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门

《妇人大全良方》在线阅读中医妇科书籍在线阅读

产难既明,须知产后疾病,故以次之。

产后将护法第一

(周 论并在其中)

论曰∶凡妇人生产毕,且令饮童子小便一盏,不得便卧,且宜闭目而坐,须臾方可扶上床仰卧,不得侧卧,宜立膝,未可伸足。高倚床头,浓铺茵褥,遮围四壁,使无孔隙,免被贼风。兼时时令人以物从心 至脐下,使恶露不滞,如此三日可止。仍不可令多卧,如卧多,看承之人宜频唤醒。旧说产妇分娩了,三日方可上床。若三日上床则必就地睡卧,又岂可令产妇近地气乎?才生产毕,不得问是男是女,且先研醋墨三分服之。一法云不可服醋墨,有伤肺经成咳嗽之戒,诚过虑也。然醋墨本破凝结之血,然不可用太酽之醋,仍不可太多,即不至伤肺。然所在皆同,亦有不吃者。更产后三日内,令产妇尝闻醋炭气,或烧干漆烟。若无干漆,以破旧漆器烧之,以防血逆、血迷、血运不省之患。夏月宜于房门外烧砖,以醋沃之置于房中。(夏月房中不须着大火及煮粥、煎药之类。)分娩之后,须臾且食白粥一味,不可令太饱,频少与之为妙,逐日渐增之。煮粥时须是煮得如法,不用经宿者。又不可令温冷不调,恐留滞成疾,仍时与童子小便一盏饮之。(亦须先备小便,若遇夏月以薄荷养之。)新产后不问腹痛不痛,有病无病,以童子小便以酒和半盏温服,五七服妙。一腊(七日也)之后,方可少进醇酒并些小盐味。一法才产不得与酒,缘酒引血迸入四肢,兼产母脏腑方虚,不禁酒力,热酒入腹,必致昏闷。七日后少进些酒,不可多饮。如未出月,间欲酒吃或服药者,可用净黑豆一升,炒令烟出,以无灰酒五升浇淋之,仍入好羌活一两(洗净拍破)同浸尤妙。当用此酒下药,或时时饮少许,可以避风邪、养气血、下恶露、行乳脉也。

如产妇素不善饮酒,或夏月之间,亦不须强饮。一腊之后,恐吃物无味,可烂煮羊肉或雌鸡汁,略用滋味,作粥饮之。或吃烂煮猪蹄肉,(忌母猪及白脚猪肉)不可过多,(今江浙间产妇多吃熟鸡子,亦补益,亦风俗也)三月之后,方可少食温面,(食面早,成肿疾)凡吃物过多,恐成积滞。若未盈月,不宜多语、喜笑、惊恐、忧惶、哭泣、思虑、恚怒、强起离床行动、久坐;或作针线,用力工巧,恣食生冷、粘硬果菜、肥腻鱼肉之物;及不避风寒,脱衣洗浴,或冷水洗濯。当时虽未觉大损,盈月之后即成蓐劳。手脚及腰腿酸重冷痛,骨髓间飕飕如冷风吹,继有名医亦不能疗。大都产妇将息,须是满百日方可平复。大慎!触犯此,多致身体强直如角弓反张,名曰蓐风,遂致不救。又不得夜间独处,缘去血心虚,恐有惊悸,切宜谨之。所有血衣洗濯,不得于日中晒曝,免致邪祟侵伤。又不得濯足,恐血气攻下。又不得刮舌、(伤心)刷齿及就下低头,皆成血逆、血运,此产家谨护之常法也。盈月之后,尤忌任意饮食、触冒风寒、恣意喜怒、梳头用力、高声、作劳工巧、房欲(详见产后通用方第一),及上高厕便溺之类。如此节养,摄至百 ,始得血气调和,脏腑平复,自然安帖。

设不根据此,即致产后余疾矣。小可虚羸,失于将补,便成大患,终身悔而不及。或有诸疾,不论巨细,后并有方药医疗,不得信庸医妄投药饵。经云妇人非止临产须忧,产后大须将理,慎不得恃身体和平取次为之。乃纵心恣意,无所不为。若有触伤,便难整理。犯时微若秋毫,感病重如山岳,知命者可不谨之。

产后调理法第二

若产后将息如法,四肢安和无诸疾苦,亦须先服黑神散四服;亦略备补益丸散之类,不可过多。又恐因药致疾,不可不戒。(如四物汤四顺理中丸、内补当归丸当归建中汤。)

