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气-经义

《景岳全书》在线阅读中医综合书籍在线阅读

天地气(一)

《本神篇》曰∶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详二十九卷,遗精门)《天元纪大论》曰∶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

《生气通天论》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岛岛岛岛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于天气。其生五,其气三,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命之本也。苍天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勿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解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

《阴阳应象大论》曰∶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故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脏;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腑。惟贤人上配天以养头,下象地以养足,中傍人事以养五脏。天气通于肺,地气通于嗌,风气通于肝,雷气通于心,谷气通于脾,雨气通于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气。以天地为之阴阳,阳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阳之气,以天地之疾风名之。暴气象雷,逆气象阳,故治不法天之纪,不用地之理,则灾害至矣。

《四气调神论》曰∶天气,清净光明者也,藏德不止,故不下也。天明则日月不明,邪害空窍,阳气者闭塞,地气者冒明,云雾不精,则上应白露不下。交通不表,万物命故不施,不施则名木多死。恶气不发,风雨不节,白露不下,则菀槁不荣。贼风数至,豪雨数起,天地四时不相保,与道相失,则未央绝灭。惟圣人从之,故身无奇病,万物不失,生气不竭。

《六元正纪大论》帝曰∶天地之气,盈虚如何?岐伯曰∶天气不足,地气随之。地气不足,天气从之。运居其中而常先也。故上胜则天气降而下,下胜则地气迁而上,多少而差其分。微者,小差;甚者,大差。甚则位易气交易,则大变生而病作矣。

《五常政大论》帝曰∶天不足西北,左寒而右凉,地不满东南,右热而左温。故其何也?岐伯曰∶阴阳之气,高下之理,大小之异也。东南方,阳也。阳者,其精降于下,故右热而左温。西北方,阴也。阴者,其精奉于上,故左寒而右凉。是以地有高下,气有温凉,高者气寒,下者气热。故适寒凉者,胀。之温热者,疮。下之则胀已,汗之则疮已,此腠理开闭之常,大小之异耳。

《五营运大论》帝曰∶地之为下否乎?岐伯曰∶地为人之下,太虚之中者也。帝曰∶凭乎?曰∶大气举之也。燥以干之,暑以蒸之,风以动之,湿以润之,寒以坚之,火以温之。

故风寒在下,燥热在上,湿气在中,火游行其间,寒暑六入,故令虚而化生也。

《方盛衰论》曰∶至阴虚,天气绝;至阳盛,地气不足。阴阳并交,至人之所行。阴阳并交者,阳气先至,阴气后至,是以圣人持诊之道,先后阴阳而持之。

《太阴阳明论》曰∶喉主天气,咽主地气。

阴阳气(二)

《至真要大论》帝曰∶愿闻阴阳之三也,何谓?岐伯曰∶气有多少,异用也。帝曰∶阳明,何谓也?曰∶两阳合明也。帝曰∶厥阴何也?曰∶两阴交尽也,气之相守司也,如权衡之不得相失也。夫阴阳之气,清静则生化治,动则苛疾起,此之谓也。

《生气通天论》曰∶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煎厥,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溃溃乎若坏都, 乎不可止。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阴不胜其阳,则脉流薄疾,并乃狂。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争,九窍不通。是以圣人陈阴阳、筋脉和同,骨髓坚固,气血皆从。如是则内外调和,邪不能害,耳目聪明,气立如故。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阴阳应象大论》曰∶阳化气,阴成形。寒极生热,热极生寒。寒气生浊,热气生清。

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 胀。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阳胜则热,阴胜则寒。重寒则热。重热则寒。寒伤形,热伤气。气伤痛,形伤肿。故先痛而后肿者,气伤形也;先肿而后痛者,形伤气也。年四十,而阴气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明矣。年六十,阴痿,气大衰,九窍不利,下虚上实,涕泣俱出矣。故曰∶知之则强,不知则老。

《太阴阳明论》曰∶阳者,天气也,主外;阴者,地气也,主内。故阳道实,阴道虚。

阴气从足上行至头,而下行循臂至指端;阳气从手上行至头,而下行至足。故曰∶阳病者上行极而下。阴病者,下行极而上。(详脾胃门)《终始篇》曰∶阴者,主脏,阳者,主腑。阳受气于四末,阴受气于五脏。

《痹论》岐伯曰∶阴气者,静则神藏,躁则消亡,饮食自倍,肠胃乃伤。

《阴阳别论》曰∶刚与刚,阳气破散,阴气乃消亡。淖则刚柔不和,经气乃绝。

《寒热病篇》曰∶足太阳入脑乃别。阴跷、阳跷,阴阳相交。阳入阴,阴出阳,交于目,锐 。阳气盛则 目,阴气盛则瞑目。

《口问篇》曰∶阳气尽,阴气盛,则目瞑;阴气尽而阳气盛,则寤矣。

《大惑论》曰∶夫卫气者,昼日行于阳,夜行于阴。故阳气尽则卧,阴气尽则寤。

《方盛衰论》曰∶雷公请问,气之多少,何者为逆?何者为从?帝曰∶阳从左,阴从右,老从上,少从下。

时气(三)

