为止,剥去纸或面糊,能吸去油质,如肉豆蔻即用此法,以免引起呕吐。或把生姜放火灰内煨,称为煨姜,减轻其发散性,而能温中。

未发病前服

如疟疾,应在症状未发作前的适当时间服药。

温服

即药汤不冷不热时服下。一般的补托、温养等药都可温服。现在多种性质的药汤都用温服法。

文火,武火

文火是火力小而缓,武火是火力大而猛。微火、慢火属于文火,“紧火”属于武火。煎煮药物时须按需要而使用不同火力。

无灰酒

是不放石灰的酒。古人在酒内加石灰以防酒酸,但能聚痰,所以药用须无灰酒。

五代时蜀

韩保升说:「药有玉石草木虫兽而云本草者,为诸药中草类最多也。」又:北宋时苏颂编的《图经本草》,是药物图谱一类。

五谷

五谷的解释较多。《素问.脏气法时论》王冰注认为即粳米、小豆、麦、大豆、黄黍(黄黍即黄米,小豆有多种)。

五色五味所入

药物归经学说的内容之一。这是古人从五行学说出发,通过五色五味与五行所属,与脏腑经脉相结合而产生的理论。即:色青、味酸属木,入足厥阴肝,足少阳胆。色赤、味苦属火,入手少阴心,手太阳小肠。色黄、味甘属土,入足太阴脾,足阳明胃。色白、味辛属金,入手太阴肺,手阳明大肠。色黑、味咸属水,入足少阴肾,足太阳膀胱。

五味

即辛、甘、酸、苦、咸五种。另有淡味,因为它的味道不显者,所以仍称为五味,但实际是六味。味不同,作用也不同。辛味能散能行,如荆芥散风寒,砂仁行气,川芎活血。甘味能补能缓,如黄耆补气,阿胶补血,甘草能缓解挛急。酸味能收能涩,如山茱萸收敛虚汗金樱子止遗精,五倍子涩肠止久泻。苦味能泻能燥,如黄连泻火,大黄泻下通便,苍朮燥湿。咸味能软坚润下,如海藻、牡蛎治瘰历,芒硝润下燥结的大便。淡味能渗湿利小便,如通草、茯苓等。近人认为药味道的不同,与所含的化学成分有关,如味辛的多含挥发油,味酸的多含有机酸,味甘的多含醣类,味苦的则可能含生物碱、甘类或苦味质等。

五宜

语出《灵枢.五味篇》。五类谷、肉、果、菜适合于五脏病的,称为五宜。如脾病宜食秔米饭、牛肉、枣、葵。心病宜食麦、羊肉、杏、薤。肾病宜食大豆黄卷猪肉、粟、藿。肝病宜食麻、犬肉、李、韭。肺病宜食黄麦、鹅肉、桃、葱。五宜的说法迁就五行学说,其中可能有的有些道理,但多数是牵强附会的。

五走

语出《灵枢.九针篇》。如“酸走筋,辛走气,咸走骨,苦走血,甘走肉。语出《灵枢.五味篇》。指五味所走的脏器。即:酸先走肝,苦先走心,甘先走脾,辛先走肺,咸先走骨。注:《素问.至真要大论》作“先入”,意义相同。

用水洗去药物表面附着的泥沙或其它不洁物。

先煎

矿物药、介壳药不容易煎出气味,都要捣碎先煎。加石膏代赭石鹅管石、牡蛎、鳖甲等。处方中的麻黄须先煎两三沸,掠去水面的浮沫,再加水,然后投入其余药物。据说麻黄如不先煎去沫,服后会出现心烦。

咸味涌泄为阴

语出《素问.至真要大论》。咸味药能催吐能润下的,其药性属于阴。例如盐汤可用于吐食积,芒硝能润下大便。

相恶

“七情”之一。一种药物能减弱另一种药物的性能,叫做相恶。如生姜黄芩,因黄芩能减弱生姜的温性。

相反

“七情“之一。两种药物冈用后会产生强烈的副作用,叫做相反。如乌头反半夏

相杀

“七情”之一。一种药物能消除另一种药物的中毒反应,叫做相杀。如绿豆巴豆毒。

相使

“七情”之一。两种以上药物向用,一种药为主,其余药为辅,以提高其药效,叫做相使。加款冬花杏仁为使。

相畏

“七情”之一。是药物互相抑制。例如某些有毒性的药物,须配合制服其毒性的药物,以免发生有害作用。如半夏有毒而畏生姜,以半夏配生姜同用,就能抑制半夏的毒性。

相须

“七情”之一。两种性能相类的药物同用,能互相增强作用,叫做相须。如知母黄柏

小方

对于邪气轻浅、病无兼证的,使用小方。小方有三种意义:病势轻浅,不必用猛剂;能治上焦病,分量要轻;病无兼证,药味须少。小方如汗法中的“葱豉汤”(葱白淡豆豉)即是。

泄剂

泄可去闭,如葶苈、大黄之类。泄就是泻,闭是病邪形成实证。里实须用泻法,如肺实证而咳嗽气急痰多,用“葶苈大枣泻肺汤”(葶苈大枣)袪痰。又如因气郁而引起便秘,患者时常噫气,胸胁胀满,想大便但虽以排出,甚至腹中胀痛苔黄腻,脉弦,用“六磨汤”(沉香木香槟榔乌药枳实、大黄)。