或产妇血盛,初经生产觉气闷不安者,调七宝散(在十九卷第二论中)服之,若宁帖不须服。

若三日后觉壮热头痛、胸腑气刺者,不可便作伤寒、伤风治之,此是乳脉将行,宜服玉露散一、二服。(如无此证不须服。)若因床帐太暖,或产妇气盛,或素多喜怒,觉目眩晕如在舟车,精神郁冒者,此是血晕。即须服血晕药一、二服止,(方见第五论。)仍须看承之人照管问当也。或觉粥食不美。虚困,即服四顺理中丸一、二服。(若不如此不须服。)若于两、三日间觉腹中时时撮痛者,此为儿枕作痛,必须服治儿枕药一、二服。(方见第二十卷。)若大便秘或小便涩,切不可服通利药,以其无津液故也。若投通利之药则滑泄不禁,不可治也,切须戒之。若秘甚必欲通利,方可服和缓药即通。(方见二十三卷第二论。)

产后通用方论第三

《千金》云∶凡产后满百日乃可会合,不尔,至死虚羸,百病滋长,慎之。凡妇人患风气,脐下虚冷,莫不由此早行房故也。凡产后七日内恶血未尽,不可服汤,候脐下块散乃进羊肉汤。有痛甚切者,不在此例。候两、三日消息,可服泽兰丸,比至盈月,丸药尽为佳,不尔,虚损不可平复也。至极消瘦不可救者,服五石泽兰丸补之。服法必七日外,不得早服也。凡妇人因暑月产乳,取凉太多,得风冷,腹中积聚,百病竟起,迄至于死,百方疗不能差,桃仁煎主之,出蓐后服之。妇人纵令无病,每至秋冬须服一、二剂,以至年内常将服之佳。

治妇人产后恶露不尽,胞衣不下,攻冲心胸痞满;或脐腹胀撮痛,及血晕神昏眼黑、口噤,产后瘀血诸疾,并皆治之。

干地黄 蒲黄(炒) 当归 干姜(炮) 桂心 芍药 甘草(各四两) 黑豆(炒,去皮,半升)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酒半盏,童子小便半盏,同煎调服。

乌金散治产后十八疾方论。(方与《局方》黑神散同。有人选集为歌诀十八首,言语鄙俚,故不录。)

一曰产后因热病,胎死腹中者何?但服乌金散。二曰产难者何?但服乌金散。三曰产后胞衣不下者何?但服乌金散。四曰产后血晕者何?但服乌金散。五曰产后口干心闷者何?但服乌金散。六曰产后乍寒乍热者何?但服乌金散。七曰产后虚肿者何?但服乌金散兼朱砂丸

八曰乍见鬼神者何?但服乌金散。九曰产后月内不语者何?但服乌金散。十曰产后腹内疼痛兼泻者何?但服乌金散兼用止泻调气药。十一曰产后遍身疼痛者何?但服乌金散。十二曰产后血崩者何?但服乌金散。十三曰产后血气不通,咳嗽者何?但服乌金散。十四曰产后乍寒乍热、心痛、月候不来者何?但服乌金散。十五曰产后腹胀满、呕逆不定者何?宜服乌金散,次服朱砂丸三、二日,炒生姜,醋汤下七丸。十六曰产后口鼻黑气及鼻衄者何?论同此证,不可治。十七曰产后喉中气喘急者何?论同十,死不治。十八曰产后中风者何?但服乌金散。以上论与郭稽中二十一论问答同,故不详录。

疗万病,妇人产后百病诸气方。

桃仁(一千二百枚,去皮尖及双仁,熬令黄色)

上一味捣令极细,熟,以上等酒一斗五升研三、四遍,如作麦粥法,以极细为佳。纳小长颈瓷瓶中密塞,以面封之。纳汤中煮一复时不停火,亦勿令火猛,使瓶口常出在汤上,勿令没之,熟讫出。温酒服一合,日再服,丈夫亦可服。

疗产后百病,理血气,补虚劳。

泽兰 甘草 当归 川芎(各七分) 附子(炮) 干姜 白术 白芷 桂心 北细辛(各四分) 北防风 人参 牛膝(各五分) 柏子仁 熟地黄 石斛(各六分) 浓朴芜荑(各二分) 麦门冬(去心,八分)

上二十味为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温酒下二十丸。

松烟墨不拘多少,用炭火 通红,以米醋淬之,再 再淬,如此七度。研令极细,用绢罗过。才产了吃醋墨二钱,用童子小便调下。

疗产后一切诸疾。才分娩吃一服尤妙。

当归(心膈烦加半钱) 延胡索(气闷喘急加半钱) 血竭(恶露不快加半钱) 没药(心腹撮痛加半钱)