《六元正纪大论》帝曰∶四时之气,至有早晏高下左右,其候何如?岐伯曰∶行有逆顺,至有迟速。故太过者,化先天;不及者,化后天。帝曰∶愿闻其行何谓也?曰∶春气西行,夏气北行,秋气东行,冬气南行。故春气始于下,秋气始于上,夏气始于中,冬气始于标。春气始于左,秋气始于右,冬气始于后,夏气始于前。此四时正化之常。故至高之地,冬气常在,至下之地,春气常在,必谨察之。帝曰∶愿闻同化何如?岐伯曰∶风温春化同,热曛昏火夏化同,胜与复同,燥清烟露秋化同,云雨昏暝埃长夏化同,寒气霜雪冰冬化同。此天地五运六气之化,更用之盛衰也。

《四气调神论》曰∶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夏为寒变,奉长者少。夏三月,此谓蕃莠,天地气交,万物华实,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 疟,奉收者少。秋三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太阳不长,心气内洞;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故与万物浮沉于生长之门。逆其根,则伐其本,坏其真矣。

《生气通天论》曰∶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是故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反此三时,形乃困薄。

《至真要大论》帝曰∶分至何如?岐伯曰∶气至谓之至,气分谓之分,至则气同,分则气异。所谓天地之正纪也。

《脉要精微论》曰∶冬至四十五日,阳气微上,阴气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阴阳有时,与脉为期,期而相失,如脉所分,分之有期,故知死时。

《顺气一日分为四时篇》帝曰∶夫百病者,多以旦慧昼安,夕加夜甚者,何也?岐伯曰∶四时之气使然。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人亦应之。以一日分为四时,朝则为春,日中为夏,日入为秋,夜半为冬。朝则人气始生,病气始衰,故旦慧;日中人气长,长则胜邪,故安;夕则人气始衰,邪气始生,故加;夜半人气入脏,邪气独居于身,故甚也。帝曰∶其时有反者何也?曰∶是不应四时之气,脏独主其病者,是必以脏气之所不胜时者甚,以其所胜时者起也。

《四时刺逆从论》曰∶春气在经脉,夏气在孙络,长夏气在肌肉,秋气在皮肤,冬气在骨髓中。帝曰∶敢问其故。岐伯曰∶春者,天气始开,地气始泄,冻解冰释,水行经通。故人气在脉。夏者,经满气溢,入孙络受血,皮肤充实。长夏者,经络皆盛,内溢肌中。秋者,天气始收,腠理闭塞,皮肤引急。冬者盖藏,血气在中,内着骨髓,通于五脏。是故邪气者,常随四时之气血而入客也。至其变化,不可为度,然必从其经气,辟除其邪,除其邪则乱气不生。

《金匮真言论》曰∶春气者,病在头。夏气者,病在脏。秋气者,病在肩背。冬气者,病在四肢。故春,善病鼽衄。仲夏,善病胸胁。长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风疟。冬,善病痹厥。

《营卫生会篇》曰∶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度,分为昼夜。故气至阳而起,至阴而止。夜半为阴陇,夜半后而为阴衰,平旦阴尽而阳受气矣。日中为阳陇,日西而阳衰,日入阳尽而阴受气矣。夜半而大会,万民皆卧,命曰合阴。平旦阴尽而阳受气,如是无已,与天地同纪。

运气(四)

《天元纪大论》曰∶所以欲知天地之阴阳者,应天之气,动而不息。故五岁而右迁;应地之气,静而守位。故六期而环会。动静相召,上下相临,阴阳相错,而变由生也。天以六为节,地以五为制,五六相合而七百二十气为一纪。凡三十岁;千四百四十气。凡六十岁为一周,不及太过,斯皆见矣。

《六节藏象论》曰∶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气数者,所以纪化生之用也。五日谓之候,三候谓之气,六气谓之时,四时谓之岁。五气更立,各有所胜,盛虚之变,此其常也。故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得五行时之胜,各以气命其脏。

帝曰∶何以知其胜?岐伯曰∶求其至也。皆归始春,未至而至,此谓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也,命曰气淫。至而不至,此谓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也,命曰气迫。所谓求其至者,气至之时也。谨候其时,气可与期,失时反候,五治不分,邪僻内生,工不能禁也。

《五营运大论》曰∶丹天之气经于牛女戊分, 天之气经于心尾己分,苍天之气经于危室柳鬼,素天之气经于亢氏昴毕,玄天之气经于张异娄胃。所谓戊己分者,奎壁角轸,则天地之门户也。上下相遘,寒暑相临,气相得则和,不相得则病。东方生风,在气为柔。南方生火,在气为息。中央生湿,在气为充。西方生燥,在气为成。北方生寒,在气为坚。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而乘之。己所胜轻而侮之。侮反受邪,侮而受邪,寡于畏也。