泻下禁例

有下列情况时,不宜使用泻下法:病邪在表或半表半里;老年血虚肠燥的;新产妇血虚大便秘的;病后津液损耗而大便秘的;大失血的病人;热邪在里,大便秘结,成为可下的证候,但病人脐部上下左右有动气;脉微弱或浮大而按之无力或脉迟的;气喘而胸部胀满的;欲呕吐的;病人平日胃弱,食欲不振的;病人平时气虚,行动就气喘的;病人肚子胀,有时减轻,不久又胀的;孕妇或行经期。有以上这些情况的也不能泻下。以上不可泻下的仅是举例。如果不宜泻下而又不得不泻下的,可参阅“表里双解”、“攻补兼施”、“润下”、“蜜煎导”、“猪胆汁导”等条。

辛甘发散为阳

语出《素问.至真要大论》。辛味甘味药能发散的,其药性属于阳。例如桂枝防风的性味辛甘,能发汗解肌。

分内服外用两种。内服的膏剂,是用药物加水,再三煮熬,滤去渣滓,加入冰糖蜂蜜等,熬成稠厚的膏,可长期服用。膏剂有补养治疗用,常用于慢性疾病或身体虚弱者。外用油膏,一称药膏,把蜂蜡加入棉子油花生油中,加热溶化,乘热加入药物细粉,不断搅拌,待冷凝即成。如有饮片,须先把油烧开,将饮片炸枯,去渣再加入药物细粉。冰片樟脑等容易挥发的药,可在油膏冷后加入搅匀。外用药膏一般用来外涂皮肤疮疡疥癣等。

性能

概指“四气”、“五味”和“升、降、浮、沉”等而言,实际就是药物的作用。

修事

语出明.李时珍《本草纲目》,即炮制。清.张仲岩着有《修事指南》。

修治

语出宋.庞安时《伤寒总病论》。该书中有《修治药法》,即炮制。

宣剂

宣可去壅,加生姜、橘皮之类。宣是散的意思,壅是郁塞的病。如胸中胀闷、呕吐、恶心等症,可用“二陈汤”(陈橘皮、半夏、茯苓、甘草),利气散郁。如果是胃有痰饮,还可以用“瓜蒂散”等吐法,也是宣的另一种方式。

烊化

凡芒硝(或玄明粉)、饴糖蜂蜜、阿胶(预先加水炖烊)都在药汤煎成去滓后加入,再把药罐搁火上稍煎,使芒硝等完全熔化于药汤内。至宝丹抱龙丸等,放在小盏内,药汤浸,用汤匙轻按,使它烊化,再内服。

阴阳水(生熟水)

即生水与熟水混合。

引经报使

指某些药物能带引其它药物到达病变部位的作用,好象向导一样,所以叫做引经报使。一种是引向经脉,如太阳经病,用羌活防风为引;阳明经病,用升麻、葛根白芷为引;少阳经病,用柴胡为引;太阴经病,用苍朮为引;少阴经病,用独活为引;厥阴经病,用细辛川芎青皮为引。这种引经的说法是不可靠的,因为药性不是每一种病都适合的。例如少阴病四肢寒冷,手足屈曲而睡,精神衰乏,脉沉须用附子干姜、甘草等回阳救逆,就不能用独活这种发表药。另一种是引向疾病所在。例如咽喉病须用桔梗载药上浮,到达咽喉部;又如治下肢病用牛膝为引,治上肢病用桑枝为引。只能认为这些药治疗咽喉、下肢、上肢的某些病有效,加果认为必须用这些药为引,那就不切合实际了。

汤剂需要冷服的,叫做饮,如香薷饮。不规定时间饮服的叫做“饮子”,如《宣明论》的地黄饮子。厚腻药物稍煎一、二沸即取汁饮服的,后世称为“浊药轻投”。

饮片(咀片)

药材经过加工处理后,成为片、丝、块、段等形式,便于煎汤饮服。

涌吐禁例

有以下情况的,不宜使用吐法:手足寒冷的;脾胃虚弱,面色萎黄,脉微弱或虚大无力的;气虚而胀,不能运化,不可误认为实证;虚喘不安;脚气冲心的;病人恶寒而不想盖衣被的,这是内真热而外假寒;孕妇;老人虚弱的;产后;失血患者。以上不宜用吐法的仅是举例。

燥剂

燥可去湿,如桑白皮赤小豆之类。例如水肿病,水湿停蓄于皮肤间,面目四肢都肿,脘腹胀满,气喘,小便不利,可用“五皮饮”(桑白皮、陈橘皮、生姜皮大腹皮茯苓皮)。“赤小豆桑白皮汤”(即以上二味)也可治水湿停蓄于皮肤间的水肿。一般所说的燥湿多指袪中焦湿邪。寒湿用“苦温燥湿”,如苍朮、厚朴等;湿热剂“苦寒燥湿”,如黄连、黄柏等。

