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症论治

《类证治裁》在线阅读中医内科书籍在线阅读

(烂喉痧附)

喉以纳气而通于天,咽以纳食而通于地。会厌管乎其上以司开阖,惟其为心肺肝肾呼吸之门,饮食声音吐纳之道,关系死生,为害速矣。经云∶一阴手少阴心一阳手少阳三焦结,谓之喉痹。以君相二火经脉并系咽喉。

热结则肿痹,痹者闭也,闭则痰塞以死,将发先三日,胸必不利,一二日肿痛,三四日势定有形,第三日必发寒热,或头痛兼风寒者须疏散。察其二便秘结系实火者,以重剂润下,去其积热。壮实者用硝黄,弱者但滋燥润肠,虚者宜蜜煎导法。大便行,乃可清利上焦痰热。清上丸。若虚火便涩,心脉数,肾脉微,宜滋阴降火。

养金汤。其症喉痹为总名,有缠喉风、乳蛾、喉癣、喉、喉菌、喉闭、HT 舌、喉杵等症。而缠喉风,及伤寒喉闭,症为尤险。

〔喉痹〕肿痛闭塞,为风痰郁火热毒上攻之症。去风痰,解热毒,自愈。咽喉总络,系肺胃,急清此二经之热。牛蒡汤,外用通隘散。如恶寒,寸脉小,一时患者皆同,为天行邪气,宜先表散。其病之由来有二,一者少阳司天,三阳之气,民病喉痹。仲景用桔梗汤,根据阳毒施治。一者太阴湿胜,火气内郁,民病喉痹。

又太阴在泉,湿淫所胜,病喉肿喉痹。仲景用半夏甘桔汤。根据阴毒施治。若不恶寒,寸脉大滑实,为阳盛阴虚,下之愈。酌用大小承气汤。其轻者可缓治,喉痹散。不可骤用寒凉,以痰实结胸,遇寒不运,渐至喘塞不治也。

气急闭塞欲死者,缓则僵蚕炒末,姜汤下,立愈。或马蔺根苗捣汁,和醋含漱。急则用吹法,硼砂胆矾末吹患处,或皂角末吹鼻喷嚏,亦开。吐法,捣皂角水灌入,或新汲水磨雄黄,灌入即吐,或鸡鹅翎蘸桐油探吐。

针法,用砭针于肿处刺出血,若口噤针不能入,刺少商穴。左右皆刺二分出血,立愈。或 顶心头发一把,力拔之,其喉自宽。又有阴虚阳浮痰结于上,脉浮大,重取或涩者,作实症治,必死。

加减八味丸。喉痹连项肿,芩连消毒饮

〔缠喉风〕喉肿大,连项痛,喉有红丝缠紧,且麻且痒,指甲青,痰壅肢厥,由平时多怒,两日前胸不利,痰塞气促,症最急。过一日夜,目直视,齿噤喉响,灯火近口即灭,此气已离根,不治。治法∶如喉痹,用金碧二丹频吹,内加牛黄,效更速。针法,手足冷,以水温之,针照海、然谷四穴,使血出如珠。若刺少商穴,出血散而不收者,不治。照海穴,在内踝下四分,软骨陷中。然谷穴,在内踝前大骨下陷中,皆肾经穴也。

〔乳蛾〕有单双,有连珠。单轻双重,连珠尤重。多因酒色郁热而生,单蛾生会厌一边,一日痛,二日红肿,三日有形,如细白星,发寒热者凶。吹药先用碧丹五、金丹一,后用金丹二、碧丹三,内服喉症主方。

俟大便行,自痊。如至三日,喉中但红肿无细白星,即是喉痈,宜辨。双乳蛾生会厌,左右两边俱有细白星,药照前用,左属心,右属肝。煎药于主方内,左加黄连犀角。右加赤芍柴胡。双蛾则兼用之。大便秘加枳壳元明粉。连珠蛾,一二白星上下相连,用药照前。或外用成吹药加冰片吹之,内服三黄桔梗汤

