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死门

《串雅内外编》在线阅读中医方言书籍在线阅读

雷真君传治五绝

乃缢跌魇淹压等死。

先书符一道于黄纸,焚化在热黄酒内,撬开牙关灌入喉中,后再用药丸调黄酒内,以人口含葱管送入死人喉内,少顷即苏。

招魂符式 此符无咒,一心对雷真君天医使者, 书之是验无比,

药名救绝仙丹

山羊血二钱,菖蒲二钱,人参三钱,红花一钱,皂角刺一钱,制半夏三钱,苏叶二钱,麝香

各为末,蜜丸龙眼核大,酒化开,以端午日修合好,每料约十丸。此方神奇之至,不但救五绝,凡有邪祟昏迷,一时猝倒者,皆可起死回生。

骑牛法

专救溺死。

凡人由水中救起,以身俯伏于牛背上,手足俱用人扶,另用一人牵牛缓行,有五里之久自活。

悬鸡法

专救缢。

凡人缢者,将人解下,轻扶仰卧,将活公鸡倒悬,流出口涎人人口内自活。

插鹅法

治自缢。

用老鹅一只,将香油抹鹅嘴上,插入粪门,一二时自活。若过十二时辰,则不救矣。

溺死

以所溺之人扶在椅上,将其左右手脚不住运动后,将其口耳谷道塞住,两眼亦包住,用旧蓝布捻绳烧烟,先以竹管呼烟吹入鼻孔,水即鼻出,俟有微气,即以布绳烟熏其鼻孔即活。

救误死

凡人无病;或坐卧,或酒后,陡然即死者,名旺痧。将本人口内,用铁器撬开,以银簪刺下小有筋血出即活,不可刺正中。又方,以闷醋灌下,即刻活矣。

卒中恶死

或先病,或平居寝卧,奄息而死,皆是中恶。

急取葱心刺入鼻孔中,男左女右,入七八寸,鼻目血出即苏。

人卒暴死

女青一钱,安咽中,以水或酒送下立活。

还魂汤

麻黄二两去节,杏仁七十个去皮尖,甘草一两,水二碗,煎一碗,去渣灌之。

血风攻死

人血风攻脑,头旋闷绝,忽死倒地,不知人事者。

苍耳草嫩心阴干为末,酒服一大钱,其功甚速,此物善通顶门连脑。

打死

松节捶碎一二升,入铁锅内炒起青烟为度,以老黄酒二三升,四围冲入即滤净,候半热,开牙灌入即活。

小儿惊死

大叫一声就死者,名老鸦惊。

以散麻缠作胁下及手心足心,灯火捻之,用老鸦蒜晒干,车前子等分为末,水调贴手心,仍以灯心埠手足心、及冉膊、眉心、鼻心,即醒也。

解药毒死

只要心间温暖者,乃是热物犯之,防风一昧擂,冷水灌之。

产后晕绝

此扁鹊法也。

半夏末,冷水和丸,大豆大,纳鼻中即愈。

喉痹垂死

止有余气者。

巴豆去皮,线穿纳入喉中,牵出即愈。

华佗危病方

缠喉风喉闭,其症先两日胸膈气紧,出气短促,蓦然咽喉肿痛,手足厥冷,气闭不通,顷刻不治。

巴豆七枝(三生四熟,生者击壳研,熟者去壳炒击弛存性),雄黄(皂子大者,研),郁金一个(研细)

共为细末,每服半茶匙,细呷,如口噤咽塞,用小竹管纳药吹喉中,蓣臾吐利即醒。如无前药,用川升麻四两锉碎,水四碗,煎一碗,灌入。又无升麻,用皂角三绽捶碎,擂水一盏灌之,或吐或不吐即安。

急痧将死

将口撑开,看其舌处有黑筋三股,男左女右,刺出紫血一点,即愈。刺血忌用针,须用竹箸嵌碎磁碗尖为妙,中间一筋,切不可刺。

急救方

将雄狐胆收藏十二月,遇暴亡之人,以温汤细研,灌下即活。

援绝神方

凡人患痢便血,一日至百十次不止者,至危急也。即以此药援危,又不损伤气血,痢止身亦健。

白芍二两,当归二两,枳壳二钱,槟榔二钱,甘草二钱,滑石末三钱,木香一钱,萝卜子一钱

水煎服,一剂轻,二剂三剂全愈。

金疮铁扇散

象皮五钱(切薄片,用小锅焙黄色,以干为度,勿令焦),龙骨五钱(用上白者,生研细末),老材香(一两,山陕诸省无漆民间棺殓,俱用松香黄蜡涂棺内,数十年后有迁葬者,棺朽之内黄蜡即老材香。东南各省无材香,即以数百年之陈石灰一两代之,俱效验,亦与老材香同),寸柏香(即松香之黑色形者),松香(一两,与寸柏香一两一同溶化,搅匀,倾入冷水中,取出晒干),飞矾一两(一两片,白矾入内熬化即是)。

共为细末,贮磁罐中,遇有刀石破伤者,用敷疮口,以扇向疮口扇之立愈。忌卧热处,如伤处发肿,煎黄连水,用翎毛蘸涂之即消。伤处不必用布包裹,以致过暖,难于结痴。并忌饮酒以致气血妄行。至敷药之时,若血流,乃用扇扇之,倘不流,即不必扇。盖伤处喜凉恶热,夏日宜卧凉地,冬日忌卧热处。

下载《串雅内外编》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串雅内外编》相关章节:

方言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