将药物放在蒸笼中隔水蒸熟,以便于制剂,如茯苓、厚朴蒸后才易于切片。或加酒拌蒸,加大黄、地黄经蒸制后,熟大黄的泻下作用减弱,熟地黄生地凉血变为温性而补血。

蒸露

有些药物通过蒸馏法而制成药露。加金银花露藿香露、薄荷露等。

制绒

将药材的纤维捣成绒状,使其易于点燃,如把艾叶制成艾绒,用于灸法。

制霜

种子类药材去油后的粉末,加巴豆霜、苏子霜、杏仁霜等。某些药材析出的桔晶,加柿霜。某些动物药去胶后的骨质粉末,如鹿角霜

治削

语出《金匮玉函经》。包括药材的去杂、切削等操作技术。如:“挑拣”:除去非药用部分,保留药用部分,加桑螵蛸去梗、牡丹皮去心。“颠簸”:用柳条或竹制工具,上下左右振动;除去药材中泥土、灰渣杂质。“筛”:用以区分药物大小和清除杂质,选用不同孔径的竹筛、铜筛、马尾筛。“刷”:刷去药物表面的绒毛、尘土等。“刮”:用金属或角质的工具,除去药物表面的非药用部分,加肉桂、厚朴去粗皮、虎骨去筋肉。“捣”:用石、铁或铜制的臼和捣杵,用以捣碎或去皮,加白果、词子去皮。生石膏龙齿等捣碎。“碾”:多用铁制的药碾子把药物眼成粉末。“镑”:用特制镑刀将药物削成薄片,如犀角羚羊角等。“切”:是最常用的方法,有切碎、切块、切丝、切段、切节、切片等。

即将药材与液体辅料共炒,使辅料渗入药材之内,也称“合炒”。酒炙:多用黄酒,个别用白酒。有二种方法,一是先将药材与酒拌匀,再加热炒至微黄;二是先将药材炒至微黄,再将酒喷入微炒。加炙制当归、川连等。醋炙:用米醋炙。如炙制香附子三棱等。盐炙:先将盐加水溶化,再与药材同炒。加炙制橘核杜仲等。姜炙:先将姜捣烂取汁,再与药材同炒。如炙制竹茹等。蜜炙:将药材与蜜拌匀后,再加热同炒。加炙制甘草,枇杷叶等。米泔水炙:用米泔水浸后再炒。如炙制苍朮等。羊脂炙:取羊脂与药材同炒,如炙制淫羊藿等。童便炙:取药材与童便同炒。如炙制香附子等。鳖血炙:先将鳖血加少量清水与药材同拌匀后,放置一小时左右,同入锅中炒至变色即可。加鳖血炙柴胡等。矾炙:先将矾加水溶化,喷入炒热的药材中,再同炒至干。如炙制郁金等。药汁炙:取药材兴药汁同炒,如甘草汁吴茱萸等。辅料指制药时的辅助物质。液体辅料如酒、醋等,非液体辅料如淀粉、糖、盐等,但盐也可以溶于水而变成为液体辅料。

中草药

一般认为中药书上有记载、中药店经常出售的中药商品,与民间或草药医使用的草药,合称为中草药。其实草药有些还是有记载的,或古来开始是草药,以后成为经常和比较普遍使用的中药,所以中药与草药也很难划分,因而现在常合称为中草药。

重方

语出《素问.至真要大论》。卸先用奇方,病不去,再用偶方。

重剂

重可去怯,磁石朱砂之类。重是质重药能镇坠、镇静。怯是精神紊乱,惊恐健忘。如癫痫病用“磁朱丸”(磁石、朱砂、神曲)治疗。

将某些药物放在清水内或液体辅料(加醋、药汁等)内略煮,可减弱其毒性或使药物纯净。如莞花用醋煮,可减弱它的毒性;朴硝夹杂泥土杂质,加果用白萝卜同煮后冷却,成为玄明粉,质量比朴硝纯净。

煮散

把药物制成粗末的散剂,加水煮汤,去渣服用,叫做煮散

乳细

即把药末放在乳钵内研极细。乳钵系瓷制,形如臼,里面较糙,用瓷槌把药物研磨。点眼药吹喉药等都可在乳钵内研极细。

[口父]咀

[口父](fu府),语出《灵枢.寿夭刚柔篇》。[口父]咀,就是咬嚼的意思。古代没有刀的时候;把药物咬成粗粒,加水煎服。后人改用刀切或捣,剉等法。

君臣佐使(主、辅、佐、引)

方剂的组成,必须按照一定的规则,就是“君、臣、佐、使”的配合。它的含义应加说明,才能了解古人处方的用意。“君”药是方剂中治疗主证,起主要作用的药物,按照需要,可用一味或几味。“臣”药是协助主药起治疗作用的药物。“佐”药是协助主药治疗兼证或抑制主药的毒性和峻烈的性味,或是反佐的药物。“使”药是引导各药直达疾病所在或有调和各药的作用。例如:麻黄汤治疗恶寒、发热头痛、骨节疼痛、脉浮紧、无汗而喘,其中麻黄是君药,发汗解表;桂枝是臣药,助麻黄解表;杏仁是佐药,助麻黄平喘;甘草是使药,调和诸药。目前,有的把“君、臣、佐、使”改为主药、辅药、佐药、引药,有的把佐药改为次辅药。