〔喉癣〕为虚火上炎,肺受燥热,致咽喉生红丝如哥窑纹,如秋海棠背纹,干燥而痒,阻碍饮食,虽不丧命,不能速愈。吹用碧丹、噙化青灵膏,内服喉症主方加土贝母。须戒忧怒、酒色,忌盐酱,及一切动风助火之物,一月可愈。

〔喉痈〕红肿而痛,别无形状,因过食辛辣炙爆浓味而发。症属胃大肠二经,重则寒热头痛。犀角地黄汤,吹用金丹一、碧丹十。四五日可愈。若鼻中出红涕,为毒攻脑,不治。

〔喉菌〕因忧郁气滞血热,妇人多患之,状如浮萍略高,面浓色紫,生喉旁。初起吹碧丹九、金丹一,后用金丹二、碧丹三,内服喉症主方,勿间断。轻则半月,重或经月,亦须守戒忌口。

〔HT 舌喉痈〕肥人感热性燥者,多患此。犀角地黄汤加减,吹用金丹。但须吹至舌根下两旁,时刻勿间,方能速愈。喉内吹用碧丹十、全丹一,亦须勤吹。凡舌下小舌,为HT 舌。连喉肿痛,即为喉痈,不痛者非痈。

大约HT 舌兼喉痈而发,十有六七其势凶。

煎药多加黄连山栀、犀角。

〔喉闭〕伤寒后,发为气闭不通,无形无声,难治,喉项强硬。目睛上视,故多不治。

〔喉杵〕喉极痛肿。甘桔射干汤,外点烧盐散。

此外又有咽嗌痛。由阴虚火炎者,喉痹饮荆芥元参。有喉中结块,饮食不通者,百灵丸,重者不过二丸。有悬痈喉痛,生上 ,有紫泡如豆大,用簪脚挑破,血出愈,或口疳药吹,亦可。风热上搏者,启关散。

有悬痈垂长,咽中烦闷者,枯矾盐花研细,箸头点上去涎。有喉中生肉者,棉裹箸头,蘸盐揩之,日数次。有梅核梗塞咽中、咯不出、咽不下,因为七情郁结者,四七汤噙化丸。有喉痛因于相火,用凉药不愈者,六味丸桔梗、元参、知母黄柏。有风火上郁,咽痛头胀项肿,当用辛凉者,滑石连翘杏仁桑皮西瓜翠衣。近世烂喉痧最重,初起憎寒壮热,咽痛渴烦,先宜解表,务令透达,或兼清散。若骤服寒凉,外邪益闭,内火益焰,咽痛愈剧,溃腐日甚矣。至丹痧透发,已无恶寒等症,则宜寒凉泄热,不宜杂进辛散煽动风火,致增肿腐,必至滴水下咽,痛如刀割。盖此症由感风火湿热时邪而发。治法∶因风热者,主清透,普济消毒饮升麻柴胡。因湿热者,主清渗,甘桔汤栝蒌通草灯心。因痰火凝结者,主消降,消气化痰丸半夏,加贝母淡竹茹。邪达则痧透,痧透则烂止,利膈汤清咽太平丸选用。然症有可治不可治。其口气作臭,喉色淡黄,或深黄者,系痰火所致,皆可治;若烂至小舌,及鼻塞目闭,元气日虚,毒瓦斯深伏,色白如粉皮者,皆不可治。其愈后四肢酸痛,难于屈伸者,由火灼阴伤,络失所养,宜进滋阴,勿与痹症同治。