《五常政大论》帝曰∶太虚廖廓,五运回薄,衰盛不同,损益相从。愿闻平气何如而名?何如而纪也?岐伯曰∶木曰敷和,火曰升明,土曰备化,金曰审平,水曰静顺。帝曰∶其不及奈何?曰∶木曰委和,火曰伏明,土曰卑监,金曰从革,水曰涸流。帝曰∶太过何谓?曰∶木曰发生,火曰赫曦,土曰敦阜,金曰坚成,水曰流衍。帝曰∶其岁有不病,而脏气不应不用者,何也?岐伯曰∶天气制之,气有所从也。少阳司天,火气下临,肺气上从,白起金用,草木HT 。阳明司天,燥气下临,肝气上从,苍起木用而立,土乃HT 。太阳司天,寒气下临,心气上从,而火且明,丹起金乃HT 。厥阴司天,风气下临,脾气上从,而土且隆,黄起水乃HT 。少阴司天,热气下临,肺气上从,白起金用,草木HT 。

太阴司天,湿气下临,肾气上从,黑起水变。

《至真要大论》帝曰∶五气交合,盈虚更作,余知之矣。六气分治,司天地者,其至何如?岐伯曰∶天地之大纪,人神之通应也。厥阴司天,其化以风;少阴司天,其化以热;太阴司天,其化以湿;少阳司天,其化以火;阳明司天,其化以燥;太阳司天,其化以寒。

帝曰∶地化奈何?曰∶司天同候,间气皆然。帝曰∶间气何谓?曰∶司左右者,是谓间气也。主岁者,纪岁。间气者,纪步也。帝曰∶岁主奈何?曰∶厥阴司天为风化,在泉为酸化,司气为苍化,间气为动化。少阴司天为热化,在泉为苦化。不司气化,居气为灼化。太阴司天为湿化,在泉为甘化,司气为HT 化,间气为柔化。少阳司天为火化,在泉为苦化,司气为丹化,间气为明化。阳明司天为燥化,在泉为辛化,司气为素化,间气为清化。太阳司天为寒化,在泉为咸化,司气为玄化,间气为藏化。故治病者,必明六化分治,五味五色所生,五脏所宜。乃可以言盈虚病生之绪也。本乎天者,天之气也。本乎地者,地之气也。天地合气,六节分而万物化生矣。故曰∶谨候气宜,无失病机,此之谓也。帝曰∶气之上下何谓也?岐伯曰∶身半以上,其气三矣,天之分也,天气主之。身半以下,其气三矣,地之分也,地气主之。以名命气,以气命处,而言其病。半,所谓天枢也。帝曰∶胜复之动,时有常乎?气有必乎?岐伯曰∶时有常位,而气无必也。初气终三气,天气主之,胜之常也。

四气尽终气,地气主之,复之常也。有胜则复,无胜则否。帝曰∶六气之胜,何以候之?岐伯曰∶清气大来,燥之胜也。风木受邪,肝病生焉。热气大来,火之胜也。金燥受邪,肺病生焉。寒气大来,水之胜也。火热受邪,心病生焉。湿气大来,土之胜也。寒水受邪,肾病生焉。风气大来,木之胜也。土湿受邪,脾病生焉。所谓感邪而生病也。乘年之虚,则邪甚也。失时之和,亦邪甚也。遇月之空,亦邪甚也。重感于邪,则病危矣。

《六微旨大论》曰∶至而至者和。至而不至,来气不及也。未至而至,来气有余也。应则顺,否则逆,逆则变生,变生则病。帝曰∶请言其应。岐伯曰∶物生其应也。气脉其应也。相火之下,水气承之;水位之下,土气承之;土位之下,风气承之;风位之下,金气承之;金位之下,火气承之;君火之下,阴精承之。帝曰∶何也?岐伯曰∶亢则害,承乃制,制则生化,外列盛衰,害则败乱,生化大病。帝曰∶六气应五行之变何如?岐伯曰∶位有始终,气有国中,上下不同,求之亦异也。天气始于甲,地气始于子,子甲相合,命曰岁立。谨候其时,气可与期。岐伯曰∶言天者,求之本。言地者,求之位。言人者,求之气交。帝曰∶何谓气交?曰∶上下之位,气交之中,人之居也。故曰∶天枢之上,天气主之;天枢之下,地气主之;气交之分,人气从之,万物由之。帝曰∶何谓国中?岐伯曰∶初凡三十度而有奇,中气同法。帝曰∶国中何也?曰∶所以分天地也。初者,地气也。中者,天气也。帝曰∶其升降何如?岐伯曰∶气之升降,天地之更用也。帝曰∶其用何如?曰∶升已而降,降者谓天;降已而升,升者谓地。天气下降,气流于地;地气上升,气腾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作矣。岐伯曰∶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

《六元正纪大论》帝曰∶气至而先后者,何?岐伯曰∶运太过,则其至先;运不及,则气至后;非太过非不及,则至当时,非是者HT 也。岐伯曰∶数之始,起于上而终于下,岁半之前,天气主之,岁半之后,地气主之,上下交互,气交主之,岁纪毕矣。故曰∶位明气月可知乎。所谓气也,风胜则动,热胜则肿,燥胜则干,寒胜则浮,湿胜则濡泄,甚则水闭 肿,随气所在,以言其变耳。帝曰∶水发而雹雪,土发而飘骤,木发而毁折,金发而清明,火发而曛昧。何气使然?岐伯曰∶气有多少,发有微甚。微者当其气,甚者兼其下,征其下气而见可知也。帝曰∶五气之发,不当位者,何也?曰∶命其差。帝曰∶差有数乎?曰∶后皆三十度而有奇也。

《气交变大论》岐伯曰∶德化者,气之祥。政令者,气之章。变易者,复之纪。灾HT者,伤之始。气相胜者,和。不相胜者,病。重感于邪则甚也。帝曰∶善言天者,必应于人。善言古者,必验于今。善言气者,必彰于物。善言应者,同天地之化。善言化言变者,通神明之理。非夫子孰能言至道欤!