把药物放在火内烧红,或放于耐火容器中间接火,使它的质地松脆。如牡蛎、瓦楞子血余明矾等即用此法。

熬是煮烂或煎干。煮烂:如猪肤汤(张仲景《伤寒论》方。猪肝一斤,用水二斗,煮取五升,去渣;加白蜜一升,白粉五合,熬香,和匀)中的熬香,就是煮烂而有香气。煎干:例如煎膏药(指薄贴)又称熬膏药,把药物放在麻油内熬成稠厚而能凝固的膏。

包煎

有毛的植物药须用布包煎,如旋覆花有毛须包煎。散剂、丸剂与饮片同煎,为了防止药汤腻浑难喝,也可以包煎。或核仁捣泥(如桃仁泥),为了防止散在药汤内,也用包煎。

本草

我国古来记载药物的着作,包括图谱之类,称为本草。本草记载的药物有植物、动物、矿物和酿造的饮料食品及少数化学制品等。其中以草类为最多,所以名为本草。

某些药物在煎煮前应先用手指擘破,使它容易煎出药味。如桂枝汤中的大枣须擘破。

补剂

补可去弱,如人参、黄耆之类。弱是虚弱的病证,须用补益的药物治疗。人参、黄耆合用熬膏,名“参耆膏”,可治脾肺气虚。如脾胃衰弱,消化力弱,食欲不振等,可用“四君子汤”(党参、白朮、茯苓、甘草)。

草药

某些药用植物在一般中药书中没有记载,或有记载而现在一般医生很少使用,但在民间或草药医却能掌握使用,这些药用植物称为草药。

将药物轧成粗末,制成块状,用沸水泡或煎汁,代茶服用,如午时茶

将药材放锅中加热,并不断拌炒。微炒:炒去水分,至药物表面微干,但无显着着化。炒爆:炒至药材爆裂为度,种子类药物如王不留行,系用文火炒至爆开。炒黄:炒至药材微带黄色,有特殊香气发出为度,加炒麦芽、炒谷芽等。炒焦:将药材炒至表面焦褐,内部深黄,如神鷮、白朮等。炒炭:炒至药材全部焦黑色,但中间仍呈黄褐色为度,也称为“炒存性”,如地榆、生地等。

冲服

方剂中的沉香,木香等芳香药的饮片,先放碗内。其余药加水煎好,趁热冲入碗内,浸渍一会,待温单喝药汤,也有把少量散剂用药汤冲,待温搅匀服下,与“调服”相同。

冲服剂

是将中药提炼成稠浸膏,加入适量的糖粉、矫味剂等,制成颗粒状散剂,分剂量装入塑料袋或玻璃瓶,封口。服用时加开水冲服。

把药物用火烧红后,立刻投入水内或醋内,这样反复多次。此法又称“煅淬”。矿物类药物如磁石,代赭石自然铜等多用此法。

大毒、常毒、小毒、无毒

语出《素问.五常政大论》。大毒是药物毒性剧烈的。常毒药的毒性次于大毒。小毒药的毒性小。无毒药即平性药。

大方

对于邪气强盛,病有兼证的,使用大方。大方有五种意义:矣力雄猛;药味多;药量多;量多而一次服完;能治疗下焦重病。大方如下法中的“大承气汤”(大黄、厚朴、枳实、芒硝)即是。

分为内服,外用两种。外用的含有汞、硫等矿物药,经过加热升华或熔化提炼而成的制剂,为粉末状。如白降丹红升丹等(参阅“灵矣”条)。内服的,有的是散剂,如紫雪丹;有的是丸剂,如至宝丹、五粒回春丹;有的是锭剂,如辟瘟丹。丹剂也有同时供内服及外用的,如玉枢丹(一名紫金锭),是丸剂或锭剂。古代有炼丹术,丹的原意指升炼的丹。如白降丹红升丹即其遗法。以后有丹之名,而实际已不是升炼。后人又说“丸散中药性峻烈而用量小的称为丹”。如紫雪丹,至宝丹确是加此,但《伤寒论》“白散”峻烈而用量甚小也不称丹,所以后人此说也只能作为参考。

单方

是简单的方剂,用药不过一、二味,适应不过一、二证,药力专一而取效迅速。作为急救或专门攻逐一病,也是可取的。例如“甘草绿豆汤”治疗毒菌中毒,或用半边莲一两煎汤连服,驱除腹水等。

单行

“七情”之一。是单用一药以发挥效能,如“甘草汤”、“独参汤”(参阅第四类的“七情“条)。

淡味渗泄为阳

语出《素问.至真要大论》。渗泄是渗利排泄水湿的意思。淡味药能使水湿向下渗利排泄而出,其药性属于阳。例如通草和薏苡仁味淡,都能利小便而去水湿。

等分

等是相等,分是分量。等分即是方剂中各个药物的用量相同。

调服

凡方剂中的犀角、羚羊角、鹿角牛黄、朱砂等药,须另制细末,把药汤煎后,取药汤少量,调入犀角末(或其它药)和匀服下,再服其余药汤。服紫雪丹也是加此。

把药物研成极细粉末,一般用糊混合后,制成如纺锤、圆锥、长方等不同形状的固体制剂。内服时可将锭捣碎,温开水送服。外用是用醋或麻油等磨汁涂患处。

毒药攻邪

语出《素问.脏气法时论》。即使用有毒的药物以治病。毒的意义有几种:指药物的特性。如干姜偏热,黄苓偏寒,升麻升提,苏子降气,就利用其特性以袪扶正。药物有副作用的。加常山能截疟,但有引起呕吐的副作用。药物中也确有一些有剧毒的药,加轻粉藤黄等,其使用须严格掌握,以防中毒。