验症诀

尤氏曰∶凡喉痹属痰,喉风属火,总因火郁而兼热毒,致生乳蛾等症。治法,去风豁痰,解热开郁,其症自痊。若喉症初起,寒战发后,身凉,口不破碎,又无重舌,二便俱利,不可误认热症,皆由阴气虚寒而发,其痰即精神所化,不宜去尽,先以药吹之,使咽喉通。即便服药,首剂发散和解,第二宜温补,若三四日后,再发寒战,或心痛,骨胁肋痛,半属难治。发时牙关紧急,喉舌俱痛肿,口碎而臭,或有重舌,或舌上起黄屑,发后,下午再发寒热,二便闭者,即是热症,用石膏排毒散治之。如起三四日后而寒热者,其症虽凶无害,惟症未减,牙关反不紧急,不肿胀,如无病患,不治。或舌肿满,口如胡桃,如茄子,并不治。如以箸按舌,则起白色,去箸则生红紫,此其身内之血已死。又或口有臭气,口渴气急,而多稠痰如桃胶者,一颈俱红肿者,红带紫而青带白,神气短少者,不语者,面色少神,爱坐低处者,喉症无痰者,伤寒患连珠蛾及喉痹者,小儿口疳臭烂而黑者,舌下紫筋,下通于肾,色白而肿者,皆不治。

附方

〔痰热〕清上丸 熊胆 雄黄 薄荷 青盐 硼砂 胆矾 蜜丸,压舌下化之。

〔滋阴〕养金汤 见二卷失音

〔肺胃〕牛蒡升麻 牛蒡 黄药子 元参 紫背浮萍 花粉 桔梗 甘草

〔吹喉〕通隘散 硼砂(二分) 儿茶 青黛 滑石 寒水石(各一分) 连 柏 蒲黄 枯矾(各半分)

冰片(二厘) 研吹。

〔阳毒〕桔梗汤 桔梗 甘草(各三钱)

〔阴毒〕半夏甘桔汤 夏 桔 草

〔下火〕大小承气汤 俱见一卷温。

〔喉闭〕喉痹散 荆 蒡 桔 贝 草 元参 薄荷 僵蚕 前胡 花粉 款冬 灯心 散亦作饮。

〔补虚〕加减八味丸 八味丸见一卷中风,此加五味,减附子

〔喉痹〕芩连消毒饮 即普济消毒饮,见一卷疫。

〔喉痹〕喉痹急方 火硝(五钱) 硼砂(钱半) 薄黄(一钱) 冰片 儿茶(各五分) 珍珠(一分)

为末吹喉,大吐痰涎,数管即愈,并治口疳牙疳牙关紧闭者。

〔通治〕十宝丹 梅矾 薄荷 儿茶(各一两) 甘草(五钱) 乳石(三钱) 血竭 珍珠 琥珀(各二钱)

冰片(三分)

梅矾∶取大青梅切下圆盖,去核,将矾研细入梅,覆用圆盖,以竹钉钉好,炭火 之,去梅取矾,轻白如腻粉,味极平酸,收贮听用。此方凡喉口症皆可效。

〔喉闭〕金锁匙 火硝(钱半) 硼砂(五钱) 僵蚕(一钱) 冰片(一分) 雄黄(二钱) 研吹,再刺少商穴。

〔吹药〕碧丹 炼矾 牙硝(各三分) 百草霜 硼砂(各五分) 薄荷末(三分) 灯草灰 冰片(各一分)

甘草(二分)

炼矾法∶明矾研细,倾入银罐内,小半罐,入炉,用浮炭火煨烊,以铜箸入扰,无矾块为度,即将研细HT硝投入矾内,十分之三,次将细研白硼砂投入,亦十分之三,少倾再投生矾末,逐渐投下,候矾烊尽,照前投硝硼少许,逐渐投完。待矾铺出罐口,高如馒头而止,加炭烧至矾枯干,乃用瓦片覆罐上,一时取起,将牛黄少许为末,以水五六匙,调滴矾内,将罐仍入火烘干,取罐覆净地上,七日收贮,炼矾须轻松无竖纹者佳,此即名玉丹,最贵多制,时候愈久愈妙。

灯草灰法∶拣肥白灯草,铺桌上喷湿,将笔应用水湿管,以湿纸塞紧一头,将湿灯草捏入管内,以竹箸筑实,再以湿纸塞口,入炭火 之,烟尽为度,取出置地上,碗盖之,去管口纸,取灰,黑成团者佳。

