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产

《妇科玉尺》在线阅读中医妇科书籍在线阅读

夫胎前产后。皆为易病之时。皆为易病而难治之时。尤不若临产时为更危险也。盖产之易者。诸凡顺当。母子俱安。产之难者。生死反掌。必须救治。方能起死回生。稍不急救。多致夭枉。救不得法。药不应手。亦莫能全生。可不惧哉。盖有少妇初生。神气怯弱。子户未舒。腰曲不伸。展转胎侧。儿不得出。故难产者。有中年妇人。生育多。气血虚。而难产者。须胎前服调理之药。乃易产。有临产努力太早。儿转未逮。以致胎落于胯。及儿欲出时。母力已乏。而难产者。先以独参汤接力。次服药。宜滑胎散。有将产之际。愚蠢稳婆。不审其偏正。每腹痛。努力催生。以致横生逆产者。宜催生四物汤。有体肥脂浓。平素安逸而难产者。有石矮妇人。交骨不开而难产者。盖交骨不开。乃元气虚弱。胎前失于调养。以致气血不能运达而然也。宜加味芎归汤、交骨不开方。有破胞久。浆水沥尽。产门风进。产路干涩而难产者。俗名沥胞生。宜神应散。有血先下。或胞浆先下。子逆上冲者。宜子逆汤、黄葵子散。有产不下。横逆生而欲绝者。宜加味芎归汤。有临产腰腹酸疼见红者。宜催生如意散。有胎死腹中不下者。验其舌色青黑腹冷是也。宜二陈汤朴硝五钱。即朴硝一味亦可。若天寒时。须使胎得暖气才下。急服药。宜官桂丸。此方暑天及内热者皆禁用。其死胎不下。反上冲心而欲绝者。急服药。宜牛膝二两。砂仁丹参各二钱煎。虚加人参

又方。伏龙肝末酒下。有腹中积水。腹大异常。脉细而弱。名曰胞水。临产必去水斗余方产者。方载胎前。有临产去血太多。昏不知人。产下即死。曰血晕者。宜芎归汤。若产后虚脱。兼防血晕。宜人参鹿角胶苏木煎。入童便服。有火盛血奔上而昏晕者。宜清魂散。如不醒。以韭汁和醋灌之。或醋炭法熏之。

又不醒。急掐人中。提顶心头发姜汁童便灌之。即活。有失血过多。虚热太甚。目暗神昏。手足冷者。宜川芎当归、人参、姜、桂。汗多加黄 。有才产。忽然噤口。语言颠倒。乍见鬼神。由败血攻心者。宜妙香散。有临盆用力太过。气血晕闷。不省人事者。宜胶珠汤。有将产而痢不止者。宜四君子汤白芍杜仲赤石脂菟丝子、建莲、山药芡实砂仁。有子下而胞不下。由败血灌入胞中者。宜牛膝归尾汤、牛膝芒硝酒。或草纸烟熏其鼻。令纳气自下。或胞不下。而脐腹坚。疼胀急。病更甚。宜牛膝汤。有儿胞下后。膀胱落下。名曰茄病。或由临盆用力太过。或由血气两虚。其色紫者可治。白者难治。先用熏洗法。宜急以黄连狗脊五倍子水杨根、枯矾各一钱。为末煎汤。先熏后洗。乘热轻轻托进。一二日自愈。急服药。宜补中益气汤十全大补汤。去 、苓。加陈皮枳壳茱萸。有子宫落下。痛不可忍。名曰 疾者。宜铁粉散。外用托药或掺药。有气血虚而产门不闭。必须大补者。宜加味芎归汤。一法用锻石炒热。淬水洗。即闭。至临产危症。莫有如偏产、倒产、横产、碍产、盘肠产、闷脐产、数大端。最为生死交关之候。然亦非无法以处之者。切不可惊惶扰乱。致产母心怯。然后根据法治之。无弗安然也。其原由方治。俱采前人之论。详录于后。以前人论极明当。毋庸续说也。其有胞水先破。不即产。甚至延及两三日、四五日者。此亦甚险。急早调治。宜鱼胶五钱 存性酒下。或冬葵子三钱炒煎服。夫如是而临产之病。庶可免矣。