经气脏气(五)

《天元纪大论》曰∶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思忧恐。

《阴阳应象大论》曰∶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

《本藏篇》曰∶五脏者,所以藏精神血气魂魄者也;六腑者,所以化水谷而行津液者也。此人之所以具受于天者也。

《六节藏象论》曰∶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为阳中之太阴,通于秋气。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为阴中之少阴,通于冬气。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为阳中之少阳,通于春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此至阴之类,通于土气。凡十一脏,皆取决于胆也。

《金匮真言论》曰∶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其味酸,其臭臊。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其味苦,其臭焦。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其味甘,其臭香。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其味辛,其臭腥。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其味咸,其臭腐。

《天年篇》曰∶人生十岁,五脏始定,血气已通,其气在下,故好走。二十岁,血气始盛,肌肉方长,故好趋。三十岁,五脏大定,肌肉坚固,血脉盛满,故好步。四十岁,五脏六腑十二经脉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疏,荣华颓落,发颇班白,平盛不摇,故好坐。五十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胆汁始减,目始不明。六十岁,心气始衰,苦忧悲,血气懈惰,故好卧。七十岁,脾气虚,皮肤枯。八十岁,肺气衰,魄离,故言善误。九十岁,肾气焦,四脏经脉虚空。百岁,五脏皆虚,神气皆去,形骸独居而终矣。

《上古天真论》曰∶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

《脉度篇》曰∶肺气通于鼻,肺和则鼻能知香臭矣。心气通于舌,心和则舌能知五味矣。肝气通于目,肝和则目能辩五色矣。脾气通于口,脾和则口能知五谷矣。肾气通于耳,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

《五藏生成篇》曰∶诸脉者,皆属于目。诸髓者,皆属于脑。诸筋者,皆属于节。诸血者,皆属于心。诸气者,皆属于肺。此四肢八溪之朝夕也。

《海论》曰∶人有髓海,有血海,有气海,有水谷之海。胃为水谷之海,冲脉为十二经之海,膻中为气之海,脑为髓之海。得顺者生,得逆者败;知调者和,不知调者害。

《五味篇》曰∶胃者,五脏六腑之海也,水谷皆入于胃,五脏六腑皆禀气于胃。其大气之搏而不行者,积于胸中,命曰气海。出于肺,循喉咽,故呼则出,吸则入。

《大惑论》曰∶五脏六腑之精气,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目者,五脏六腑之精也,营卫魂魄之所常营也,神气之所生也。(详眼目门)《卫气篇》曰∶请言气街∶胸气有街,腹气有街,头气有街。故气在头者,止之于脑。

气在胸者,止之膺与背 。气在腹者,止之背 ,与冲脉于脐左右之动脉者。气在胫者,止之于气街,与承山踝上以下。

《动输篇》曰∶夫四末阴阳之会者,此气之大络也。四街者,气之径路也。故络绝则径通,四末解则气从合,相输如环,莫知其纪,终而复始。

《平人气象论》曰∶胃之大络,名曰虚里,脉宗气也。(详脾胃门)《邪客篇》帝曰∶人有八虚,各何以候?岐伯曰∶以候五脏。心肺有邪,其气留于两肘;肝有邪,其气留于两腋;脾有邪,其气流于两髀;肾有邪,其气流于两 。凡此八虚者,皆机关之室,真气之所过,血络之所游,邪气恶血,固不得住留,住留则伤经络骨节机关,不得屈伸。故病挛也。

《太阴阳明论》曰∶四肢皆禀于胃,而不得至经,必因于脾,乃得禀也。(详脾胃门)《五藏别论》曰∶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此六者,地气之所生也。皆藏于阴而象于地。故藏而不泻,名曰奇恒之府。夫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此五者,天气之所生也,其气象天,故泻而不藏。此受五脏浊气,名曰传化之府,此不能久留,输泻者也。魄门亦为五脏使,水谷不得久藏。所谓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故满而不能实。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故实而不能满也。所以然者,水谷入口,则胃实而肠虚;食下,则肠实而胃虚。

故曰实而不满,满而不能实也。

《平人绝谷篇》曰∶平人胃满则肠虚,肠满则胃虚,更实更虚。故气得上下,五脏安定,血脉和则精神乃居。

《邪气脏腑病形篇》帝曰∶天寒地冰,而其面不衣何也?岐伯曰∶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皆上于面而走空窍。(详面病门)《灵兰秘典论》曰∶膀胱者,州都之宫,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忧恚无言篇》帝曰∶人之卒然忧恚而言无音者,何道之塞,何气出行,使音不彰?愿闻其方。少师曰∶咽喉者,水谷之道也。喉咙者,气之所以上下者也。(详声喑门)