时勿令笔套炮碎,碎则不堪用,不可太过,过则灰白无用,不可不及,不及则不成灰而不可用,此丹最轻,时又难得法,须平日多制待用可也,此即名元丹。

百草霜∶烧茅柴者佳,须近锅底者,用。若锅心及锅口边者,不用。须刮去面上一层,取中间用之,着锅者亦无用。

配药法∶即碧丹,每炼矾三分,加百草霜半匙,研细。次入灯草灰一厘,研匀,如瓦灰色,再入甘草末三匙,薄荷末三分,研。再入冰片半分,研匀。入瓷瓶,塞口,勿令出气。此丹须当时配合,如过五日,即不堪用。若遇阴雨,一日即无效,如欲出痰,加牙皂末少许,吹之。

喉痈及单乳蛾轻症,单用碧丹,(又名青药。)即效。若遇重症,须兼黄药(即金丹)。

凡初起,令病者低头开口,溜出痰涎,初起用青药九分,配黄药一分,吹过五管,次用青八黄二,再次用青七黄三。如症重,青黄药兑半用,至吹五次,痰涎必不壅,然后用青三黄六,若症重甚,用黄八青二,尤效。

青药消风痰,解热毒,性尚缓,不及黄药消肿除热,开喉痹,出痰涎为效。然初起黄药不可多用,因其直走入内,与病不入也。

〔吹药〕金丹 即黄药。蒲黄(二分) 硝(九分) 硼砂 冰片 薄荷叶末(各一分)

制硝法∶马牙硝,长白浓大者,温汤蘸过棉纸挹干,仍用纸包好,放灶上明管洞内,自干白如霜。

配药法∶即金丹。每牙硝一钱,蒲黄生用四分研细,次下僵蚕炙末一分,牙皂末一分半,共研极细,如淡鹅黄色,加冰片一分,研匀。此药可留久,惟冰片临时加用可耳。

金丹能消肿出痰,若遇牙叉HT 舌穿牙疔,专用此治之。如咽喉症,则兼用青药,看症轻重用之,症重者,再加牛黄。如喉痹及缠喉风。加僵蚕、牙皂,余只用牙硝、硼砂、薄荷、蒲黄、冰片即可。

喉症即重,三日前未成脓,药能消散,五日脓成穿破,必烂成窠,烂处须用口疳药,多龙骨、珍珠。

〔吹喉〕口疳药 薄荷叶(研细,三分) 儿茶末(二分半) 制黄柏末(一厘) 龙骨末(二厘)

白芷末(如肿痛用三四厘,如不肿痛用二厘半) 生甘草末(用五厘) 珍珠末(五厘) 冰片(三厘) 研匀,瓷瓶封固。凡遇口碎及各种口疳,皆效。

若初起,肿而热甚者,多加薄荷、冰片,取其辛凉发散也。若患不肿,热甚而痛,则以长肉药为主。

〔吹喉〕长肉药 即前口疳药,多用儿茶末,龙骨末,配成紫色,此方专治喉症口碎者。若用此治走马牙疳、穿牙毒、小儿胎毒口疳,则本方加牛黄,倍珍珠。如黑烂者不治。至痧痘后口疳,非此不除,则去黄柏、龙骨,加牛黄五厘,倍珍珠末六厘。

〔通治〕喉症煎药主方 牛蒡子(炒研) 前胡 银花 连翘 山栀 甘草 枯芩(炒黑) 元参桔梗 花粉 薄荷 灯心 泉水煎。

如发寒热加柴胡,头痛加石膏胸闷枳壳,郁热而发加赤芍、贝母,口渴加麦冬

〔癣菌〕蜜调药 薄荷叶末为君,炼矾为臣,灯草灰、川贝母为佐,百草霜、冰片、甘草末为使。

先将炼矾、百草霜研和,入灯草灰,再研,后入薄荷、贝母、冰片研匀,成青灰色,用白蜜调。此方专治喉癣喉菌。时刻噙咽,内服喉症煎药主方,此方一名青灵膏。

〔连珠蛾〕成吹药 硼砂(一分) 儿茶(二分) 龙骨(五分) 青黛(一分) 本药(三分) 追风(二分)

