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脉痛风五痹合参(附麻木虚痒)

《冯氏锦囊秘录》在线阅读中医医论书籍在线阅读

《经》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风气胜者为行痹,行痹者,行而不定也,今称为走注疼痛,俗名流火及历节风。寒气胜者为痛痹,痛痹者,疼痛苦楚,关节浮肿,世称为痛风及白虎飞尸。湿气胜者为着痹,着痹者留着其处而不移,世称为麻木不仁,或痛着一处,始终不移者是也。凡风则阳受之,故为痹行,寒则阴受之,湿则皮肉筋骨受之,故为痹着而不去,皮肤不仁,是以夫痹从风寒湿之所生也。

《经》又曰∶以冬遇此者为骨痹,以春遇此者为筋痹,以夏遇此者为脉痹,以至阴遇此者为肌痹,以秋遇此者为皮痹,此以所遇之时。所客之处命名。以时令配五脏所合而言也,至阴者六月也。又曰∶其入脏者死。其留连筋骨间者疼久,其留皮肤间者易已。又曰∶痛者寒气多也,有寒故痛也。其不痛不仁者,痛久入深,营卫之行涩,经络时疏,故不痛,皮肤不营故为不仁,盖痹在于骨则重,在于脉则血凝而不流,在于筋则屈不伸,在于肉则不仁,在皮则寒,故此五者则不痛也。凡痹之类,逢寒则急,逢热则纵,皆由内虚为本,可以风名,不可以作风治也。

统旨曰∶风痹者,游行上下,随其虚邪,与血气相搏,聚于关节,筋脉弛纵而不收也。寒痹者四肢挛痛,关节浮肿。湿痹者留而不移汗多,四肢缓弱,皮肤不仁,精神昏塞。热痹者脏腑移热,复遇外邪客搏经络,留而不行,阳遭其阴,故HT 痹 然而闷,肌肉热极,体上如鼠走之状,唇口反裂,皮肤色受。(《经》言∶止有风寒湿三痹,此更有热者,盖郁久成热,热在三气之内变生者耳。)三气合而为痹,则皮肤顽浓或肌肉酸痛,此为邪中,周身搏于血脉,积年不已则成瘾疹风疮,搔之不痛,头发脱落,治宜疏风凉血

总由营卫舍虚,外邪留居,血气凝结而成也,太抵湿多则肿,热多则痛,阴虚则脉弦数,而重在夜,阳虚则脉虚大则重在日。

痹者,闭也。五脏六腑正气,为邪气所闭,则痹而不仁。痹虽有五,多由体虚之人,腠理空疏,为风寒湿三气侵入于皮脉肌筋骨,不能随时驱散,留滞于内,久而为痹。其为病也,寒多则掣痛,风多则引注,湿多则重着。然风寒湿三气客于经络,为病不一,或为痛或为痒,或为麻痹不仁,或为手足缓弱,所以然者,有新久轻重之分,有湿痰死血之异耳。治以攻补兼施,而标本兼顾也。薄桂味薄,能横行手臂∶领南星苍术等药至痛处成功;葳灵仙治上体痛风;汉防己治下体痛风。然虚弱人并当以气血药兼之。方能有力营运药势。

痛风者,古名痛痹,俗谓之白虎历节风,即四肢骨节走症也。夫气行脉外,血行脉内,昼行阳,夜行阴,各二十五度,得寒则行迟而不及,得热则行速而太过,内伤外感则疾作矣。彼痛风者,因血受热已自沸腾,或再涉冷受湿取凉,热血得寒,污浊碍涩,荣卫难行,坚牢闭碍,邪正交战,所以作痛,夜痛甚者,行于阴也。治当以辛烈暴悍之剂,流散寒湿开郁行气,破瘀豁痰,舒风和血,开发腠理,则怫郁开,而血行气和自愈,大约有余则发散攻邪,不足则补养气血,然亦有数种治法不能无异。或因风热,或因痰,或在风湿,或因血虚,或湿痰浊血,流注为病,在下焦而道路远者,非乌附气壮者不能行,故用为引经。若以为主治,非徒无益也,总肢节肿痛,因经络感受风寒,郁久成为湿热流注,肢节之内痛者火也。肿者,湿也。其治宜疏风燥湿,佐以调补气血以助药力营运,终以滋养肝肾,以壮筋骨坚强,此其治也。然痛要在势如刀割,尚属邪正相争之象,若至全然不痛,则邪正混为一家,相安于无事矣。