脉气(六)

《五脏别论》帝曰∶气口何以独为五脏主?岐伯曰∶胃者,水谷之海,五脏六腑之大源也。五味入口藏于胃,以养五脏气,气口亦太阴也,是以五脏六腑之气味,皆出于胃,变见于气口。故五气入鼻,藏于心肺,心肺有病而鼻为之不利也。

《动输篇》曰∶胃为五脏六腑之海,其清气上注于肺,肺脉从太阴而行之,其行也以息往来。(详脾胃门)《五十营篇》曰∶人一呼,脉再动,气行三寸;一吸,脉亦再动,气行三寸,呼吸定息,气行六寸。(详脉神章)《根结篇》曰∶一日一夜五十营,以营五脏之精。所谓五十营者,五脏皆受气。持其脉口,数其至也,五十动而不一代者,五脏皆受气。四十动一代者,一脏无气。三十动一代者,二脏无气。二十动一代者,三脏无气。十动一代者,四脏无气。不满十动一代者,五脏无气,予之短期。所谓五十动而不一代者,以为常也,以知五脏之期。予之短期者,乍数乍疏也。

《玉机真藏论》曰∶春脉如弦。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软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谓不及,病在中。夏脉如钩。(详脉神章)《脉要精微论》曰∶夫脉者,血之府也,长则气治,短则气病,数则烦心,大则病进,上盛则气高,下盛则气胀,代则气衰,细则气少。(详脉神章)《平人气象论》曰∶人一呼脉一动,一吸脉一动,曰少气。平人之常气禀于胃,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脉无胃气亦死。(详脾胃门)

形气(七)

《阴阳清浊篇》帝曰∶愿闻人气之清浊。岐伯曰∶受谷者,浊。受气者,清。清者注阴,浊者注阳。浊而清者,上出于咽;清而浊者,则下行。清浊相干,命曰乱气。帝曰∶夫阴清而阳浊,浊者有清,清者有浊,别之奈何?岐伯曰∶气之大别,清者,上注于肺;浊者,下走于胃。胃之清气,上出于口;肺之浊气,下注于经,内积于海。清者,其气滑;浊者,其气涩。此气之常也。

《决气篇》帝曰∶余闻人有精,气、津、液、血、脉,余意为一气耳,今乃辩为六名,余不知其所以然。岐伯曰∶两神相搏,合而成形,常先身生,是谓精。何谓气?曰∶上焦开发,宣五谷味,熏肤、充身、泽毛,若雾露之溉,是谓气。何谓津?曰∶腠理发泄,汗出溱溱,是谓津。何谓液?曰∶谷入气满,淖泽注于骨,骨属屈伸,泄泽,补益脑髓,皮肤润泽,是谓液。何谓血?曰∶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何谓脉?曰∶壅遏营气,令无所避,是谓脉。精脱者,耳聋;气脱者,目不明;津脱者,腠理开,汗大泄;液脱者,骨属屈伸不利,色夭,脑髓消,胫酸,耳数鸣;血脱者,色白,夭然不泽,其脉空虚,此其候也。

《卫气失常篇》曰∶人有肥、有膏、有肉。膏者多气,多气者热,热者耐寒。肉者多血则充形,充形则平。脂者其血清,气滑少,故不能大。此别于众人者也。

《寿夭刚柔篇》曰∶形与气相任则寿,不相任则夭。(详生死门)

血气(八)

《营卫生会篇》∶曰∶夫血之与气,异名同类,何谓也?(详血证门)《五音五味篇》曰∶今妇人之生,有余于气,不足于血,以其数脱血也。冲任之脉,不荣口唇,故须不生焉。是故圣人视其颜色,黄赤者,多热气。青白者,少热气。黑色者,多血少气。夫人之常数,太阳,常多血少气。少阳,常多气少血。阳明,常多血多气。厥阴,常多气少血。少阴,常多血少气。太阴,常多血少气。此天数之常也。

《八正神明论》曰∶故养神者,必知形之肥瘦,营卫血气之盛衰。血气者,人之神,不可不谨养。

营卫气(九)

《本藏篇》曰∶经脉者,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濡筋骨,利关节者也。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关阖者也。

《营卫生会篇》帝曰∶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于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营行脉中,卫行脉外。

《卫气行篇》曰∶卫气之行,一日一夜五十周于身,昼日行于阳二十五周,夜行于阴二十五周。是以平旦阴尽,阳气出于目,目张则气上行于头。

《痹论》曰∶营者,水谷之精气也,和调于五脏,洒陈于六腑,乃能入于脉也,故循脉上下,贯五脏,络六腑也。卫者,水谷之悍气也,其气剽疾滑利,不能入于脉也。故循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熏于盲膜,散于胸腹。

《禁服篇》曰∶审察卫气,为百病母。

《逆调论》曰∶营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营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

《生气通天论》曰∶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肿。

谷气(十)