上为细末,每服各炒半钱,用童子小便一盏煎至六分,通口服。

治产后乳脉行,身体壮热疼痛,头目昏痛,大便涩滞,悉能治之。凉膈、压热、下乳。

人参 白茯苓 甘草(各半两) 苦梗(炒) 川芎 白芷(各一两) 当归(一分) 芍药(三分)

上为细末,每服二平钱。水一盏,煎至七分,温服。如烦热甚、大便秘者,加大黄二钱半。

治产后诸疾。

地黄汁姜汁(各一升) 藕汁(半升) 大麻仁(三两,去壳为末)

上和停,以银器内慢火熬成膏,温酒调半匙服。更以北术煎膏半盏入之尤佳。《产宝方》无麻仁,用白蜜。治产后虚惫,盗汗呕吐

治新产血气俱伤,五脏暴虚,肢体羸瘦,乏气多汗,才产直至百 日常服。壮气补虚,和养脏气,蠲除余疾,消谷嗜食。

甘草(二两,一方三两) 白术 人参 干姜(各一两)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温米饮下三十丸,空心服。才产了以童子小便打开点服,七日内日三服。《产乳方》云∶此乃大理中丸加甘草两倍耳,然其功比之四味等分大,故不同。盖取甘味以缓其中,而通行经络之功最胜者也。此产妇月内不可阙者,出月不须服矣。古方中有妇人补益之药,如大泽兰丸小白薇丸熟干地黄丸大圣散之类,其药味稍众,而中下之家、村落之地卒何以致?且药肆中少有真者,不若以四顺理中丸易之,较其功比泽兰丸之类主治颇多也。

治产后一切血疾,产难,胎衣不下,危急恶疾垂死者。但灌药得下,无不全活,神验不可言。

当归 五灵脂 川芎 良姜地黄(各一两)

上细锉,以沙合盛,赤石脂,泯缝纸筋,盐泥固济。炭火十斤, 令通赤,去火候冷,取开看成黑糟色,取出细研,却入后药。

百草霜(五两) 硫黄 乳香(各一钱半) 花蕊石 琥珀(各一钱重)

五味并细研,与前五味再研,如法修制、和匀;以米醋煮面糊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炭火烧令通赤,投于生姜自然汁,与童子小便入酒,漉出控干研细,只用此酒调下。

茂恂,熙宁初从事濮上幕府,郡之蓐医胡者为余言,数政之前,有朱汴水部黑龙丹,凡产后诸病危甚垂死者无不愈,郡中及村落人赖以全活者甚众。汴受代归,妇人数千号泣遮道送行,尚有一、二粒未之施也。先人自三峰谪官淮阳,家嫂马氏蓐中大病,医者康从变投丹立愈,访之乃得于汴也。且言每鬻一粒,辄受千钱,必其获浓利,不欲求之。后起守汝海,从变饯别一驿,临行出此方为献,每以救人,无不验者。卢道原侍郎再帅泾原,时姨母妊娠,至临潼就蓐。后数日,有盗夜入其室,惊怖成疾,众医不能治。乃以 弟尝遗此药,服之遂安。家人金华君在秦生文度,数日苦头痛,未止又心痛。痛发两股,上下走注,疾热甚恶。昏躁烦愦,目视灯如金色,勺饮不下,服药甚众无效。 弟曰∶黑龙丹可服。初以半粒投之即能饮粥,而他药入辄吐出不受。觉痛稍缓又投半粒,又得安眠。自中夜服药至五鼓,下恶物数升,头痛顿减;又至食时复下数升,涣然醒愈。盖败血所致,其效如此。建中靖国元年五月二十日,郭茂恂记。

仲氏嫂金华君,在秦产七日而不食,始言头痛。头痛而心痛作,既而目睛痛如割,如是者更作更止,相去才瞬息间。每头痛甚欲取大石压,食久渐定。心痛作则以十指抓壁,血流掌;痛定,目复痛,又以两手自剜取之,如是者十日不已。国医二、三辈,郡官中有善医者亦数人,相顾无以为计。且言其药犯芎,可以愈头痛;犯姜黄,可以治心痛。率皆悠悠不根之言,竟不知病本所起。张益困顿,医益术殚。余度疾势危矣,非神丹不可愈。方治药而张召余。夫妇付以诸子,与仲氏别惨,恒不复言。余 目戒张曰∶弟安心养疾。亟出召伯氏曰∶事急矣,进此丹可乎?仲氏尚迟迟以两旬不食,恐不胜任。黄昏进半粒,疾少间;中夜再服药下,瞑目寝如平昔;平旦一行三升许,如蝗虫子,三疾减半;巳刻又行如前,则顿愈矣。遣荆钗辈视之,奄殆无气。午后体方凉、气方属,乃微言索饮,自此遂平复。大抵产者,以去败恶为先,血滞不快乃至是尔。后生夫妇不习此理,老媪、庸医不能中病,所以疾苦之人,十死八九。大数虽定,岂得无夭?不遇良医,终抱遗恨!今以施人,俾终天年,非祈于报者,所冀救疾苦、养性命尔。崇宁元年五月五日,郭 序。