顿服

病在下部,宜多量一次服完。病不在下部而危重,也有用这种服法的。

将药材与辅料同入金属罐内,密封,于开水锅中加热,加酒炖地黄、大黄等。

发汗禁例

有下列情况时,不宜使用汗法:(1)头痛、发热,类似外感,但患者鼻不塞,声音不重,疲倦无力,脉虚弱,是内伤证元气不足;(2)阴虚内热,傍晚时低热显着,脉细数无力;(3)伤食病,胸脘胀闷,吞酸水,嗳出腐臭的气味,身热,寸脉紧;(4)内有寒痰,手足寒冷,脉沉滑;(5)脚气病肿胀;(6)生于脏腑的内;(7)身体发斑;(8)风温初起,不恶寒,但恶热,不能辛温发汗;(9)湿温身热,只能化湿清热;(10)暑证身热自汗;(11)外感病应汗,但病人脐部附近的一个部位有动气(即跳动的感觉);(12)身热而脉沉,咽中干燥,病已入里;(13)少阴病手足寒冷,无汗;(14)身热而脉弱的;(15)少阳病往来塞热,胸胁痞胀,口苦咽干目眩等症;(16)失血的患者;(17)剧吐之后;(18)峻下之后;(19)淋症患者;(20)妇女月经刚来。以上对于不宜发汗的仅是举例。也有不宜汗而必须用汗法的,可以参阅汗法的“养阴解表”、“助阳解表”、“益气解表”、“养血解表”等条。

饭后服

病在上焦的,须在饭后服药。一般认为除补养药,驱虫英外,多数药都可以饭后服(《神农本草经》说:「病在胸膈以上者,先食后服药」。

饭前服

病在下焦的,可在饭前服。一般认为补养药尤其是补肾药可以饭前服。(《神农本草经》说:「病在心腹以下者,克服药而后食」。)

即方剂,是按照治疗原则,由多少不等的药物配合组织而成,并制成一定的剂型,应用于医疗预防。通过配合组织,药物可以发挥更好的和多方面的作用。例如:比较全面地适应病情:如“葛根黄芩黄连汤”(葛根、黄芩、黄连、甘草)既能解表,又能清里。发挥药物的协同作用:如“大承气汤”,用大黄加枳实、厚朴、芒硝,加强了泻下作用。抑制某药的毒性:如“小半夏汤”,以半夏与生姜同用,生姜能抑制半夏的毒性。另一方面,方剂的配合不同,作用也随之发生变化。例如白朮与枳实同用,名“枳朮丸”,能强胃消食;白朮与干姜、茯苓、甘草同用,名“肾着汤”,治伤湿而身痛腰冷;白朮与黄耆、防风同用,名“玉屏风散”,治自汗不止;白朮与生姜皮陈皮茯苓皮、大腹皮同用,名“白朮散”,治妊娠脾虚,面目、肢体虚浮等。

方剂配伍

即“君、臣、佐、使”的配伍。参见“君臣佐使条”。

复方(复方)

以二方或数方结合使用的,叫做复方。还有另外两种意义:本方之外,又加其它药味;方剂各药用量都一样的。适用于病情复杂或慢性病久治不愈的。如“柴胡四物汤”,即“小柴胡汤”合“四物汤”(柴胡、人参、黄芩、甘草、半夏、川芎、当归、芍药、熟地、生姜、大枣。治虚劳日久,微有寒热,脉沉而数)。

甘澜水(劳水)

即把水放在盆内,用瓢将水扬起来,倒下去,如此多次,看到水面上有无数水珠滚来滚去便是。

归经

就是把药物的作用与脏腑经脉的关系结合起来,说明某药对某些脏腑经脉的病变起一定的治疗作用。例如桔梗款冬花能治疗咳嗽气喘的肺经病,归入肺经;羚羊角天麻全蝎能治疗手足抽搐的肝经病,归入肝经。所以归经是观察疗效后总结出来的。一种药物而归入二经或数经的,说明它的治疗范围较大,例加杏仁人入肺、大肠,能治疗肺经的咳嗽、大肠的大便燥结。泽泻入脾、胃、肾、膀胱,这四经有水湿的病,常用泽泻治疗。

寒剂

寒能去热,如黄连、黄芩之类。即寒药治热证。例如表里火热俱盛,大热烦躁,甚则发狂,干呕,小便赤色,吐血,鼻出血,发斑,及疮疡疔毒等实热证,用“黄连解毒汤”(黄连、黄芩、黄柏、栀子)。

寒无浮、热无沉

语出《本草纲目·序例》。寒性药的作用是向里向下,所以没有“浮”。热性药的作用是向上向外,所以没有“沉”,但这也不是绝对的,例如桑叶性寒,能上行明目;巴豆性热,能向下通大便。

合剂

是两种或两种以上的中草药经水煎,浓缩成一定容量,或中草药的提取物以水为溶剂配制而成的液体制剂。必要时可加入适当的防腐剂,供内服(合剂不应有发霉、发酵等现象,允许有少量沉淀,但振荡后,沉淀应能均匀分散,不能有结块)。