《内经》论痹,四时之令,皆能为邪,五脏之气,各能受病,六气之中,风寒湿居其半,所谓杂至与合,则知非偏受一气,可以致痹。又云∶风胜寒胜湿胜者,则知但分邪有轻重耳。皮肉筋骨脉各有五脏之合,初病在外,久而不去,则各因其合,而内舍于脏,在外者祛之犹易,入脏者攻之实难,治外者散邪为亟,治脏者养正为先。治行痹者散风为主,御寒燥湿仍不可废,大抵必参以补血之剂,盖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也。

治痛痹者散寒为主,疏风燥湿仍不可缺,大抵必参以补火之剂,非大辛大温,不能释其凝寒之害也。治着痹者利湿为主,祛风解寒亦不可缺,大抵必参以补脾补气之剂,盖土强可以胜湿,而气足自无顽麻也。病退之后,内节欲以保精髓,慎寒冷以祛外邪,戒酒面以杜湿热,服补养以生气血,则病不复发矣。

痹之为证,有筋挛不伸,肌肉不仁,与风症相似,但风则阳受之,痹则阴受之,故多重着沉痛。其三气之中,风气者为行痹,故走而不守,不拘上下,左右关节之间,流走而痛,或三日五日,又移一处,俗名流火,又名白虎风,言其往来而痛,一如虎咬之状,日轻夜重也。寒气胜者为痛痹,因血脉寒凝,痛在一处而不移,俗名白虎飞尸。

湿气胜者为着痹,上下脉理滞塞不通,致令肌肉先麻而后木,木而不知痛痒,即所谓不仁,《经》又以所遇之时,所客筋骨皮肉脉之处而命名,非行痛着三者之外,另有骨筋之诸痹也。崔紫虚曰∶风寒湿气合而为痹,浮紧兼涩,三脉乃药,则紧涩之脉,重痛沉着之症,皆纯阴也。当助阳温散之剂,方为对病。

《灵枢》曰∶卫气不行,则为麻木。丹溪曰∶麻是气虚,木是湿痰死血。然则曰麻,曰木者,以不仁中分而为二也。虽然亦有气血俱虚。但麻而不木者,亦有虚而感湿,麻木并作者。又有因虚而感风寒湿三气乘之,故周身掣痛,麻木并作者。古方谓之周痹;治法宜先汗而后补也。当以类而推治,然麻木者,不仁之渐也。麻为木之微,木为麻之甚,古方名为麻痹。《原病式》曰∶麻者亦犹涩也。由水液衰少而燥涩,气血壅滞而不得滑泽通行,气强攻冲而为麻也,俗方治麻多用乌附者,令气行之暴甚,冲开道路,得以通利,则中气行而麻自愈也。然乌附止能温行,更必须兼以补益,盖麻木未有不由于气血两虚也。或谓麻木为风,虽三尺之童,皆以为然,然如久坐而起,亦有麻木,假如以绳缚系释之,亦觉麻木,久则自已者,此非因风邪,乃气不行也,故不须治风,当补其肺中之气,则麻木自去。亦有因阴火乘其阳分,火动于中而麻木者,当兼治阴火则愈,不必去火补阴,而火自息也。大抵诸脉有余,痹在表,诸脉不足痹在里。