疗产后气血俱虚,慎无大补,恐增客热,别致他病。常令恶露快利为佳。当归散

当归 芍药 川芎 黄芩(各一两) 白术(半两)

上为细末,温童子小便或酒调下二钱。(出《指迷方》,又出《伤寒括要》。)

周 传授济急方四道∶ 尝见人传《经效》诸方,自曾修合,实有大功,遂编于卷末,普用传授,以济急难。

治产后血晕、血气及滞血不散,便成症瘕,兼泻,面色黄肿,呕吐恶心,头痛目眩,口吐清水,四肢萎弱,五脏虚怯,常日睡多,吃食减少,渐觉羸瘦,年久变为劳疾。如此所患,偏宜服胜金丸

泽兰叶(四两) 芍药 芜荑仁 甘草 当归 芎 (各六分) 干姜 桂心(各三分半) 石膏 桔梗 细辛 浓朴 吴茱萸 柏子仁 防风 乌头(炮) 白薇 枳壳 南椒石颔 蒲黄 石斛 茯苓(各三分) 白术 白芷 人参 青木香 本(各一分)

上拣择上等州土,如法修制,为末,炼蜜丸如弹子大。有所患,热酒研一丸,入口便愈。大忌腥腻、热面、豉汁、生葱、冷水、果子等。若死胎不下,胎衣在腹,并以炒盐酒研服,未效再服。

治产后诸疾。圣散子,方与《局方》大圣泽兰散同,但无地黄阿胶桔梗,故不录。

神效产后一切疾。黑散子

鲤鱼皮(三两,烧灰) 芍药 蒲黄(各二两) 当归 没药 桂心 好墨 卷柏木香 麝香(各一两) 丈夫发灰 铛墨(各半两)

上为细末。以新瓷器盛,密封勿令走气,每产后以好酒调下一钱匕。如血晕冲心,下血不尽,脐下搅刺疼痛不可忍,块血症疾甚者,日加两服,不拘时候。忌冷物、果子、粘食。

保生丸方与《局方》同。却无麻仁,有川椒,故不复录。

治产后虚中有积,结成诸疾。

黑附子 桂心 白姜(各半两) 巴豆(一钱,醋浸、煮去皮,研)

上为细末,入巴豆研停,醋煮,面糊丸如麻子大。每服三丸至五丸,冷茶下服之。取泻为度。

才产,服此荡尽儿枕,除百病。

当归 人参 木香 黄 川芎 甘草 茯苓 芍药 桂心 知母 大黄(炒) 草豆蔻白术 诃子 良姜 青皮 熟地黄(少许) 附子重(半两一个)

上除地黄、附子外,各等分,焙干。生姜一斤,研取自然汁于碗中,停留食久,倾去清汁,取下面粉脚,摊在 叶上,入焙笼焙干,捣、罗为末。才产后,用药三钱,水一盏,姜三片,枣一个,煎至七分,热服。服后产母自然睡着,半日以来,睡觉再服,全除腹痛。每日只三服,至九日不可服,肚中冷也。

治产后百病。未产一月先酿,产讫可服。

地黄汁 好曲 好净秫米(各二升)

上先以地黄汁 渍曲令发,准家法酿之,至熟,封七日,取清者服。常令酒气相接,勿令绝。忌蒜、生冷、 滑、鸡、猪肉、一切毒物。妇人皆可服之,但夏三个月不可合,春秋宜合。以地黄汁并滓,内米中饮,合用之。若作一硕,十硕准此,一升为率。先服当归汤,后服此妙。

产后腹痛,眼见黑花。或发狂如见鬼状;或胎衣不下,失音不语,心胸胀满,水谷不化,口干烦渴,寒热往来,口内生疮,咽喉肿痛,心中忪悸,夜不得睡。产后中风,角弓反张,面赤,牙关紧急;或崩中如豚肝,脐腹 痛,烦躁恍惚,四肢肿满;及受胎不稳,唇口、指甲青黑。(一方地黄减半,当归一两,延胡索琥珀各一两,名琥珀地黄丸,治状同。)

生地黄(研,取汁留滓) 生姜(各二斤,研,取汁留滓) 蒲黄 当归(各四两)