脉法 脉经曰。怀妊离经。其脉浮。设腹痛引腰脊。为今欲生也。

又曰。怀妊六七月。脉实大坚牢。弦紧者生。沉细者死。

又曰。脉匀细。易产。大浮缓。气散难产。脉诀云。欲产之妇脉离经。沉细而滑也同名。夜半觉痛应分诞。来朝日午定知生。

又曰。身重体热寒又频。舌下之脉黑复青。反舌上冷子当死。腹中须遣母归冥。面赤舌青细寻看。母活子死定应难。唇口俱青沫又出。母子俱死总教拼。面青舌赤沫出频。母死子活定知真。不信若能看应验。寻之贤哲不虚陈。(以上附验看生死法)李 曰。临产六至。脉号离经。或沉细滑。如无即生。浮大难产。寒热又频。此是凶候。急于色征。面颊唇舌。忌黑与青。面赤母活。子命必倾。若胎在腹。子母归冥。

产难 严用和曰。有欲产晕闷者。乃临产时气血忽然晕闷。不省人事。盖因用力太过。脉理衰微。精神困倦。心胸痞闷。目眩口噤。面青发直。命在须臾。急用来苏散。有胞肥难产者。乃身居富贵。口厌甘肥。聚乐不常。食物无度。既饱便卧。致令胞胎肥浓。根蒂坚固。行动气急。盖缘不曾预服瘦胎之药。故至难生。入月可服无忧散。则易生。万全曰。凡临产一二日间艰难者。只以加减五苓散主之。如过二三日。人事强实。饮食能进者。此胞浆干涩也。加味四物汤益元散主之。如过二三日。人事困顿。饮食少者。此中气不足。不能运动其胎也。加味四君子汤主之。如三四日不产。或胎死腹中者。夺命丹主之。

又曰。凡儿逆生。切不可用针刺足心。及盐涂之法。儿痛上奔。母命难存。

又曰。凡患盘肠生。恐防再犯者。宜于此后无孕时。多服地黄丸。加五味子一两。肉桂一两。以固下元之关键。及有孕时。多服胡连丸加人参一两以补气。

又服三补丸凉血。如滑胎瘦胎之药。切勿轻服于入月之时。再服八物汤诃子瞿麦、蜜炙粟壳。服十余剂。庶可免矣。张介宾曰。妊娠将产。切不可占卜问神。使巫觋妄言凶险。恐吓谋利。祷神祈佑。产妇闻之。致生疑惧。夫忧虑则气结。滞而不顺。多致难产。切戒。

又曰。滑胎法。惟欲易产耳。然难产之由。在血之盈虚。不在药之滑利。盖血多则润而易产。血亏则涩而难产。故于未产前。但宜以培养气血为主。如滑胎煎五福饮小营煎、四物、八珍之类。即皆滑胎要药。若用过滑利。或产期未近。无火无滞。而妄用清火行气沉降等寒凉药。必能暗残荣气。走泄真阴。多致血亏气陷。反为临期大害。若果肥盛气实者。紫苏饮保生无忧散滑胎枳壳散之类。皆可选用。

死胎 陈自明曰。子死腹中。多因惊动太早。或触犯禁忌。其血先下。胎干涸而然也。须验产母舌。若青黑。其胎死矣。当下之。用平胃散一两。入朴硝五钱。水酒煎妙。

又热病至胎死。亦用前方效。郭稽中云。母本患热病。脏腑极热。熏煮其胎致死。而用黑神散热药者。儿死身冷不能出。暖之即出也。刘完素曰。儿死腹中。及血暴下。胞干不能产者。半夏汤。胞死不下。三一承气汤益元散五钱。或须臾再用油浆调益元散温服。前后俱下而胎下。可活产母也。夫难产死胎不一。皆由风热燥涩。紧敛结滞。产户不得自然开通。故其症逆。脉弦数而涩。面赤或青。或变五色。腹满急痛。喘闷。胎已不动者是也。手足温而脉滑者。只为难产。但宜滑胎催生。慎不可下也。李 曰。双胎一死一生者。用蟹爪一盏。甘草二两。东流水十盏。煎三盏。化阿胶三两。分三服。则死者出。生者安。