烘、焙

都是用微火对药物加热使它干燥的方法。“烘”是把药物(如菊花金银花等)放在烘房或烘柜内,使药物干燥而不焦黑。“焙”,是把药物放在净瓦上或锅内焙燥,但不使烧焦。烘的热力比焙要弱一些。

后下

为了使药物更好地发挥作用,某些药需要后下(即迟一些投入煎煮)。例如钩藤久煎会失去药力,须待药快要煎好时投入,两三沸即使药汤离火。发表药的薄荷,久煎即失去药气,也要后下。泻下药的大黄。先用少量水浸,等药汤将煎好时投入,煎几沸即可。

滑剂

滑可去着,如冬葵子榆白皮之类。滑是滑利,着是有形之邪凝及结于体内,当用性质滑利的药去掉它。例如石淋,尿中有时挟砂石,排尿困难,或突然阻塞,尿来中断,或尿时疼痛难忍,或突然腰痛如折,牵连少腹,尿色黄赤而浑或带血,苔白或黄腻,脉数,用“葵子散”(冬葵子石楠榆白皮石韦木通)加金钱草海金砂,尿内有血加大小蓟

缓方

适用于慢性虚弱的病证。有六种意义:药味多,互相制约,没有单独直达的力量;用无毒的药物治病,使病邪缓缓除去,免伤正气;药物的气味薄,不要求迅速取得效果;搀用甘药,利用其甘缓的药性,减弱猛烈药物的作用;用丸药缓缓攻逐邪气;用缓和药治本,增进人体的抗病力,疾病自然除去。缓方如补法中的“四君子汤”(人参、白朮、茯苓、甘草)即是。

急方

是治疗急病重病的方剂。有四种意义:病势危急,应迅速救治的;用汤剂荡涤的作用较速;药性剧烈,气味都很雄厚;急则治标的方。急方如温法中回阳救逆的“四逆汤”(附子、干姜、甘草)即是。参见“热剂”条。

忌口

患病服药,往往由于治疗的需要,要求病人忌食某些食物。《灵枢.五味篇》:「肝病禁辛,心病禁咸,脾病禁酸……」,《金匮要略,禽兽虫鱼禁忌并治》等也都有所强调。实验证明,水肿忌食盐,黄疸、腹泻忌食油腻等,确有科学根据。此外,忌口还包括饮食物配合上的宜忌,一般的说,吃了油腻的东西,就不宜吃较多的生冷食物。但也有些忌口有待进一步证实的,例如小儿痲疹,不加区别地忌食生冷油腻,荤腥等物,往往就影响健康的恢复,或发生某些营养缺乏证;如服荆芥忌鱼蟹之类的忌口,是否会发生不利于健康的问题,均有待研究。

剂(剂型)

古时所说的“剂”,指药物制成的形式,现在称为剂型。剂有多种,如汤、酒、丸、散、膏、丹、锭、片、露、霜、胶、茶、曲等(药物和处方的性质分为十剂、十二剂等,是另一种意义。一帖药或一付药,古人称为一剂药)。

兼方

把作用不同的药物,安排在一方中同用,导做兼方。一般都认为以寒药治热证,以热药治寒证。但在病情复杂或危险时,必须用兼顾的方法,一方中有作用不同的药物,各顾一面,取得疗效。例如“大青龙汤”用麻黄等去表寒(治恶寒、发热、无汗),用石膏清里热(治烦躁)。“麻黄附子绌辛汤”治发热而恶寒甚剧(厚衣厚被而寒不减),精神衰疲,想睡,舌苔白滑或黑润,脉沉,这是外有表证,内则阳气衰,所以用麻黄解表发汗,用附子助阳气,细辛通表里。又如吐泻已止,汗出,手足寒冷,脉微欲绝,用“通脉四逆加猪胆汁汤”。这里的吐泻停止是阴液已竭,汗出,手足寒冷,脉微欲绝是阳气衰亡,故用干姜、附子、甘草助阳气,用猪胆汁益胃阴。

即把药加水煎煮。是汤剂的另一名称。

煎药法

把药物加水煎一定时间,去渣,取汁内服。煎药有一定的方法:发表药、理气药多用它的气,应用此较强烈的武火急煎(煎的时间较短)。补益药多取它的味,应用此较小的文火慢煎(煎的时问长些)。煎药时加水量多少,须依据药物的性质,处方药味的多少及病人年龄大小等而决定。此外,还有“先煎”、“后下”、“包煎”等法,各详本条。

降剂

降可去升,如苏子,旋覆花之类。降是降抑,升指病热上逆,当用有降抑作用的药物。例如咳嗽气上逆,痰多而稠,苔微黄,可用“苏子竹茹汤”(苏子、竹茹、橘皮、桔梗、甘草)降气化痰。