上于银石器内,用慢火取地黄汁炒生姜滓,以生姜汁炒地黄滓,各令干。四味同焙干为细末,醋煮面糊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食前用当归酒化下神妙。

治产后一切危困之疾。

琥珀 朱砂 麝香 香墨(醋炙) 白僵蚕 当归(各一分) 鲤鱼鳞(炒焦) 桂心 百草霜 白附子 梁上尘(炒令烟出,筛、过称,各半两)

上为细末,炒生姜,热酒调下二钱。产后一切病,服之奇效。

治产后诸疾,如产卧毕,切须用童子小便调黑神散数服,除百病。如无小便用白汤亦可。

或产劳力过度,或下血颇多,或微热,恶露来迟。

马尾大当归(洗,一两半)

上在未产前修制为末,如遇产有疾、无疾,若产了,但用童子小便调服,令产妇月后并无他证,果有神效。

疗产后虽甚通利,唯觉心腹满闷,胁胀咳嗽,不能食,大便不通,眼涩,行坐心腹时痛。(许仁则秘方三道)

白术 当归 桑白皮 大黄(各三两) 细辛 桂心(各二两) 生姜(四两)

上 咀,用水二升,煎取一升,分为三服。如人行七、八里久,再服此汤当得利,利又不宜过多。所利者,为不获已而微利之,其不然,未合令利。既初产后觉身皆虚,尚藉药食补之,岂宜取利?此缘病热既要不利,苟以当涂服汤得通,气息安帖。利既未止,即便须急取三匙醋饭吃即止。止后但须适寒温,将息后取瘥复。饭食之节,量其所宜,如利不减,宜根据后方服之。(产后不宜轻易便投大黄,如不得已,后人更斟酌强弱而用之,方得稳当。)

当归(十分) 白术(八分) 甘草(七分) 细辛(四分) 桂心 人参 生姜(各三分) 桑白皮(六分)

上为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温酒下三十丸。

产后血气不通,当时不甚觉,如在产出血少,皆成症结。心便疼硬,乍寒乍热,饮食不进,不生肌肉,心腹有时刺痛,口干粘,手足沉重。有此状者,宜此药。

当归 芍药 甘草 牛膝 鬼箭羽 人参(各五分) 牡丹皮 虎杖 白术(各六分) 大黄(八分) 干地黄(七分) 朴硝(十分) 乌梅肉(炒) 白薇 桂心(各四分) 水蛭(炒) 蒲黄(各三分) 虻虫(十四枚,制)

上为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空心,酒下二十丸,日两服。《外台》有赤石脂十分。

(许公在西京,为女秘妙,不传此方于人。后仁则女婿寻得,根据状相传,万不失一。余散归本门)

(陈无择)

世传产书甚多,《千金》、《外台》、会王《产宝》,马氏、王氏、崔氏皆有产书。巢安世有《卫生宝集》、《子母秘录》等。备则备矣,但仓猝之间,未易历试。惟李师圣序郭稽中《产科经验保庆集》二十一篇,凡十八方,用之颇效。但其间序论未为至当,始用料理,简辨于诸方之下,以备识之者,非敢好辩也。(愚详产后要病,无出于郭稽中二十一论、一十八方,有益于世多矣。余家三世用之,未有不效。虽陈无择所评或者或否,亦不可不详而究之。且如产后眩晕以牡丹散,然其中有大黄、芒硝,况新产后气血大虚,岂宜轻服?又云去血过多而晕者,或有之;若言痰晕者,十无一、二。又如产后热闷,气上转为香港脚,不应用小续命汤。仆以《百问》中方加减而用之,此活法也。故孟子云∶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此之谓也)

胞衣不出方论第四

夫有产儿出、胞衣不落者,世谓之息胞。由产初时用力,此产儿出而体已疲惫,不能更用力产胞;经停之间,而外冷气乘之,则血道涩,故胞衣不出。须急以方药救治,不妨害于儿。所奈者,胞系连儿脐,胞不出即不得以时断脐、浴洗,冷气伤儿则成病也。旧法胞衣不出恐损儿者,根据法截脐而已。产处须顺四时方面,并避五行禁忌者。若有触犯,多令产妇难产。虽腹痛者,未产也。欲腹痛连腰痛甚者,即产也。所以然者,肾候于腰,胞系肾故也。

诊其脉,转急如切绳无殊者,即产也。郭稽中论曰∶胎衣不下者何?答曰∶母生子讫,流血入衣中,衣为血所胀,是故不得下。治之稍缓,胀满腹中,以次上冲心胸,疼痛喘急者。但服夺命丹以逐去衣中之血,血散胀消,胎衣自下而无所患。更有牛膝汤等用之甚效,录以附之。

