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病续抄

《古今医统大全》在线阅读中医杂集书籍在线阅读

太乙散之功

交州刺史杜燮中毒药而死,董奉以太乙散和水沃燮口中,须臾乃苏。燮自谓初死时,有一车门直入一处,内燮于土窟中,以土塞之。俄顷,闻太乙使至,追杜燮,遂开土窟,燮得出。

胸中虫患

广陵太守陈登患腹烦满,面赤不食,使人讲华佗。至曰∶君腹中有虫欲成,盖腥物之所为。

乃与汤药,遂吐虫三升许。虫头皆赤,半身犹是生脍。

蛟龙病

古有患者,饮食如故,发则如癫,面色青黄,小腹胀满如孕。医者诊其脉与证皆异,而难明其主疗。忽有一山叟曰∶闻开皇六年,灞桥有患此病。盖因三月八日水边食芹菜得之,有识者曰∶此蛟龙病也。为龙游于芹菜之上,误食而病也。遂以寒食饧,每剂五合,服之数服,吐出一物,虽小而似蛟龙状,有两头。其病者根据此治之获效。

疮破雀飞

金州防御使崔尧封有甥李言吉,左目上睑忽生一小疮,渐大,长如鸭卵,其根如弦,恒偃其目不能开。尧封饮之酒,令大醉,遂与割去。疮既破,中有黄雀飞鸣而去。

人渐缩小

世有奇疾,终莫能晓。昔吕缙叔以制诰知颖州,忽得疾,但缩小,不能医,临终仅如小儿。

古人不曾患此疾,终无人识。

视物倒植

元末四明吕复,别号沧州翁,深于医道。临川道士萧云泉,眼中视物皆倒植,请复治,问其因。曰∶某尝大醉,尽吐所饮酒,熟睡至天明,遂得此病。复诊其脉,左关浮促,即告之曰∶伤酒大吐,上焦反复,致倒其胆腑,故视物皆倒植,不内外因,法当复吐以正其胆。遂用藜芦瓜蒂为粗末水煎,使平旦顿服,以吐为度,吐毕视物如常。(《九灵山房集》)

视直如曲

昔有人家一外家,视物如曲弓,视界尺之直亦如曲钩。俸医亲见,药莫能治。

呕物如舌

镇阳有士人嗜酒,日饮数斗,饮兴一发则不遏。一夕大醉,呕出一物如舌。初视无痕窍,至欲饮时,眼偏其上矗然而起,家人沃之以酒,立尽常日所饮之数而止,遂投之猛火,自出,烈为十数片。

士人自此恶酒不饮。

消食笼

《齐谐记》云∶江夏郡安陆县隆安中有郭坦兄弟三人。大兄得天行病后,遂大能食,一日食斗米。其家给五年,贫罄。后乞食至一家门前,已得饭,复乞其后门。其家人怒之云∶前门已饭了,又从后门来讨,那得许多与你?彼答云∶腹中饥甚,实不知是后门。门园有韭三畦,彼就地而啖其二。须臾,闷卧在地,大吐一物如笼,因出地渐渐小。人持饭与,遂不复食。将饭着所吐之物上,即消化成水,此病寻瘥。

孕妇腹内钟鸣

有贫士于常卖处买得药方一册,其中有一方能治妊妇腹内如钟鸣,用鼠窟前畚士研罗为末,每服二钱,麝香汤调服,其疾即愈。

妇人异疾

一妇异疾,每腹胀则腹中有声,如击鼓远闻于外。人行过门者,皆疑其家作乐。腹胀消,则鼓声亦止,一月一作,经百医皆莫能明其疾。

产妇腹中痒

箭竿及镞主治妇人产后腹中痒,安所卧床席下,勿令妇人知。

产后肠痒

针线袋主治妇人产后肠中痒不可忍,以袋安所卧褥下,勿令人知。

王氏异疾

汾州王氏得病,右胁有声如虾蟆,常欲手按之,否则声声相接。郡医不能辨。闻留阳山人赵峦,请诊之。曰∶此因惊气入于脏腑,而成,与镇惊朱砂丸,吞以虾蟆衣(即车前草汤),遂瘥。