又曰。通下死胎。用霹雳丹、夺命丸。外用如圣膏涂足心。仍用催生药。及通关散。吹鼻即下。

胞衣不下 郭稽中曰。胞衣不下。因气力疲惫。不能努出。或血入衣中。胀大而不能下。致心胸胀痛喘急。速服夺命丹。血散胀消即下。牛膝汤亦效。亦有胎下力弱。不能更用气力。产胞经停。遇风冷乘之。血道闭涩。故胞衣不下者。急取黑豆一合炒热。入醋一大盏。煎三五沸。分三次温服。陈自明曰。若肠出而气虚不能入。补中益气汤。或蓖麻子一两研涂母头顶心。即上。急洗之。胞不下。涂右足心。一下即洗去。缓则仍入。益母丸亦效。其血流胞下者。急用夺命丹、失笑散。以消瘀血。缓则不救。其元气虚不能送者。腹中不胀痛。用保生无忧散。以补固元气。

催生法 王肯堂曰。滑以流通滞涩。苦以驱逐闭塞。香以开窍逐血。气滞者行气。胞浆先破疲困者固血。张介宾曰。所谓催生者。不过助其气血而利导之。直待临期。乃可用脱花煎。或滑胎煎。随症加减主之。或经日久。产母困倦难生。俱宜服滑胎煎。以助气血。令儿速生。其有气虚无力。艰于传送者。独参汤随多少接济其力。皆为催生要法。若期未至。而妄用行气导血等剂。亦犹宋人之揠苗耳。

临产斟酌 保产要录曰。一临产时。最戒用力太早。(要紧)脉诀云。夜半觉痛应分娩。来朝日午定知生。由此言之。则身痛半日后(便不宜早用力)恰当产也。但产之难易。人各不同。时亦有异。(便不可执定半日痛之说)有素易产。素难产者。有先难后易。先易后难者。俱无一定。如临产腹痛不生。非是难生。还是子未出胎产。母切勿惧怕。即一二日至三五日无妨。安心定气。任其自然。勉强忍痛。(要着)进其饮食。(要着)要坐则坐。要行则行。要睡则睡。莫听稳婆逼迫。用力太早。自己亦勿求速。旁人亦勿多言。惊慌恐惧以乱其心。时至自然分娩。一稳婆逼迫有二。有不知时候。惟恐后时者。有急完此家。复往他家者。极误大事。一未产前几个时辰。子亦要出产户。转身至手。被母用力一逼。即手先出。转身至脚。母力一逼。即脚先出。横生倒生。皆因错于用力。其实无手足先出之理。但于将产时。稳婆以意推度。产妇以意审详。必是脐腹痛急。腰间重痛。眼中如火。粪门迸急。胞水或血俱下。(要紧须令产母知之)此时子已出胎。产母方用努力。庶不误事。如数征未到。即半日一日不产。切不可老少惊惶。求神许愿。(要紧)恐产母见之。必生忧虑。一有忧虑。自然胆怯力衰。饮食难进。亦不可悯其痛楚急欲离身。强之用力。(更要紧)用力太早。关系母子性命。可不畏哉。一有用力太早。致水衣先破。被风所吹。因而产户肿胀。干涩狭小。但从容俟之无妨。

又有稳婆无知。或有意害人。私掏破水衣者。极要关防。一将产。最戒曲身眠卧。(八九月即宜戒之临产尤要)盖产母畏痛。多不肯直身行动。以致胎元转身不顺。儿将到产门。被母曲腰。遮闭再转。

