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景巧治府台

  张仲景观那女子气色,早已明白几分。暗用右手小拇指指甲剜了一点药,藏在宽大的袖中,然后给小姐抚脉。

  东汉年间,南阳有个府台干了很多坏事,人人提起他都牙痒痒,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这年,府台的女儿生病了,一连几个月,遍求名医,怎么也治不好。听说张仲景医术了得,特派人来请。

  那阵子,伤寒病正流行,张仲景每天早出晚归地到乡下给老百姓治病,不在家,他们就把张仲景的儿子请了去。张仲景的儿子常年随父行医,也是个知名的郎中。来到府衙,询问了小姐的病情,府台夫人没张嘴,泪先落下来:“她呀!茶饭不进,还不停地吐,可怜儿,面黄肌瘦的,怎么办呀!”

  那时候,年轻郎中给女子看病,是不能见面的。只能从帘帏中牵出一根红线,一头拴在小姐的中指上,一头让张仲景的儿子拉着把脉。他把了好久,心里不觉好笑:“这病竟没人看得出吗?”原来府台的女儿是怀孕啦!可他并不知道“病人”还是个没出阁的姑娘,就高声朝着府台说:“恭喜大人!小姐是有喜啦!”府台一听,气得浑身乱颤,嚎叫道:“混账东西!一派胡言!”命家丁一拥而上,把他痛打一顿。

  晚上张仲景回来见了,气得胡子打颤,问儿子:“你果真是看得真?”

  儿子说:“确确实实是怀孕,已经六、七个月啦!”张仲景双眼一转,计上心头。

  第二天,张仲景邀请了邻居,带着礼品,来到府衙。正赶上全城士绅和名流在那里议事。张仲景见了府台,深施一礼,说:“不肖之子医理不明,口出不逊之言,望大人海涵!今天,小人一来赔礼道歉,二来要亲自给令嫒诊脉医病!”府台一听大喜,礼请入内。

  张仲景观那女子气色,早已明白几分。暗用右手小拇指指甲剜了一点药,藏在宽大的袖中,然后给小姐抚脉。

  张仲景一把脉,此女果然已身怀六甲!就对病人说:“张开嘴,看看舌苔!”小姐刚张开嘴,他就弹动右手小拇指,把药弹进小姐嘴中。又叫人端来开水,让小姐喝了。

  张仲景这才笑呵呵地对府台说:“药到病除,送令嫒到耳房观察,一会就完好如初的!”

  府台十分感激,摆上酒宴,盛情款待。他刚端起杯要敬张仲景酒,耳房就传来了小姐的呻吟声,府台有些诧异,张仲景淡淡地说:“这是药力到了。你放心,令嫒顷刻就会好的!”

  话音未落,只听哇哇的婴儿哭声从耳房传来。府台和夫人猛地惊呆了,一时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那些绅士名流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暗地里发笑。

  张仲景为百姓出了气,一拂衣袖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