用动物的皮、骨、甲、角等加水反复煎煮,浓缩后制成干燥的固体块状物质。多用为补养药。加驴皮胶、虎骨胶鳖甲胶、龟扳胶、鹿角胶等。

禁方

即秘方。保存秘方不传为医者恶习,亟宜改正以惠病家。

经方

后汉.班固的《汉书.艺文志》医家类记载经方十一家。这是指汉以前的临床着作。把《素问》、《灵枢》记载的方剂和张仲景《伤寒论》、《金匮要略》的方剂合称为经方。把张仲景《伤寒论》、《金匮要略》所记载的方剂称为经方。一般所说的经方系指第三说(清.陈修园《时方歌括.小引》说:「余向者汇集经方而韵注之,名为真方歌括。」真方歌括即《伤寒真方歌括》,虽然只有《伤寒论》的方剂,但陈修园把张仲景着作中的方剂称为经方,意思是很明显的。

酒剂

现在也称为药酒。把药物浸入酒内,经过一定时间,或隔汤煎煮,滤去渣,取得澄明的液体。多用于活血袪风,通经活络,除痹止痛。

空腹服(平旦服)

早晨末进食前服药,称为空腹服。治四肢血脉病和驱虫药都是空腹服。《神农本草经》说:「病在四肢血脉者,宜空腹而在旦。」

冷服

寒剂冷服,适用于大热证;热剂冷服,适用于假热真寒症(见《嵩崖尊生书》)。

临睡前服

病在胸隔有积者,病在左右肋,病在肺,病在膈上者,可临睡前服(见清.景日珍《嵩崖尊生书》)。

把药物加水蒸馏,收集所得的澄明液体,这就是露。露剂不能长期保存,应及时服用。

米泔水

即淘洗食米的水,可供制药用。例如白朮用米泔水浸软,切片,或土炒或生用。用米泔水浸过,能去燥性而和中。

偶方

方剂的药味合于双数叫做偶方。有二种意义:方剂只用两味药配合的;方中药物为超过二以上的只数。一般认为病因较为复杂,需要用二种以上主药来治疗的为偶方。偶方加“金匮肾气丸”(干地黄、山茱萸山药、泽泻、茯苓、牡丹皮、桂枝、附子。桂枝----后世用肉桂,肉桂、附子为主药,温肾阳)。又《素问.至真要大论》说:「君二臣四,偶之制也,……君二臣六,偶之制也;……远者偶之,……下者不以偶」这里举了两个偶方的组成为例。“远者偶之”是病位远的用偶方。“下者不以偶”是泻下不用偶方而要用奇方。但在后世已不拘此说。病位远的也用奇方,如“温脾汤”治寒积大便不通,用当归、干姜、附子、党参、芒硝、甘草、大黄共七味。“下者不以偶”,但“大承气汤”就是四味。

把药物放在高温的铁锅内急炒片时起烟,使药物的四面焦黄炸裂,叫做“炮”。如干姜、附子、天雄等用炮法,可减弱烈性。

炮制

语出张仲景《金匮玉函经》。指药材在制成各种剂型之前,经过不同的加工处理的过程。炮制的目的在于:清除杂质及无用部份,使药物清洁,如洗,漂、泡等法。或除去腥臭气味,如桩白皮用麸炒,可以除去臭味。便于制剂、服用和保存。如为了切片或辗碎、用泡、、炒各法。为了便于粉碎和易于煎取有效成分,如代赭石、磁石、牡蛎、鳖甲等矿物、介壳药,用或醋处理后质地松脆,既便于粉碎和减少煎煮时间,也有助于煎出有效成分。为了使药物干燥,便于保存,用烘、晒、阴干等法。消除或减低药物的毒性、刺激和副作用,如生半夏用生姜汁制过,才不致刺激喉咙,使人中毒。巴豆去油可减低毒性。改变药物性能,加强疗效。如生地清热凉血,酒蒸成为熟地,就变为性温而补血;常山用醋制,催吐的作用加强,用酒制可减弱其催吐作用。炮制分为水制,火制、水火合制三类。水制有洗、漂、泡、渍、水飞等;火制有、炮、煨、炒、烘、焙、炙等;水火合制有蒸、煮、淬等,各详本条。

炮炙

原来是两种不同的制药方法,以后被用来作为药材加工处理的总称。例如刘宋.雷[学支](音“效”)的《炮炙论》就是叙述药材加工处理的专书。

泡(浸泡、渍)

用水浸泡药物。如枳壳、芍药浸泡后使之柔软,便于切片。当归,桔梗等浸湿后放容器中经过一定时间即变软容易切片,叫“伏”。桃仁、杏仁等放沸汤内浸泡,易于去皮尖,叫做“燀”(音“阐”)。用水将药渐渐渗透,使它变软,又不走失药性,叫做“渍”。

把药料细粉加入适当淀粉糊或米浆,也可将药料用浸泡、煎熬等方法,除去药渣后,浓缩成膏,再将药料细粉或淀粉,充分混合均匀,用木质或金属模压片即成。

某些药材用流水或常换水浸漂,除去其毒性,盐分杂质、腥味,如海藻、肉苁蓉、盐附子、半夏等都用此法。

频服

病在上部,药汤宜少量多次分服。咽喉病,宜缓慢频频含咽。

七方

从方剂组成的不同,进行分类,称为七方。即:大方、小方、缓方、急方、奇方、偶方、复方(注:方剂组成的分类,最早见于《素问.至真要大论》:「治有缓急,方有大小。」「君一臣二,奇之制也;君二臣四,偶之制也。」「奇之不去则偶之,是谓重方。」至金.成无已《伤寒明理论》定为大、小、缓、急、奇、偶、复七方)。