《营气篇》曰∶营气之道,内谷为宝。谷入于胃,乃传之肺,流溢于中,布散于外。精专者行于经隧,常营无已,终而复始,是谓天地之纪。

《邪客篇》曰∶五谷入于胃也,其糟粕、津液、宗气,分为三隧。故宗气积于胸中。(详脾胃门)《经脉篇》曰∶谷入于胃,脉道以通,血气乃行。

《玉版篇》曰∶人之所受气者,谷也。谷之所注者,胃也。胃者,水谷气血之海也。(详脾胃门)《五味篇》曰∶天地之精气,其大数常出三入一。故谷不入,半日则气衰,一日则气少矣。

《平人绝谷篇》曰∶神者,水谷之精气也。(详死生门)《终始篇》曰∶邪气来也,紧而疾;谷气来也,徐而和。

《平人气象论》曰∶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详饮食门)《病能论》曰∶食人于阴,长气于阳。

《阴阳清浊篇》帝曰∶愿闻人气之清浊。岐伯曰∶受谷者浊,受气者清。清者注阴,浊者注阳。

气味(十一)

《六节藏象论》曰∶天食人以五气,地食人以五味。(详脾胃门)《阴阳应象大论》曰∶水为阴,火为阳,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化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于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浓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浓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浓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浓则发热。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

《经脉别论》曰∶食气入胃,散精于肝。(详脾胃门)《生气通天论》曰∶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在五味。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苦,脾气不濡,胃气乃浓。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是故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则气骨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

《宣明五气篇》曰∶五味所禁,辛走气,气病无多食辛。(详饮食门)

酒气(十二)

《经脉篇》曰∶饮酒者,卫气先行皮肤,先充络脉,络脉先盛。故卫气已平,营气乃满,而经脉大盛。

《厥论》曰∶酒入于胃,则络脉满而经脉虚。夫酒气盛而剽悍,肾气日衰,阳气独胜。故手脚为之热也。

《营卫生会篇》帝曰∶人饮酒,酒亦入胃,谷未熟而小便独先下者,何也?岐伯曰∶酒者,熟谷之液也。其气悍以清,故后谷而入,先谷而液出焉。

《论勇篇》帝曰∶怯士之得酒,怒不避勇士者,何藏使然?少俞曰∶酒者,水谷之精,熟谷之液也。其气剽悍,其入于胃中,则胃胀,气上逆,满于胸中,肝浮胆横。当是之时,固比于勇士,气衰则悔。与勇士同类,不知避之,名曰酒悖也。

邪气(十三)

《刺节真邪论》帝曰∶有一脉生数十病者,或痛,或痈,或热,或寒,或痒,或痹,或不仁,变化无穷,其故何也?岐伯曰∶此皆邪气之所生也。帝曰∶余闻气者,有真气,有正气,有邪气。何谓真气?岐伯曰∶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也。正气者,正风也,从一方来,非实风,又非虚风也。邪气者,虚风之贼伤人也,其中人也深,不能自去。

正风者,其中人也浅,合而自去,其气来柔弱,不能胜真气,故自去。虚邪之中人也。洒淅动形,起毫毛而发腠理。其入深,内搏于骨,则为骨痹。搏于筋,则为筋挛。搏于脉中,则为血闭不通,则为痈。搏于肉,与卫气相搏。阳胜者,则为热;阴胜者,则为寒。寒则真气去,去则虚,虚则寒。搏于皮肤之间,其气外发,腠理开,毫毛摇,气往来行,则为痒。留而不去,则为痹。卫气不行,则为不仁。(余义详本经)《通评虚实论》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帝曰∶虚实如何?岐伯曰∶气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非其时则生,当其时则死。余藏皆如此。

《评热病论》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小针解》曰∶夫气之在脉也,邪气在上者,言邪气之中人也高,故邪气在上也。浊气在中者,言水谷皆入于胃,其精气上注于肺,浊溜于肠胃。言寒温不适,饮食不节,而病生肠胃,故曰浊气在中也。清湿在下者,言清湿地气之中人也,必从足始。故曰清气在下也。

《阴阳应象大论》曰∶天之邪气,感则害人五脏;水谷之寒热,感则害于六腑;地之湿气,感则害皮肉筋脉。

病气(十四)

《寿夭刚柔篇》曰∶风寒伤形,忧恐忿怒伤气。气伤脏,乃病藏;寒伤形,乃应形;风寒伤筋,筋脉乃应,此形气外内之相应也。

《脉要精微论》曰∶阳气有余,为身热无汗。阴气有余,为多汗身寒。阴阳有余,则无汗而寒。言而微,终日乃复言者,此夺气也。

《刺志论》曰∶气实形实,气虚形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谷盛气盛,谷虚气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脉实血实,脉虚血虚,此其常也。反此者,病。气虚身热,此谓反也。谷入多而气少,此谓反也。谷不入而气多,此谓反也。脉盛血少,此谓反也。脉少血多,此谓反也。气盛身寒,得之伤寒。气虚身热,得之伤暑。谷入多而气少者,得之有所脱血,湿居下也。谷入少而气多者,邪在胃及与肺也。脉小血多者,饮中热也。脉大血少者,脉有风气,水浆不入,此之谓也。夫实者,气入也。虚者,气出也。气实者,热也。气虚者,寒也。