杯中蛇影

陈留何解元一日会饮于赵修武宅,酒至数杯,忽见杯底有似小蛇,咽入口亦不觉有物,但每每思而疑之,日久觉心痛,自思蛇入腹,为患不浅。后复会其宅,恰才执杯,又见小蛇,乃放杯细看,乃梁上挂弓一张,蛇影乃弓梢之影是也,遂解其疑,痛即止。

食挂

眉州米思古得疾不能食,闻荤腥则呕,惟用大铛旋煮汤沃淡饭,数数食之。医莫能治。史载之曰∶俗辈不读《内经》,而妄医人之疾,可叹可骇。君之疾正在《素问》经中,名曰食挂。

凡人之肺,六叶舒张而盖,下覆于脾,子母气和则进食。一或有戾则肺不能舒,脾乃为蔽,故不嗜食。遂授之一方,以清气润肺为治。服三日,病者鼻闻肉味觉香,取啖之,甚美。此宋人载于传记。余考之《素问》,并无食挂之病,或记者假托耳。

土瓜异貌

《岣嵝神书》曰∶以三月中取壬方土瓜根阴干为末,以浆浸洗面,拭干。又以浆调土瓜根末涂面上,拂旦以浆水洗之。三十日有少容,百日白泽,故人皆不识,兄弟夫妻不能认其脸。

血留颜

《岣嵝神书》曰∶ 血者,啄木鸟血也。其鸟头有冠毛,面赤如桃花色,乃以庚日取其血,向西饮之,面角如朱,颜若童子,光彩射人目也。

玄虫变发

三月三日取水中蝌蚪一合,阴干,候桑椹黑时,取汁一升渍之,盛于瓦器内,埋东壁下,百日取之,其色如黑。以涂白发,其发如漆,永不再白。

柳椹坚牙

柳花如椹者,收之阴干为末。日以擦牙,去其宣疳臭,诸风不生,明目驻颜,黑发聪耳,壮筋力,益寿算,轻身健体,齿坚可咀金石,奇效。

赤苋成鳖

五月五日取鳖切如棋子大,与苋菜杵如泥,丸如弹子大。若投水中,三日成鳖。

咒枣治疟

古人有咒枣法,向日咒曰∶吾有一枚枣,一心归大道。优化夷,优隆夷。劈烧念七遍,吹枣上,与病患食之,不再作。

发不退落

桑白皮一斤、火麻子三升,同煮五十沸,用附子一个入药内,每日午时洗头少顷,梳发不落。

龙骨秘精

龙骨巴戟天韭子等分为末,炼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三五丸,空心盐汤下,固精如神。