附子(半两,炮) 牡丹皮(一两) 干漆(一分,碎之,炒令烟尽)

上为细末,以酽醋一升,大黄末一两,同熬成膏,和药丸如梧桐子大。温酒吞五、七丸,不拘时。

治胎衣不出,脐腹坚胀急痛即杀人,服此药胞即烂,下死胎。

牛膝 瞿麦(各四两) 当归(三两) 通草(六两) 滑石(八两) 葵子(五两)

上细切,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若衣不下,腹满即杀人。推其源,皆是胞衣有血奔心,是以不出也。或坐婆生疏,断带收儿,其衣失于系住,则带缩入腹中,便不得出。

宜服此药,衣即烂出也。(《广济》、《集验》、《千金》、崔氏同)

治产后气欲绝,缘败血不尽,血迷、血晕,恶血奔心,胎死腹中,胎衣不下至死者。但心头暖,急以童子小便调一钱,取下恶物如猪肝,终身无血风、血气疾。膈上有血,化为黄水即吐出,或小便中出也。若先下胎衣,则泛泛之药不能达;若先治血闷,则寻常之药无此功、无如此药有两全之效也。

花蕊石(一斤) 上色硫黄(四两)

上二味相拌令均,先用纸和胶泥固瓦罐子一个,内可容药。候泥干入药在内,密泥封口了,焙笼内焙令透热,便安在四方砖上;(砖上书八卦五行字)用炭一秤,笼叠周匝,自巳、午时从下生火,令渐渐上彻,有坠下火,放夹火上,直至经宿、火冷炭消尽;又放经宿,罐冷定,取出细研,以绢罗至细,瓷合内盛,根据法用之。(此药便是疗金疮花蕊石散。寻常人自宜时时收蓄,以防急难。至妙)

有一亲戚妇人,产后胞衣不下,血胀迷闷,不记人事。告之曰死矣!仆曰∶某收得赵大观文局中真花蕊石散在笥中,谩以一帖赠之,以童便调,灌药下即苏,衣与恶物旋即随下,乘兴无恙。

治妊娠五、六月堕胎,胞衣不出。

牛膝 川芎 朴硝 蒲黄(各三分) 桂心(半两) 当归(一两半)

上为粗末,每服四钱。水一盏,姜三片,生地黄一分,煎至六分,去滓,温温频服。

若胞衣不出,若腹胀则杀人。

黑豆(一合,炒令熟)

上入醋一盏,煎三、五沸去豆,分为三服,酒煮亦可。

疗胞衣不出方∶服蒲黄如枣大。《集验》、《千金》、崔氏同。

又方∶以生地黄汁一升,苦酒三合,缓服之。

《救急》一方。(见子死腹中论中)

又方∶以水 产妇面,神验。

《延年》方以洗儿水令产母饮半盏,其衣便下,勿令产妇知。

又方∶牛膝(一两) 葵子(一合)

上捣碎,以水一盏半煎至一盏,去滓,分二服。

疗胞衣不出方。

上以末灶突中土三指撮,以水服之。《集验》、《千金》、《备急》、文仲同。

又方∶灶下土(一大寸,研碎)

用好醋调令相合,纳脐中,续煎生甘草汤三、四合服。

又方∶以醋汤饮之出。

又方∶鸡子一枚,苦酒一合和饮之,立出。一方用蓖麻子,名如圣膏。(见产难门)

疗胞衣不出,腹胀则杀人。

鸡子黄三个,仍解发刺喉中,令呕即出。若困极,以水煮蝼蛄一枚,二十沸,灌入口中,汁下即出。崔氏同。

《救急》方 用赤小豆,男用七粒,女用十四粒,东流顺水吞下。

疗产后恶血冲心,或胞衣不下,腹中血块等疾。(《备急》同)

上大黄一两为末,以好醋半升熬成膏,以药末搜膏为丸如梧桐子大,温醋汤吞五丸,良久取下恶物,不可多服。

疗胞衣不下。栝蒌实一个(取子,研令细)

上酒与童子小便各半盏,煎至七分,去滓温服。(如无实,根亦得)

又方∶红花(一两),酒煮浓汁服。

又方∶以鹿角镑屑三分为末,煮葱白汤调下。

凡欲产时,必先脱常所着衣以笼灶,胞衣自下,仍易产,神验。《广济方》云∶取夫单衣盖井上,立出。(《千金》、《集验》、《救急》、崔氏、《短剧》同)