《宣明五气篇》曰∶五气所病∶心为噫,肺为咳,肝为语,脾为吞,肾为欠为嚏,胃为气逆、为哕、为恐,大肠小肠为泄,膀胱不利为癃,不约为遗溺,胆为怒,是谓五病。五积所并∶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是谓五并。

虚而相并者也。五劳所伤∶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为五劳所伤。

《举痛论》帝曰∶余知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九气不同,何病之生?岐伯曰∶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及飧泄,故气上矣。喜则气和志达,营卫通利,故气缓矣。悲则心系急,肺布叶举,而上焦不通,营卫不散,热气在中,故气消矣。恐则气却,却则上焦闭,闭则气还,还则下焦胀,故气不行矣。寒则腠理闭,气不行,故气收矣。炅则腠理开,营卫通,汗大泄,故气泄矣。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矣。劳则喘息汗出,外内皆越,故气耗矣。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

《举痛论》曰∶寒气客于脉外则脉寒,脉寒则缩蜷,缩蜷则脉绌急,绌急则外引小络,故卒然而痛。得炅则痛立止,因重中于寒,则痛久矣。(诸寒气等义详心腹痛门)《本神篇》曰∶肝气虚则恐,实则怒。脾气虚则四肢不用,五脏不安,实则腹胀泾溲不利。心气虚则悲,实则笑不休。肺气虚鼻塞不利少气,实则喘喝胸盈仰息。肾气虚则厥,实则胀,五脏不安。必审五脏之病形,以知其气之虚实,谨而调之也。忧愁者,气闭塞而不行。

《口问篇》曰∶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详虚损门)《生气通天论》曰∶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俞气化薄,传为善畏,及为惊骇。

《厥论》曰∶阳气衰于下,则为寒厥;阴气衰于下,则为热厥。(详厥逆门)《逆调论》帝曰∶人身非常温也,非常热也,为之热而烦满者,何也?(详寒热门)《痹论》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详风痹门)《痿论》帝曰∶五脏使人痿何也?岐伯曰∶肺热叶焦,则皮毛虚弱急薄者,则生痿也。心气热,则下脉厥而上,上则下脉虚,虚则生脉痿,枢折挈,胫纵不任地也。(详痿证门)《百病始生篇》帝曰∶积之始生,至其已成奈何?岐伯曰∶积之始生,得寒乃生,厥乃成积也。(详积聚门)《评热病论》曰∶诸有水气者,微肿先见于目下也。月事不来者,胞脉闭也。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今气上迫肺,心气不得下通,故月事不来也。

《至真要大论》曰∶诸气 郁,皆属于肺。

《病能论》曰∶有病怒狂者,生于阳也。阳气者,因暴折而难决,故善怒也。(详癫狂门)《阴阳别论》曰∶一阳发病,少气善咳善泄,其传为心掣,其传为隔。

治气(十五)

《五常政大论》曰∶必先岁气,无伐天和,无盛盛,无虚虚,而遗人夭殃;无致邪,无失正,绝人长命。

《上古天真论》曰∶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皆谓之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 虚无,真气从之,病安从来。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

《玉机真藏论》曰∶凡治病,察其形气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

《疏五过论》曰∶凡欲诊病者,必问饮食居处,暴乐暴苦,始乐后苦,皆伤精气,精气竭绝,形体毁沮)治病之道,气内为宝,循求其理,求之不得,过在表里。

《六元正纪大论》曰∶司气以热,用热无犯。司气以寒,用寒无犯。司气以凉,用凉无犯。司气以温,用温无犯。间气同其主无犯。异其主则小犯之,是谓四畏。必谨察之。故曰∶无失天信,无逆气宜,无翼其胜,无赞其复,是谓至治。

《至真要大论》帝曰∶服寒而反热,服热而反寒。其故何也?岐伯曰∶治其王气,是以反也。帝曰∶不治王气而然者,何也?曰∶不治五味属也。夫五味入胃,各归所喜攻。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肾。久而增气,物化之常也;气增而久,夭之由也。审察病机,无失气宜,此之谓也。补上治上制以缓,补下治下制以急。急则气味浓,缓则气味薄。适其至所,此之谓也。

《根结篇》曰∶形气不足,病气有余,是邪胜也,急泻之。形气有余,病气不足,急补之。形气不足,病气不足,此阴阳气俱不足也,不可刺之,刺之则重不足,重不足则阴阳俱竭,血气皆尽,五脏空虚,筋骨髓枯,老者绝灭,壮者不复矣。形气有余,病气有余,此阴阳俱有余也,急泻其邪,调其虚实。故曰有余者泻之,不足者补之,此之谓也。

《刺法论》帝曰∶五疫之至,皆相染易,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岐伯曰∶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瓦斯,天牝从来,复得其往,气出于脑,即不邪干。(以上俱经旨)

总论气理(十六)