又转闭则必无力而不能动。决是难产。人见其不动。则为死胎。其实因无力。非死也。此时任有良方妙药。不能令子有力而动。只要产母心安气和。渐渐调理。可保无虞。

又有胞水已下。子忽不动。停一二日三五日者。调治之外。切戒惊恐忧惧暴躁。盖惊则神散。忧则气结。躁暴则气不顺。血必妄行。多至昏闷。知此善调。自然无患。一将产时。须戒喧闹。进饮食。盖进饮食。则气充胆壮。不致虚乏无力。戒喧闹则专静自安。不致疑惧惶惑。一临产腹痛。而腰不甚痛者。产未急也。须扶起直身而行。(要紧)若行不得。则倚物而立。(要紧)一产时。以饮食为本。有等妇人。临产不能饮食。则精气不壮。以何用力。必未产前预买人参二三钱。将产煎服。大助精力。胜于肉食。一交骨不开。由元气素弱。胎前失于调摄也。用加味芎归汤立验。一天气寒冷。产母血气凝滞。儿不能速生。故衣裳宜浓。产室宜暖。背心亦宜温和。庶儿易生。一盛暑之月。产母宜温凉得宜。热甚则头痛面赤昏晕。若产室人多。热气蒸逼。亦致此患。若夏月风凉阴雨。亦当谨避。一将产。错用努力。手先出者。名横生。俗为觅盐生。夫盐主收敛紧缩。且蜇人痛。儿手得盐。且痛且缩。自然转身生下。其法急令产母仰卧。略以盐半分。涂儿手心。仍抹香油轻轻送入。推上扶正。直待儿身转头出。然后服济生方药。以助精力。渴则以蜜半小盏。香油半小盏。入滚水化开饮之。可以润燥滑胎。令其易产。饥则食稀粥。令其中气不乏。审是儿欲来。方扶挟起身。用力一送。儿即生矣。如送手入后。儿转身快。则不必服药。足先出者。亦治如上法。一手足先出之患。其始因稳婆不知时候。误叫用力。其继稳婆无主张。任其出而不知治法。反叫用力而致伤命。今后但见儿手足稍有出意。即令产母仰卧。轻轻送入。莫令多出。盖出少则易入。时未久则易入。若出久。则手足青硬。而子必伤。难以扶入。且手足出非药可入。

又切不可听凶妇用刀断儿手。(痛哉切戒)儿手一断。则必腹中乱搅而两伤矣。一产母危急时。当看面舌。面青母伤。舌青子伤。面舌俱赤。子母无恙。唇舌俱青。子母难保。凡产时子死腹中。服回生丹三丸立下。产母无恙。若一时无此药。以平胃散一两。投朴硝五钱。煎四五沸温服。其胎化水而出。即不服药。人不慌忙逼迫。亦迟迟生下而不伤母。盖人腹中极热。惟不忙迫。产母安心饮食。腹内热气熏蒸。胎自柔软腐化。或一二日。三四日。自然生下。但所出秽气。令人难闻。此可见死胎。不必用力。况活胎乎。一见有怪胎。人不惊慌。亦自然生下。但稳婆有见识者。勿令产母见之更妙。一产时门户俱正。儿已露顶而不下。此因儿转身。脐带绊其肩也。名曰碍产。治法令母仰卧。轻轻推儿向上。以手指轻按儿肩。去其脐带。候儿顺正。扶挟起身。用力送下。

又有生路未正。被母用力一逼。令儿偏柱左右腿畔。儿头在产户不下。但云儿已露顶。非顶也。乃额角也。名曰偏产。治法亦令产母仰卧。轻轻推儿近上。审是偏左偏右。以手扶其头顶端正。用力送下。

又有头之后骨偏柱谷道。儿乃露额。名曰枨后。治法于谷道外旁。轻轻推儿头令正。然后用力送下。或用膝头令产母抵住亦可。三产之难。皆母曲腰坐卧用力太早致之。三手法。必历练有分晓者。不可轻易。一儿出户时。人即以两手轻抱产母胸前。产母自亦以两手紧抱肚脐。令胎衣下坠。如胎衣来迟。只管断脐洗儿。但先用软绢物。系住脐带。然后断脐。系时宜轻巧牢固。此带极脆。要用心拿定。若血流入衣中。血胀不下。治之少缓。胀满以次上冲心胸。疼痛喘急者。难治。但服夺命丹。以速去衣中之血。血散胀消即下。回生丹最妙。服至三丸。无不下者。如无。牛膝汤亦可。济生汤亦可。用滚酒服失笑散亦可。若腹痛。手按稍缓。此气虚不能送出也。用无忧散、回生丹妙。益母丸亦妙。有用便捷方。

以草纸烟熏产母鼻。令气内纳即下。或以滚水一杯。磨好墨一二匙冲服即下。一盘肠生者。未产肠先盘出。其治法。急将净盆盛温水。寒天即热水。少入香油养润。待儿并胞衣下时。产母略仰卧。自己吸气上升。稳婆香油涂手。徐徐送入。一法以磁石煎汤服之。即收上。磁石须阴阳家用过有验者。