妇人百病,莫甚于生产。产科之难,临产莫重于催生;既产莫甚于胞衣不下。惟有花蕊石散一件,最为紧要。如黑神散、琥珀散诸方之类,虽皆有验,然乡居或远于药局,仓卒之间,无法可施。今采得胡氏《宝庆方》一妙法云∶若产讫胞衣不下,停待稍久,非特产母疲倦,又且血流入胞中,为血所胀,上冲心胸,喘急疼痛,必致危笃。若有此证,宜急断脐带以少物系坠,(以物系坠之时,切宜用心。先系,然后截断。不尔则胞上掩心而死),使其子血脉不潮入胞中,则胞衣自当痿缩而下,纵淹延数日亦不害人。只要产母心怀安泰,终自下矣,累试有验。不可轻信坐婆,妄用手法,多有因此而亡,深可浩叹。所以胡氏重引,亲见其说为据。

产后血晕方论第五

论曰∶产后血晕者,由败血流入肝经,眼见黑花,头目旋晕,不能起坐,甚致昏闷不省人事,谓之血晕。细酒调黑神散最佳。庸医或作暗风、中风治之。凡晕,血热乘虚,逆上凑心,故昏迷不省、气闭欲绝是也。然其由有三,有用心使力过多而晕者;有下血多而晕者;有下血少而晕者;其晕虽同,其治特异,当详审之。下血多而晕者,但昏闷烦乱而已,当以补血清心药治之;下血少而晕者,乃恶露不下,上抢于心,心下满急,神昏口噤,绝不知人,当以破血行血药治之。古法有云∶产妇才分娩了,预烧秤锤或江中黄石子,硬炭烧令通赤,置器中,急于床前以醋沃之,得醋气可除血晕。产后一腊,不防时作为妙。崔氏云∶凡晕者,皆是虚热,血气奔并,腹中空所致。欲分娩者,第一须先取酽醋以涂口鼻,仍置醋于傍,使闻其气,兼细细饮之,此为上法。如觉晕即以醋 面,苏来即饮醋,仍少与解。(一云仍少以水解之。)一法烧干漆,令烟浓熏产母面即醒。(如无干漆以旧破漆器,以猛火烧熏之亦妙)

郭稽中论曰∶产后血晕者何?答曰∶产后气血暴虚,未得安静,血随气上,迷乱心神,故眼前生花。极甚者,令人闷绝不知人,口噤、神昏气冷。医者不识,呼为暗风,若作此治之,病必难愈。但服清魂散即省。

兰叶 人参(各一分) 荆芥(一两) 川芎(半两)

上为末,用温酒、热汤各半盏,调一钱急灌之,下咽即开眼,气定即醒。一方有甘草二钱。

若去血过多而晕者,当服芎 汤(方见第二卷通用门)∶当归芍药汤。(方见十二卷第十二论)

治产后血晕,心闷不识人,神言鬼语,气急欲绝。

芍药 甘草(各一两) 丹参(四分,并 咀) 生地黄汁(一升) 生姜汁 白蜜(各一合)

上水二升,先煎前三味,取八合;下地黄、生姜汁、蜜,分为两服。

又方∶荷叶(二枚,炙) 真蒲黄(一两) 甘草(二两) 生地黄汁(半升) 白蜜(一匙)

上切细,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入蒲黄、蜜、地黄汁,暖服立愈。

疗产后血晕心闷。

蒲黄(四分) 紫葛 芍药(八分) 红花(十二分)

上 咀,以水二升,煎至七合,入生地黄汁二合,更煎三、五沸,每服三合。

产后血晕,心闷乱,恍惚如见鬼。

生益母草汁(三合,根亦可) 生地黄汁(二合) 童子小便(一合) 鸡子清(三枚)

上煎三、四沸后,入鸡子清搅停,作一服。

产后血晕,狂语不识人,狂乱。

童子小便(五合) 生地黄汁(一合) 赤马通(七枚) 红雪(八分)

上以前二味浸赤马通,绞去滓,下红雪,温为两服。

治产后血晕,昏迷不省,冲心闷绝。(《卫生方》名立应散

五灵脂(半生半炒,二两)

上为末,温酒调下二钱。口噤者,拗开口灌之,入喉即愈。一方加荆芥,等分为末,童便调下。

又方∶治产后血晕。

神曲为末,熟水调二钱。

疗产后血晕,狂言,烦渴不止。

香附子(去毛)

上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姜三片,枣一个,煎至七分,温服。

治产后血晕危困。国医以此方献禁中,用之大效,浓获赏赉,时庚寅岁也。

生地黄汁(一大盏) 当归(一分,锉) 赤芍药(一分,锉)