一体作两人

一人忽觉自形作两人,并卧不别真假,不语,问亦无对,乃离魂也。法用朱砂人参茯神浓煎服,真者气爽,假者即化矣。

鼻中毛出长如线

一人鼻中出亳,一昼夜长一二尺,渐渐粗圆如绳,痛不可忍,摘去更生。此因食猪羊血过多然也。法以 砂、乳香,饭为丸,水下十粒,早晚各一服,病去乃止。

皮肉蟹走

一人病皮肤之下有虫如蟹走,作声如儿啼。筋肉为火之化,法用雷丸雄黄等分为末,掺猪上炙而食之即愈。

灸疮出血片如蝴蝶

一人灸火痂落,灸疮内出鲜血片如蝴蝶,腾空飞去,痛不可忍。此是血肉为火所化,用大黄芒硝等分为末,水调下,微利即愈。

浑身虱出

一人卧,忽然浑身虱出四五升许,血肉俱坏,舌尖舌出不止。用盐酷点汤饮十数杯即愈。

发如铜丝

一人眼赤,鼻张大喘,浑身出斑,发如铜铁丝硬,乃目中热毒瓦斯结于上焦,用白矾滑石各一两,水三腕,煎一碗半,饮尽即效。

毛如铁条

一白人忽变黑,毛直如铁条,虽饮食不语,如大醉,名血溃。

肉出如锥

一人忽然遍身肉出如锥,痒痛不能饮食,名血拥。用赤皮葱烧灰,水淋汁洗沃,内服淡豆豉汤数盏愈。

眼前常见飞鸟

一人眼前常见禽虫飞跃,捉之即无,乃肝胆经为疾也。用酸枣仁羌活玄明粉青葙子各一两为末,每用二钱水煎和滓服,日三次。

眼珠垂出

一人眼珠垂下至鼻,大便下血,此名肝胀。用羌活煎汤,服数次而愈。

饮油快意

一人饮油至四、五升,方始快意,乃发入胃,血里化为虫也。用雄黄五钱为末,水调服,虫自出,已成蛇形。

揩断虫出

一人患十指断坏,唯有筋连节肉,虫出如灯芯,长尺许,有绿毛,名血余疾。用茯苓、胡黄连煎服愈。

身如波浪声

有患遍身皮底浑浑如波浪之声,痒不可忍,抓之出血不止,名气奔疾。用人参、苦杖、青盐细辛各一两,水两碗,煎一碗,饮尽愈。

白俱黑

有患眼内白 俱黑,见物依旧,毛发直如铁条,不语如醉,名血溃。用五灵脂为末二钱,酒调服愈。

齿皆摇动

一人忽然气上,喘不能语,口中流涎吐逆,齿皆摇动,气出转大即闷绝,名伤寒并热霍乱

大黄、人参各五钱,水三盏,煎一盏服。

口内肉球

有患口内生肉球,有根线,长五寸余,吐球出方可饮食,以手轻捏,痛彻于心。水调生麝香频频服之,数日根化而愈。

指甲倒

指甲生长倒刺,入肉如锥,食葵菜自愈。

疮如猫眼

一人面上及遍身生疮似猫儿眼,有光彩,无脓血,冬则近颈,名白寒疮,多食鱼、鸡、葱、韭而愈。

胁破肠出

一人胁破肠出臭秽,急以香油抹肠送入,再不出,又以人参、枸杞子煎汤服,又淋,破处自合,吃猪肾粥、羊石脂十日愈。

气出不散

一人口鼻中气出,盘旋不散,凝似黑盖,过十日渐渐至肩,与肉相连,坚如铁石,无由饮食,多因疟后得之。用泽兰叶水煎,日饮三盏,五日愈。

头面发热有光

有患头面发热有光色,他人手近,如火炙。用蒜汁半两,酒调下,吐物如蛇遂安。

浑身生泡如棠梨

一人遍身生泡如棠梨子,破则出水,内有石一片,如指甲大,其泡复生,抽尽肌肉,不可治矣。急用三棱莪术各五钱为末,分三服,酒调下。

醉吞水蛭

有醉人夜饮水,误吞水蛭腹痛黄瘦,不进饮食。用小死鱼三、四个,猪脂煎溶搅匀,入巴豆十粒研烂和田中干泥,丸如绿豆大,以田中冷水吞下,泄下为度。

小便出粪

人患小便中出粪,大便中出尿,名交肠病。用旧 头烧灰,酒调下五分愈。

流精不歇

有人玉茎坚而不举,流精不歇,如针刺,捏之肥,乃为肾满漏精。用韭子破故纸各一两为末,每服三钱,水煎,日三次,即止。

面肿如蛇