夫人之有生,无非受天地之气化耳。及其成形,虽有五行五志,五脏六腑之辩,而总惟血气为之用。然血无气不行。血非气不化,故经曰∶血者,神气也。然则血之与气,诚异名而同类,而实惟气为之主。是以天地间阴阳变迁,运数治乱,凡神神奇奇,作于杳冥莫测之乡者,无非气化之所为。使能知此而气得其正,则何用弗臧。一有违和,而气失其正,则何往弗否?故帝曰∶百病生于气也。又近见应震王氏曰∶行医不识气,治病从何据?堪笑道中人,未到知音处。旨哉斯言!是实治身治病第一大纲,而后学鲜有知者。且轩岐言气,既已靡遗,奈何久未发明,终将冥讳。故余摭其精微,类述一十五条,详列如前。俾后学得明造化之大源,则因理触机,而拯济无穷,斯见轩岐赞育之恩,与地同矣。时崇祯丙子,后学介宾谨识。

论调气(十七)

夫百病皆生于气,正以气之为用,无所不至,一有不调,则无所不病。故其在外则有六气之侵,在内则有九气之乱。而凡病之为虚为实,为热为寒,至其变态,莫可名状。欲求其本,则止一气字足以尽之。盖气有不调之处,即病本所在之处也。是为明哲不凡者,乃能独见其处。撮而调之,调得其妙,则犹之解结也,犹之雪污也。污去结解,而活人于举指之间,诚非难也。然而人多难能者,在不知气之理,并不知调之法。即自河间相传以来,咸谓木香槟榔可以调气,陋亦甚矣。夫所谓调者,调其不调之谓也。凡气有不正,皆赖调和。如邪气在表,散即调也;邪气在里,行即调也;实邪壅滞,泻即调也;虚羸困惫,补即调也。由是类推,则凡寒之、热之,温之、清之,升之、降之,抑之、举之,发之、达之,劫之、夺之,坚之,削之,泄之、利之,润之、燥之,收之、涩之,缓之、峻之,和之、安之。正者,正之。假者,反之。必清必静,各安其气,则无病不除。是皆调气之大法也。

此外有如按摩导引、针灸熨洗,可以调经络之气。又如喜能胜忧,悲能胜怒,怒能胜思,思能胜恐,恐能胜喜,可以调情志之气。又如五谷、五果、五菜、五畜可以调化育之气。

又春夏养阳,秋冬养阴,避风寒,节饮食,慎起居,和喜怒,可以调卫生之气。及其至也,则精气有互根之用,阴阳有颠倒之施。或以塞之而实以通之,或以启之而实以封之,或人见其有而我见其无,或病若在此反以治彼。惟智者能见事之未然,惟仁人能惜人之固有。若此者,何莫非调之之谓。人能知此,岂惟却病。而凡内而身心,外而庶政,皆可因之而无弗调矣。甚矣,调之为义,其道圆矣!其用广矣!有神有据,无方无隅,有不可以言宣者,言难尽意也。有不可迹拘者,迹难求全也。故余于本门,但援经悉理,不敢执方。盖亦恐一曲之谈,有不可应无穷之变也。倘有所须,则各门具列论治,所当互证酌宜,而无负调和之手,斯于斯道可无愧矣。

述古(十八、共二条)

张子和云∶九气之气,如天地之气,常则安,变则病。而况人禀天地之气,五运迭侵于外,七情交战于中。是以圣人啬气,如持至宝。庸人役物,反伤太和。此轩岐之所以谓诸痛皆因于气,百病皆生于气,遂有九气不同之说。气本一也,因所触而为九。怒、喜、悲、恐、寒、炅、惊、思、劳也。怒气所致,为呕血,为飧泄,为煎厥,为薄厥,为阳厥,为胸满胁痛。食则气逆而不下,为喘喝烦心,为消瘅,为肥气,为目盲,为耳闭筋缓;发于外,为痈疽。喜气所致,为笑不休,为毛革焦,为肉病;为阳气不收,甚则为狂。悲气所致,为阴缩,为筋挛,为肌痹,为肺痿;男为溲血,女为血崩;为酸鼻辛 ,为目昏,为少气不能接息,为泣则臀麻。恐气所致,为破 脱肉,为骨酸痿厥,为暴下清水,为面热肤急,为阴痿,为惧而脱颐。惊气所致,为潮涎,为目HT ,为口噤,为痴痫,为不省人事,为僵仆,久则为 痹。思气所致,为不眠,为嗜卧,为昏瞀,为中痞,三焦闭塞,为咽嗌不利,为胆瘅呕苦,为筋痿,为白淫,为得后与气则快然而衰,为不嗜食。寒气所致,为上下所出水液澄澈清冷,下利青白。炅气所致,为喘呕吐酸,暴注下迫。

丹溪曰∶气无补法,世俗之误也。气实而壅盛者不必补。内伤劳役,正气虚者,不补而何?若正气虚而不补,是虚而益虚,则脾胃运化纳受皆失其职,阴不升而阳不降,所谓天地不交之否也。经曰∶虚者补之,人参、黄 之属是也。若不审虚实,悉以破气行气之药与之,以天真元气耗绝而死者,医杀之耳。

下载《景岳全书》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景岳全书》相关章节:

综合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