上水煎三、五沸,温服。如觉烦热去当归,入童子小便半盏妙。

治产后血晕,全不省人事,极危殆者。

韭菜切,入在一有嘴瓷瓶内,煎热醋沃之,便密缚瓶口,以瓶嘴向产妇鼻孔,令醋气透入,须先扶病患起。恶血冲心,故有此证。韭能去心之滞血,加以醋气运达之,用无不效。

《近效》方疗血晕、绝不识人,烦闷,言语错乱,恶血不尽,腹中绞痛,胎死腹中。

红蓝花酒

红花(一两)

上为末,分二服。每服酒二盏、童子小便二盏,煮取盏半,候冷,分为二服,留滓再并煎。一方无童便。

疗产乳晕绝方以洗儿水饮三合良;或以恶血服少许良。

又方∶半夏(洗,不以多少)

上为末,丸如大豆,内鼻中即省,亦疗五绝。(《指迷》、文仲同)

又方∶生赤小豆捣为末,取东流水和服方寸匕,不瘥再服。(《救急》同)

治产后血晕,血入心经,语言颠倒,健忘失志及产后百病。

没药 血竭(等分)

上细研为末,才产下,便用童子小便与细酒各半盏,煎一、二沸,调下二钱,良久再服。其恶血自循下行,更不冲上,免生百疾。《专治妇人方》只用白汤调。

五羊洪运使(上天下锡)子舍孺人,产后语言颠倒,谵语不已,如有神灵,服诸药无效。

召余诊之,六脉和平,仆以此药两服而愈。

产后颠狂方论第六

疗产后因惊,败血冲心,昏闷发狂,如有鬼祟,宜用《局方》大圣泽兰散(除是自合者,方有效)加好辰砂,研令极细,每服加一字许,煎酸枣仁汤调下,一服可安。

疗产后因败血及邪气入心,如见祟物。颠狂方。

用大辰砂一、二钱重,研令极细,用饮儿乳汁三、四茶脚许调。仍掘紫项活地龙一条入药,候地龙滚三滚,取出地龙不用,不令带药出,但欲得地龙身上涎耳。却入无灰酒,与前乳汁相合七、八分盏,重汤温。遇疾作,分三、二服。

余家荆布,方产一日,忽见鬼物,言语颠倒。遂取自合苏合香丸一钱重,以童子小便调服即醒,神思如故。

产后狂言谵语如有神灵方论第七

夫产后言语颠倒,或狂言谵语如见鬼神者,其源不一,须仔细辨证、用药。治疗产后惊风,言语乱道,如见鬼神、精神不定者,研好朱砂酒调,下龙虎丹,(见《局方》)三丸作一服,兼琥珀地黄丸服之。

一则因产后心虚,败血停积,上干于心而狂言独语者,当在第十九卷第一论求之。

二则产后脏虚,心中惊悸,志意不定,言语错乱、不自觉知,神思不安者,当在十九卷第二论求之。

三则宿有风毒,因产心虚气弱,腰背强直,或歌哭嗔笑,言语乱道,当作风痉治疗,当在十九卷第三论求之。

四则产后心虚中风,心神恍惚,言语错乱,当在十九卷第四论求之。

五则产后多因败血迷乱心经而颠狂,言语错乱无常,或晕闷者,当于本卷第五、六论求之。

六则因产后感冒风寒,恶露斩然不行,憎寒发热如疟,昼日明了,暮则谵语,如见鬼状,当作热入血室治之。宜琥珀地黄丸四物汤,只用生干地黄加北柴胡等分煎服。如不退者,以小柴胡汤加生干地黄如黄芩分两,煎服愈。虽然以上诸证,大抵胎前、产后之疾,自有专门一定之法,毫发不同。如产后首当逐败生新,然后仔细详辨疾证,不可妄立名色,自立新意,妄自加减方药。大宜对证,根据古法施治,未有不安者也。

琥珀地黄丸、(方见十九卷第二论)四物汤、(方见二卷第五通用方)小柴胡汤、(方见六卷第五论)治产后败血冲心,发热,狂言奔走,脉虚大者。(男六德续添)

荷叶 生地黄(干) 牡丹皮(等分,不以多少)

上三味浓煎汤,调生蒲黄二钱匕,一服即安。

论曰∶产后不语者何?答曰∶人心有七孔三毛。产后虚弱,多致停积败血,闭于心窍,神志不能明了;又心气通于舌,心气闭塞则舌亦强矣,故令不语。如此但服七珍散

人参 石菖蒲 生干地黄 川芎(各一两) 细辛(一钱) 防风 辰砂(别研,各半两)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薄荷汤调下,不拘时。

胡氏孤凤散 治产后闭目不语。

白矾(研细)

上每服一钱,以熟水调下。

下载《妇人大全良方》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妇人大全良方》相关章节:

妇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