奇方

方剂的药味合于单数的叫做奇方。有两种意义:方剂只用一种药物;方内药物为超过一味以上的单数。一般认为病因单纯而用一种主药来治疗的为奇方。如“甘草汤”(生甘草一味,治少阴病咽痛)。《素问.至真要大论》说:「君一臣二,奇之制也;……君二臣三,奇之制也;……近者奇之,……,……汗者不以奇……」这里举了两个奇方的组成为例。“近者奇之”是病位近的用奇方。“汗者不以奇”是发汗不用奇方而要用偶方。但在后世已不拘此说。病位近的也用偶方,如:“桑菊饮“治上焦病,用杏仁、连翘、薄荷、桑叶、菊花苦桔梗、甘草、苇根八味。“汗者不以奇”,但桂枝汤用桂枝、芍药、甘草、生姜、大枣共五味,却是奇方。

气味(性味)

包括药气和药味而言。药物气味的错综不同,产生的作用便不同。每味药都有气和味,须综合运用。同是寒性药,味不同作用就不同,如黄连苦寒,能清热燥湿;浮萍辛寒,能疏解表热。同是甘味药,气不同作用也不一样,如胡桃肉甘温,能温肾补气;瓜蒌甘寒,能清热化痰。

气味阴阳

指四气,五味和升降浮沉的阴阳属性。四气中的热,温(袪寒、助阳)属于阳;寒凉(清热、泻火、养阴)属于阴。五味(实际是六味)中的辛(散)、甘(缓)、淡(渗)属于阳;酸(收)、苦(坚、燥、泄)、咸(软坚、润下)属于阴。升、浮属于阳;沉、降属于阴

噙化

噙是含在口内。噙化是口腔内含丸剂或锭剂溶化于口中。药物溶化后,有时需将溶液吐去(加急性扁桃扭炎,用山豆根,玄参制成丸剂噙化后,应吐去);有时需将溶液咽下(加治肺阴虚证,用滋阴清肺止咳的丸剂噙化后吞下即是。

轻方

与重力相对待,单用奇方或偶方。

轻剂

体可去实,如麻黄、葛根之类。指风邪在表,形成实证,须用轻开肌表以去风邪的方药。例如发热恶寒,头痛身疼,腰痛骨节痛,口不渴,无汗而喘,脉浮紧,用“麻黄汤”(麻黄、桂枝、杏仁、甘草)。又如身热,不恶寒,但恶热,微汗,头痛,口渴,脉浮数,用“加减葛根葱白汤”(葛根、葱白连翘、金银花、川芎)。

把药粉与面粉混合揉和,制成块状,使之发酵,叫曲剂。一般用水煎服,大多能入脾胃而助消化,如六神曲半夏曲沉香曲等。

去火毒

是除去膏药中的火毒。膏药熬成后,加果立即摊涂贴在皮肤上,能刺激皮肤,轻的发痒,重的起水泡,甚至于溃烂,这叫做火毒。所以须先去火毒,才能贴用。去火毒的方法有二种:把刚熬成的膏药放在日光不能直接照到处一个较长的时期;浸泡在凉水内几天。后一法比较切合实用。

去油

其目的在于减低药物的烈性或毒性。有的药物用火煨法去油,加肉豆蔻可以煨去油。有些不宜火煨去油的,加巴豆、续随子等,可放在吸水的纸内压榨去油,或研细加水,待油质浮起,倒去水和油。如乳香没药多用炒法去油。

热服

热剂热服,适用于大寒证;寒剂热服,适用于假寒真热证(见《嵩崖尊生书》)。

热剂

热能去寒,如干姜、附子之类。即热药治寒证。例如四肢寒冷,怕冷、四肢屈曲而睡,水泻,排出不消化的食物,口不渴,脉沉细无力,可用“四逆汤”(附子、干姜、甘草)。

妊娠药忌

怀孕期中,可能引起流产或损害母子的药物,一般不得使用,叫做妊振药忌。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植物药类:毒草类:乌头、附子、天雄乌喙侧子、野葛、羊踯躅南星、半夏、大戟芫花、常山。破血药类:牛膝、桃仁、牡丹皮茜根干漆、埋麦、1茹、三棱.鬼箭羽、通草、红花苏木。吐下滑利药类,藜芦、巴豆、牵牛、皂荚、薏苡仁。辛温辛热药类:厚朴、肉桂、生姜。动物药类:毒虫类水蛭芫青斑蝥地胆蜘蛛蝼蛄葛上亭长蜈蚣衣鱼蛇蜕蜥蜴虻虫蚱蝉蛴螬。其它动物药类:猬皮牛黄麝香龟板鳖甲。矿物药类:代绪石、水银、锡粉、磠砂砒石、芒硝、硫黄雄黄雌黄。其中有些是剧毒药,如砒石、巴豆、斑蝥等都绝对禁用;有的经过炮炙,可以使用,例如生半夏有毒能损胎,但用姜汁制过,成为姜半夏,可以治疗孕妇怀孕初期的经常恶心呕吐。所以有些妊娠禁忌药是否完全禁忌也须进一步研究。

下载《中医名词词典》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中医名词词典》相关章节:

综合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