有人头面肉肿如蛇状,用湿砖上青苔一钱,水调涂立消。

肠中虫出

有人大肠内出虫,续续不断,行坐不得。用鹤虱草为末,水调服五钱,自愈。

遍身赤肉

有小儿初生,遍身无皮,俱是赤肉,掘土坑卧一宿即长皮。又方,用白早米粉干扑于上,候生皮乃止。

疮如樱桃

有项上生疮如樱桃,有五色,疮破头皮断炼,逐日饮牛乳而愈。

肢肿如石击之有声

人发寒热,四肢坚硬如石,击之有钟磬声,日黄瘦。用茱萸木香等分,水煎一、二服愈。

肠脱

大肠下脱,虽有医方,鲜得其效。一人病此,用芝麻油器盛坐之自入,饮火麻子汁数升愈。

鼻中出水成虾

一人鼻患腥臭,流水以碗盛,视之有铁色虾鱼如米大,走动,捉之即化为水。此肉坏也。

鸡肉,一日二次,月余愈。

足底长疔

有患两足心肿破凸起如疔,胫骨有碎孔流髓,身发寒战,唯思饮酒,此肝肾二气冷热相吞。

川乌炮为末敷之,内煎韭菜汤服之愈。

四肢脱节

有四肢脱节,但有皮连,不能举动,名曰筋解。用黄芦酒浸一宿,焙干为末,酒下二钱,多服自痊。

喉间别窍

一人咽喉间生肉块突起,有孔窍,见臭气,用臭橘叶煎服而愈。

脐漏

一人腹坚如石,脐中流水出不止,又痛痒之甚。浓煎苍术汤沃之。又以术末加麝调水服。

眉病

一人目瞪不见,唯眉毛扇动,唤之不应,与饮饭能食。用蒜三两取汁,酒调服遂愈。

毫孔出血

一人毛窍节次血出,少间不出即皮胀如鼓,口鼻眼目俱胀,名脉溢。用姜汁合水各一盏,服之即安。

脑窍

一妇人年少,脑生一窍。凡咳脓血与窍相应而出,此肺痿也。用参、 、归、芍加退热排脓之剂而愈。

蛇瘕

蛇瘕乃蛇精液沾菜上,误食之者腹内成蛇,或食蛇亦有此。其证常饥,食之即吐出。

赤头蜈蚣一条,炙为末,作二服,酒下。

龙瘕

误饮龙精而成龙瘕者,用寒食饭三升,每食五合,日三次,得吐即愈。

鳖瘕

误食蛇及鳖而成瘕,或因食鳖则痛,并用鸡粪一升炒黄,投酒中浸一宿,澄清去贮别器,以粪炒干为末,用澄清酒调下一合即愈。

鸡瘕

鸡瘕有病冷痰者。医曰∶因食白瀹鸡过多故也。用蒜煮熟食之二、三枚,乃吐一物如升大,痰涎裹之,开而视之,一鸡卵也。再服熟蒜,吐十三卵方愈。

胞漏

一妇产后有伤,胞破不能小便,常常渗漏不干,用生丝绢一一剪碎,白牡丹根皮白芨各末一钱,水一碗,煎至绢烂如饧,空心顿服,不可声言,即效。

尸厥

人卧奄然死去,有腹中走气如雷,名曰尸厥。用硫黄一两,焰硝五钱研细,分三服,好酒煎,觉烟起即止,温灌之,片晌再服,遂醒。

蛇头疮

患疮如蛇头突出数寸,用雄黄、硫黄涂之即消。

人面疮

有患人面疮,多在股上,其形似人面有口眼。敷药上,即食之无矣,与之饮食,皆食之无。

一日将贝母末敷,即密口不受,遂拉之疮口,数次而痊。

心漏

有患胸前溃窍,血液常流,二十年余治之不效。一方士教以鹿茸酥炙,附子泡盐花,枣肉为丸,每服酒下三十丸效。

心疾见狮

有患心疾,见物如狮子。程伊芳川教以手直前捕之,见其无物,久久自愈。

观壁皆莲

一妇病热,目视壁上,皆是红莲花满壁。医用滚痰下之愈。

乳悬

一妇产后忽然两乳细小,下垂痛甚,名曰乳悬。用芎、归各二斤,内用半斤煎水服,余以烧烟熏口鼻,二料乃愈。

水道出线

一妇产后,水遂中出肉线一条,长尺余,动之则痛欲绝。先服失笑散数服,次以带皮姜三斤研烂,入清油二斤,煎干为度,用绢兜起肉线,屈曲于水道边,以煎姜熏之,冷则熨之。一日夜缩其大半,二日则尽入。再服失笑散芎归汤调理。如肉线断不可治。