风者四时八方之气,从鼻而入乃天之气也。痰者五谷百物之味,从口而入,脾胃之湿所结乃地之气也。故风胜者先治其风,痰胜者先治其痰,风与疾相等,则治风兼治痰,此定法也,《经》云∶风之伤人也,先从皮毛而入,次传肌肉,次传筋脉,次传骨髓,故善治者,先治皮毛,次治肌肉,由此观之。乃从右而渐入于左也。皮毛者右肺主之,肌肉者右胃主之,筋脉者左肝主之,骨髓者左肾主之,从外入者转入转深,故治皮毛治肌肉不使其深入也。又曰∶湿之伤人也,先从足始,此则自下而之上,无分左右者也。从外入者,以渐而驱之于外,从下上者,以渐而驱之于下,此其治也。

十指麻木,丹溪云∶是乃胃中有湿痰死血,宜二陈汤苍术白术桃仁红花附子

有或腿足或肩背,一块肌肉木者,此阳气不足,不能周及,以致阴寒凝泣也。

身上虚痒者,是血不荣于腠理也。用四物汤黄芩煎,调浮萍末服之。

五痹汤

治风寒湿之气,客留肌体,手足缓弱麻顽不仁。

片子姜黄(一两) 羌活 白术 防己(各二两) 甘草(微炙,五钱) 每服五钱,姜水煎。病在上食后服,病在下食前服。

羌活汤

治白虎历节风毒,攻注骨节疼痛,发作不定。

羌活(二两) 附子 秦艽 桂心 木香 川芎 当归 牛膝(酒浸) 甘草(炙,各五钱) 桃仁(去皮、尖,麸炒) 防风 骨碎补(各一两) 每服四钱,姜水煎温服。

虎骨散

治白虎风,肢节疼痛,如虎啮状。

虎骨(酥炙,二两) 甘草(炙) 全蝎(去毒,各五钱) 麝香(一分) 天麻 防风牛膝(酒浸) 僵蚕(去丝、嘴,炒) 当归(酒浸) 乳香(另研) 白花蛇(酒浸,取肉,二两) 桂心(不见火,各二两) 为末,每服三钱,豆淋酒调服。

续断丸

治风湿流注,四肢浮肿,肌肉麻痹。

当归(炒) 川续断 萆 (各一两) 川芎(七钱五分) 天麻 防风 附子(各一两) 乳香没药(各五钱) 为末,蜜丸如桐子大,每服四十丸,温酒米饮任下。

三痹汤

方见前中风门。

麝香丸

治白虎历节,疼痛游走,昼静夜剧。

川乌(大者三个,生用) 全蝎(二十一个,生用) 黑豆(二十一个,生用) 地龙(五钱) 为末,入麝香少许,研匀,糯米糊绿豆大。每服七丸,甚者十丸,夜卧须令膈空,温酒下,微出冷汗一身便瘥。

虎骨丸

治经络凝滞,骨节疼痛,筋脉挛急,遇阴寒愈痛。

乳香 没药(各另研) 赤芍药 熟地 当归 血竭(五钱) 虎胫骨(酥炙黄)

为末,用木瓜一枚,切破去核,入乳香末在内,以麻线缠定,勿令透气,以好酒六升,煮酒尽,取木瓜,去皮,研如泥,入熟蜜少许,杵和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看病上下服。

治白虎风历节风肿痛,以酽醋五升,热煎三四沸,切葱白二三升,煮一沸,滤出布帛色裹患处熨之。以搓为度。

活血丹

治遍身骨节疼痛如神。

熟地黄(三两) 当归 白术 白芍 续断 人参(各一两) 为末,酒糊丸,桐子大,或作五剂,煎服更效。

二妙散

治筋骨疼痛因湿热者。有气加气药;血虚加血药;痛甚者加生姜汁热辣服。

黄柏(炒) 苍术(米泔浸,炒) 为末,沸汤姜汁调服,二物皆有雄壮之气。表实者加酒少许佐之。若痰带热者先以神芎丸下之,次以趁痛散类调治。

治酒湿痰痛风。

黄柏(酒炒) 威灵仙(酒炒,各五钱) 苍术 羌活 甘草(三钱) 陈皮 芍药(各一钱) 为末,每服一二钱,沸汤姜汁调服。

活络丹

见前中风门。

下载《冯氏锦囊秘录》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冯氏锦囊秘录》相关章节:

医论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