冰片(三厘) 再加胆矾、麝香

追风散牛膝 川乌 草乌 冰片 麝香 青黛以上诸方,皆尤氏秘传方法,名为《尤氏喉科》,世少传本,识者珍之。

〔连珠〕三黄桔梗汤 芩 连 柏 栀 蒡 芍 桔 草 薄荷 元参 水煎。食后服。

〔喉痈〕犀角地黄汤 见一卷温。

〔喉杵〕甘桔射干汤 桔梗(二钱) 射干 山豆根 荆 防 蒡 翘 元参(各一钱二分) 甘草(五分)

竹叶十四片。

〔喉杵〕烧盐散 取橡斗大者,实盐满壳,烧存性,以碗覆地,入麝香少许,研细点之。

〔结块〕百灵丸 百草霜 蜜丸芡实大,水化服。

〔风热〕启关散 牛蒡子 生甘草 水煎。

〔梅核〕四七汤 陈 苓 夏 朴 槟 苏 青 枳 蔻 曲 砂仁 益智

〔梅核〕噙化丸 冰片 射干 钟乳粉 升麻 牙硝 黄 大黄 甘草 生地 蜜丸。

〔相火〕六味丸 见一卷中风。

〔风热〕普济消毒饮 见一卷疫。

〔湿热〕甘桔汤 见本卷头痛。

〔痰火〕清气化痰丸 星 夏 陈 枳 杏 蒌 芩 苓 姜汁糊丸。

〔痧烂〕利膈汤 银花 荆 防 芩 桔 连 栀 翘 蒡薄荷 元参 大黄 朴硝 粉草

〔痧烂〕清咽太平丸 芎 防 桔 草 薄荷 犀角 柿霜 蜜丸。

〔喉痹〕玉液上清丸 薄荷(十四两) 柿霜(五两) 桔梗(四两五钱) 甘草(二两五钱) 川芎(二两八钱)

百药煎(五钱) 防风(一两六钱) 砂仁(四钱五分) 青黛(三钱) 冰片 元明粉 白硼砂(各二钱) 研细,蜜丸芡实大。每服一丸,噙化不拘时候。专治风痰上壅,头目不清,咽喉肿痛,口舌生疮,服之生津液,化痰涎。昔宋神宗患喉痹,服此药一丸立愈。

〔牙疳〕犀角丸 犀角 粉草 朴硝(各二钱) 桔梗(一两) 赤茯 生地 连翘 牛蒡子 元参(各五钱)

青黛(一钱) 蜜丸龙眼大,每一丸,薄荷汤下。专治小儿走马牙疳。

〔吹喉〕三仙散 胆矾(六分,半生半炒) 广木香(三分) 熊胆(三分) 共研极细,用番木鳖一个,磨碎和匀,吹在患处。治喉风口噤,死在须臾,以箸开口,吹入即愈。

敷药牙疳方人溺桶中白垢(火 一钱) 铜绿(三分) 麝香(一分五厘) 各研,和匀,敷上立愈。

喉脉案

房侄 舌下地丁左畔略肿,诵读劳倦则发渴颊红,脘闷痰稠,呼吸不利,脉沉少力,或进寒凉药,腹痛食减。此素廪阴气不足,神劳则五志火动,脾气困倦,故痰气壅而成痹也。经言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痹,一阴少阴君火也,一阳少阳相火也,二经之脉,夹咽循喉,火动痰升,结而不散,其源总由肾阴素虚,水不制火使然。用六味丸。熟地(砂仁末拌蒸)、丹皮(酒炒)、加参、麦、贝、膝、藕粉蜜丸。服而平。

尹氏 久患梅核,气塞如梗,妨咽不利,非火非痰,乃气郁为患。用郁金木香、贝母、桔梗、陈皮、栝蒌皮、甘草,数服效。

下载《类证治裁》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内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