剩骨痈

有患肿毒溃时常出一细骨,名剩骨。用生桐油密陀僧如膏,绢摊贴愈。

灸火出血

有人灸火至五壮,血出一缕,急如溺,手冷欲绝。以酒炒黄芩一、二钱为末,酒下止。

头皮蛆出

一人头皮内时有蛆出。以刀切破皮,用丝瓜叶捣汁搽之,蛆出尽根绝。

痘烂生蛆

小儿痘烂生蛆,以柳条带叶铺地,将儿卧其上,蛆尽出而愈。

窍有声如儿啼

一人渊疽发于肋下,久则溃,窍有声如儿啼,灸阳陵泉二、七壮即止。

应声虫

腹中有虫作人语,随人言则应,名应声虫。读《本草》药名悉应,只读雷丸即不应,遂服之,而虫声绝。

指节断落

人有手指节间痛不可忍,渐至断落,以蓖麻子去壳二两,碎者不用。黄连四两贮瓶内,水二升浸之,春夏三日,秋冬五日。每早向东,以此水吞下蓖麻子一粒,渐加至四、五粒,微泄无害,忌食动风物,屡验。

耳内鸣如雀声

人患头风证,耳内常鸣如鸟雀啾唧之声,此挟脑风火之声也。用川当归汤而愈。

舌出寸余

一人伤寒,舌出寸余,连日不收。用梅花冰片搽舌上,应手而收,重者用三钱方愈。

舌胀满口

子和治一妇人,水舌肿大满口,诸药罔效。以 针砭之,血出肿减,三日方平。

舌出不牧

妇人产后舌出不能收。以朱砂敷其舌,令作产儿之状,以二女扶之,壁外潜将瓦器忽然崩坠响声,妇闻而惊,舌则收。

妇人生虫

一妇人忽生虫一对,在地上能行,长寸余,自后月生一对。以苦参加对虫药为丸,服之又生一对。埋于土中,过数日发而视之,大如拳,名子母虫,从此绝根。

眼中血出

一妇人眼中血如射而出,或沿鼻流下,但出血多时即经不行,乃阴虚相火之病。遂用当归生地、酒芍加柴胡黄连黄柏知母、条芩、侧柏、木通桃仁红花水煎,食前服愈。

奶头裂

奶头裂用秋后嫩茄子裂开头者,阴干烧为末,水调服。

人被鬼击

一人被鬼击,身有青痕作痛,以金银花水煎服愈。

身红点

一男子每至秋冬遍身发红点作痒,此寒气收敛腠理,阳气不能发越,怫郁内作也。宜用人参败毒散解表,再用补中益气汤实表而愈。

身紫泡

一人因剥死牛瞀闷,遍身俱发紫泡,便急刺破泡,良久遂收而苏醒,更与败毒药愈。

头如斗

人患脑疽,面目俱肿,头 如斗,此膀胱湿热所致。用黄连消毒饮二剂,次以槐花酒二碗,顿退,以指下肿虚复起,此脓已成也。于头、额、肩、颊各刺一孔,去其脓汁,头目始开,更以托里药加金银花连翘二十剂全愈。

红丝瘤

东垣云∶曾一人生一子,一岁后生红丝瘤而死,后四子皆然,何也?曰∶汝乃肾中伏火,精内有红丝故也,俗名胎瘤。汝试以精验之,果然。遂以滋肾丸与之,令其妻服六味地黄丸,乃受胎生子,前证不作。

蛇入人窍

蛇入人窍中,急以手捻定,以刀割破尾,以椒或辛辣物置尾中,以绵缚之即自出,不可拔。

产后食茶

一妇人产后日食茶二十余碗,一月后遍身冰冷数块。人以指按其冷处,即从指下上应至心。

如是者二年,诸医不效。以八物汤地黄橘红,入姜汁、竹沥一酒杯,十服而温。

闻雷昏倒

七岁小儿闻雷即昏倒,以人参、当归身、麦门冬少入五味子熬膏,尽一斤后,闻雷自若。

别有一喉

一人但饮食,若别有一喉咙斜过膈下,径达左胁而作痞闷,以手按之则沥沥有声。以控涎丹十粒服之,少时痞处热,作一声,转泻下痰饮二升,再饮食,正下而达胃矣。

三阴交血出

一妇三阴交无故血出如射,将绝,以手按其窍,缚以布条,昏倒不知人,以人参一两煎汤灌之愈。

项肿与头相统

一人颈项肿与头相统,按之坚硬。漏芦汤一剂服下发痒,顷刻消散。

痒入骨髓

一人田间收稻,忽然遍身痒入骨髓。用食盐九钱泡汤三碗,每进一碗,探而吐之,三进三探,则不痒矣。(此痰气也。)