又一法。蓖麻仁四十九粒研涂产母头顶。肠收上。急洗去。迟则有害。

又一法。半夏末搐鼻中。肠自上。

又一法。以麻油润大纸捻。点火吹灭。以烟薰鼻。肠即上。

又一法。肠出盛以洁净水。浓煎黄 汤浸之。肠即上。此法最佳。唯服大剂补中益气汤更妙。

又有儿并胞衣下后。膀胱壅出产户者。同前法送入。此皆用力太早之故。送入后。宜服安五内药。一闷脐生者。儿粪门有一膜。闭住儿气。故不能出声。以手微拍之。则膜破而能哭矣。如拍之不破。须女人轻巧者。以银簪脚轻轻挑破甚便。或不能挑。急用暖衣紧包。勿令散放。以热水浸其胞衣。寒天则加火热之。久则热气内鼓。其膜自破。出声而苏。一产后产门不闭。乃血气虚也。服加味芎归汤。总以补气血为相宜。

达生篇说 亟斋居士曰。临产有六字真言。一曰睡。二曰忍痛。三曰慢临盆。

又曰。或问临盆服药。有益无损否。曰。安得无损。鼠兔二丸。大耗气而兼损血。回生丹大破血而兼损气。盖鼠兔例用香窜之药。产时百脉解散。气血亏虚。服此散气药。儿已出而香未消。其损多矣。且令毛窍开张。招风入内。祸不可言。回生丹以大黄红花为君。其余亦多消导之品。血已耗而又大破之。多致产后发热等病。遗患无穷。都只谓产后失调。谁复归咎于药。

按此数方。古人称为神灵奇宝者。尚然如此。其他可知。或又问总无可用之药乎。曰。有。只须加味芎归汤、佛手散二方用之不尽矣。盖胎时全要血足。血一足如舟之得水。何患不行。二方皆大用芎归。使宿血顿去。新血骤生。药味随地皆有。且使身体壮健。产后无病。真正有益无损。此皆先贤洞明阴阳之理。制此神方。以利济后世。奈何人只求奇怪之药。不论损益。岂不可叹。

临产逐条要论 医宗金鉴坐草条曰。凡产妇坐草。最要及时。不可太早。若儿身未顺。宁可迟迟。宽心以待。

又临盆条曰。凡儿之生。自有其时。时至则儿身转顺。头顶正当产门。胞浆大来。腰重腹痛。谷道挺迸。产母中指中节或本节跳动。此方为正产之时。方可临盆用力送儿。自顺生矣。

又曰。临产之家。必用收生婆。须预择老成历练。明白经事之人。无故切勿令其先使手法。如试水探浆等事。但嘱令宽心宁耐可也。

又惊生条曰。产室之内。不可多人。人多则语声喧哗。产母之心必惊。惊则心气虚怯。至产时多致困乏。号曰惊生。有如此者。须急急摒出。只留服役一二人。使寂静而无嘈杂之声。则母心始安。安则其心亦宁静矣。

又产室条曰。产室之内。四时俱要寒温适中。若大热大寒。均不相宜。夏月必须清凉。勿使炎热。致产母中暑晕迷。冬月必须温暖。勿令寒冷。以致血凝难产。

又曰。妊娠月数未足时。或腹中痛。痛定如常者。此名试胎。宜养血以安其胎。若月数未足。腹痛或作或止。腰不痛者。此名弄胎。不宜轻动。二者均非正产之时。切勿躁扰疑惑。惟宜宁静以待其时。

体元子借地法 东借十步。西借十步。南借十步。北借十步。上借十步。下借十步。壁方之中。四十余步。安产借地。或有秽污。或有东海神王。或有西海神王。或有南海神王。或有北海神王。或有日游将军。白虎夫人。远去十丈。轩辕招摇。举高十丈。天符地轴。入地十丈。令地空闲。产妇某氏安居。无所妨碍。无所畏忌。诸神拥护。百邪速去。急急如律令敕。此借地法。于入月第一日朱书一幅。贴产妇房内墙壁上。更不须避忌诸神煞也。

下载《妇科玉尺》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妇科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