小儿遍体痒

一小儿遍身搔痒,此火候也。以生姜捣烂,布包擦之而止。(从治之也。)

盘肠产

盘肠产者,于临产即子肠先出而后产子,产子之后,其肠不收。以醋半盏,冷水七分,勿令妇知,倏然一喷产妇之面,三喷之则肠收尽,此升提之法也。(恐即气上。)

产户一物如胞

丹溪治一妇,产户下一物如胞有尖,约重斤余,却喜血不尽虚。急与黄 、白术升麻各五分,人参、当归各一钱水煎,连服三剂即收愈。

胸间溃窍

一少妇胸溃一窍,有脓血,与口中所咳相应而出,以参、 、当归加退热排脓等药而愈。

玉茎长肿

一少年玉茎挺长,肿而萎,皮塌常润,磨股难行,两腿气冲上,手足倦弱。先以小柴胡汤黄连,大剂行其湿热,少加黄柏降其逆上之气,肿渐消,茎中硬块未尽。以青皮为君,佐以散风之药为末服,外以丝瓜汁调五倍子敷之愈。

耳内生紫疔

一人耳内生疔,如枣核大,痛不可动,用火酒滴耳内,令仰上半时,以箝取出绝根。(此名耳。)

阴茎肿大

一人茎头肿大如升,光如鱼泡,以二陈汤升麻青黛牡蛎,水煎服,二剂愈。

新婚逆意

一少年新婚欲交媾,女子阻之,乃逆意,遂阴痿不举者五七日。以秃笔头烧灰,酒调空心服一钱即起。

阴户如石

一妇产后因子死,经断不行半年。一日小腹忽痛,阴户内有物如石硬,塞之而痛不禁,群医不识。青林曰∶此石瘕也。用四物汤桃仁、大黄、三棱槟榔玄胡索附子泽泻血竭为汤,二剂而愈。

疮血如溺

一人左手无名指爪角生一小疮,初起麻粒大,用小刀挑开,疮头血出如溺不止,一日夜长出肉瘤如菌裹指,顶内开一孔,如眼目转动,此疔毒也。以艾灸四十壮,不知痛痒,复烙之,剪去肉瘤,敷收疔散,外以膏药之,内服解毒汤,七日愈。

日夜小便百余次

缩泉丸最效。脬气不足,小便频数,一日夜共百余次。用益智仁、天台乌药大如臂者,等分捣末,酒煮山药打糊为丸,如梧桐子大,卧时盐酒送下五、七十丸。

皮生恶物

一女十六岁,四腕软皮处生恶物如黄豆大,半在肉内,红紫色,痛甚,诸药不效。方土教买水银四两,以白纸二张揉熟,蘸水银擦三日自落而愈。

鸡子愈痨

有患痨瘵二年,一日无肉味,腹痛不可忍。及危,其家恐传染,置之空室,待其自终。三日无得肉食,将鸡子自煎食。及熟,忽打喷嚏,有红线二条,长尺许,自鼻出入铫,遂以碗覆,煎之,视之,即痨虫也,遂愈。

吐物断酒

一人自幼好酒,片时无酒呼叫不绝,全不思食,日渐羸瘦。或执其手缚柱上,将酒与看而不与饮,即吐一物如猪肝,入酒器,其人遂安,绝不思饮酒。

鹅虱入耳

一少女近窗做针黹,忽患头疼甚,诸药不效。一医察得窗外养鹅,知为鹅虱飞入耳内,咬而痛也。以稻秆煎浓汁灌之,虱死而出,遂不痛。

念木瓜愈足

患足转筋者,密念木瓜二字七七遍即愈。

闭耳出虫

一切虫入耳者,如在左耳,以手紧闭右耳,努气灌左耳,其虫自出,最妙。

自吹目尘

一切尘埃等物眯目,自以手撑开眼皮,口内尽力啐之数口即出,不必请人吹也。

猫胎治噎

猫生子胎衣阴干, 存性,酒调服之,治膈噎病极有效。尝闻猫生子即有食胎衣,欲取之者,必候其生时急令人取可得,若稍迟则食矣。

可久针肉龟

一人患腹痛、延葛可久诊脉。谓其家曰∶腹有肉龟,候熟寐,吾针之,勿使患者知之,知即龟藏矣。患者问家人,诳曰∶医云寒气凝结,多饮醇酒则自散矣。患者喜,引觞剧饮,沉酣而卧。家人亟报。可久以针刺其患处,病者惊悟,敷以药饵,须臾有物下俨如龟形,厥首有穴,针所中也,病遂愈。

视正为斜

淮安富翁子,忽病视正物皆以为斜,凡几案书册之类排布整齐,必更移令斜,自以为正,以至书写尺牍莫不皆然。父母甚忧之,更历数医皆不谙其疾。闻乡有名医吉老,遂携子往求治。

既诊脉后,令父先归,留其子设乐开宴劝酬,尽醉乃已。扶病者坐轿中,使人抬之,高下其手,常令倾侧展转,久之方令登榻而卧。达旦酒酸,遣之归家。前日斜视之物皆正之。父母跃然而喜,且问治之之方。吉老云∶此疾因醉中着闪,倒肝之一叶搭肺叶,故视正物为斜,今复饮之剧醉则肺胀,展转之间,然复旧归原矣,故视遂正,药饵安能治之哉!翁浓酬金帛。

邹妻发瘕

张子和《十形三疗》云∶戴人治王宰妻,病胸膈不利。戴人用痰药一涌而出雷白虫一条,长五、六寸,有口、鼻、牙齿。病者忿而断之,中有白发一茎。予按徽僧病噎者,腹中破一物,其状如鱼,即所谓生瘕也。嘉靖初长州邹妻患小腹下左生一块形如梅李,久之吐出,始则腐溃,若粒米之状,中则若蚬肉之状,以指捻开,即有长发数条在其内。名医竟不能治,遂至不起。

予尝见蛇发等瘕,往往载于方书,或偶因食物相感,假血而成,理故有之,不可指为妄诞。

诸脑柔物

昔有好食猪羊脑,期年手足柔弱不能行,遂成瘫痪。按《内则》云∶豚去脑,鱼去乙,鳖去丑。郑氏云∶是皆不利于人也。《左传》云∶晋候梦楚子伏己而 其脑子,犯曰∶吉。吾且柔之矣。杜预注云∶脑所以柔物,令人熟皮必用猪脑,欲其柔也,乃知《内则》、《左传》之言有足征矣。

鸡卵制蜈蚣

一农夫夏天昼卧于地,熟寐之间,蜈蚣入其口,既寤,觉喉中介介如梗状,咯不能出,咽不能下,痛痒不定,甚为苦楚。一医用鸡卵劈破入酒调匀顿服,仍以大黄为末,和香油饮之,顷刻泻出蜈蚣,尚活动不死。盖蜈蚣被鸡卵拘挛其足,不能行动,以利药下之,故从大便而出。

鸡性好啄蜈蚣,亦取相制之意。

巧治骨哽

一富家子弟,被鸡骨哽喉,百方莫能治。一叟见云∶我有功术,但用手法取之,不劳药饵。

急取新绵、白糖二物,将绵裹糖如梅大,其子咽下入喉间,留绵一半于外,时时以手牵掣,待喉中作痒,忽然痰涎壅出,其骨粘于绵上而出,遂愈。

胆衡

钱仲阳以《颅囟》著名,治一产妇因事大恐而病,病虽愈,唯目张不闭,人皆不能晓。问于仲阳,曰∶病名胆衡,煮郁李仁酒饮之,使醉即愈。所以然者,目系内连肝胆,恐则气结,胆衡不下,郁李仁可去结,随酒入胆,结去胆下,目则能闭矣。如言而效。

误吞线锤

有稚子戏以线锤置口中,误吞之。有胡僧啖以饧糖半斤,即于谷道中随粪而下。僧云∶凡误吞五金,皆可啖饧也。

韭可坠金

一小儿误吞金网圈一个。或云∶急用韭菜,熟而勿断,与蚕豆同咽之,不过二次,其金圈从大便出矣。

下载《古今医统大全》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古今医统大全》相关章节:

杂集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