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方外治门

《串雅内外编》在线阅读中医方言书籍在线阅读

国老膏

治一切疽诸毒,预期服之,能消肿逐毒,使毒不内攻,攻效甚大。

大横纹粉草二斤捶碎,河水浸一宿,揉取浓汁。再以密绢绞过,入银石器内,慢火熬成膏,以瓷罐收入。每服一、二匙,无灰酒或白滚汤下。平日服丹药以致毒发者,亦可解。

乌龙膏

治一切痈疽发背、无名肿毒初发, 热未破者,立效。

隔年小粉,愈久愈佳,以砂锅炒之。初炒如饧,久炒则干成黄黑色,俟冷定研末,陈米醋调糊熬如漆,瓷罐收之。用时摊纸上,剪孔贴之患处,觉冷,疼痛亦即止。少顷觉微痒,听其干燥弗动,久则毒自消,药力尽自然脱落矣。

消痈酒

万州黄药子半斤,紧重者为上,如轻虚是他州所产,力薄,用须加倍。取无灰酒一斗,投药入中,固济瓶口,以 火烧一周时,待酒冷乃开。时时饮一盏,不令绝酒气,经三五日后自消矣。

止肿毒

麻仁捣敷即止。

恶疮疔毒

觅极大蜘蛛,其飞丝能过墙过檐者最妙。捣烂,以热酒冲服,毒气立消。

快马痈

山药沙糖水搽围,即散。

寿星散

专治恶疮。痛不可当者,掺之不痛。不痛者知痛,大南星一味为末,如背疮大痛者,遍掺于上,即得安卧。不痛者掺之知痛,即可治也。

多骨痈

玉簪根捣烂敷上,其骨自出。

疔疮

花叶捣烂取汁,入酒尽量饮醉,将渣敷患处,次日即愈。

起杖疮疔皮

羊粪烧灰,香油调敷疔上,以腊油膏药盖之,一、二日即下。

横痃便毒

鸡子一个,头上打一小孔,将红娘子六个装入内,用草纸包鸡子,慢火煨熟,去红娘子,止食鸡子,酒送下。

一切痈疽

赤小豆四十九粒为末,用水调涂,无不愈者。但其性粘,干则难捣,入苎根末少许,则不粘矣,此法尤佳。

脱疽

此症发于脚趾,渐上至膝,色黑,痛不可忍,逐节脱落而死。亦有发于手上者。

土蜂窠研细,用陈醋调搽,应手而愈。

指生天蛇

鸡子开一孔,将指套入内,待蛋化水,又换一个。如此三枚而已。天蛇痛臭甚者,黑豆生研末,入茧内笼之。

诸疮胬肉

如蛇出数寸者。

硫黄末一两,肉上敷之,即缩。

棉花疮

逼蛇草叶捣汁,用好酒冲服,将药渣敷疮上,即消。

痈肿无头

黄葵花子研末,酒冲服一粒则一头破,两粒则两头破,神效异常。

消瘤

极细铁屑,醋拌,放铜杓内煅干,再拌。如此三次,研细,再用醋调敷,觉患处不甚适意,过一宿剥去再敷,以平为度。

腋下瘿瘤

长柄葫芦烧存性,研末,擦之,以消为度。

头疮生蛆

以刀刺破疮,挤丝瓜叶汁擦之,蛆出尽,便绝根矣。

乳痈

佛手山药捣烂敷患处,但围四周露出头,次日即出脓消去,最验。

又方,名一醉消∶石膏 红,出火毒,研细。每服三钱,温酒下,尽醉为度,睡觉再进一服。

庚生按∶一醉消方须量人虚实用之,不可轻投。予尝以杨氏秘方试之,甚效,较此稳妥也。方用泥鳅一尾,捣极烂,入生豆浆搅匀,涂敷患处即消。此方兼治肿毒初起。

乳头裂破

秋月冷露茄子裂开者,阴干烧存性,研末。水调涂之即愈。

庚生按:此方极神验。

癛痈毒疮

肉中忽生暗子,如粟豆大者,如梅李或赤或黑或青或白。其中有核,核有深根,紫黑色,能烂筋骨,毒入脏腑即死。宜灸暗上百壮,以酸模叶敷其四面,防其长也。内服葵根汁,其毒自愈。(酸模叶平地亦有,根叶花形同羊蹄,但叶小,味酸为异,其根赤黄色。)

甲痈延烂

疮肿黄水浸淫相染,五指俱烂,渐上至腿脚,泡浆四起,如火烧疮,日夜怪憎,医不能疗。

绿矾石五两,烧研末,色如黄丹,收之。每以盐汤洗拭,用药末浓敷之。再以软帛暖裹,当日即脓断疮干。每日一遍,用盐汤洗濯,有脓处务使洗净,敷药,其结痂处不须近。但有急痛者涂酥少许令润,五日即觉痂起,根据前洗敷十日,痂渐剥尽,软处或更生白脓泡,即擦破敷之,自瘥神效。

鹅掌风

樟木打碎煎汤,每日早晚温洗三次,即愈。

腿臂湾生疮

痛痒经久不愈。

多年风窗上蠡壳,烧灰,以腌猪油同捣如泥,涂之经宿即愈。

散毒

围诸般肿毒。

柳枝尖头拾数斤,入锅内熬膏,如砂糖样。加蜜半斤熬收,以瓷器贮用。

洗癞头方

蜗牛数十条洗之,二次即愈,此方神妙。

庚生按∶癞头用蜗牛洗固有效,然不及用壳虾白糖同捣烂于剃头后敷之神验。但敷后痒不可当,切不可搔,待其结痂自落即痊。如或未净,再敷一、二次,无不痊也。历试多人,皆验。

痰核

五倍子入砂锅炒黄为末,以好醋调膏,摊敷患处,易六、七次即愈。不论新旧俱验。

咽舌生疮

吴茱萸末醋调,贴两足心,过夜即愈,盖引热下行也。

喉鹅

人已气绝,心头微热者,药入口听有声,能下咽,无不活。

冬月取母猪粪放在屋上,日晒夜露七八日,用炭火煅至烟尽为度。以水调和,徐徐灌之。此须平日收贮,急切岂能待七八日耶?

跌打损伤

苍蝇老虎数个,捣烂,好酒冲服,即愈。

庚生尝得一方于江湖卖艺者,试之颇效:方用玫瑰花四十九朵,黄菊花四十九朵,红月季花七朵,土鳖虫七枚,共研细末,用童便分三次冲服。更以野菊花根叶捣烂敷之。又方:用大魁栗研细末,干敷或嚼烂敷之,亦愈。

金疮

兼治无名肿毒。

圆眼核不拘多少,用火炙枯存性,研末,掺之即愈。如治无名肿毒,用冷水调涂亦妙。

攧扑欲死

一切伤损∶从高坠下,及木石所砟,堕马翻车,瘀血凝滞,气绝欲死者。

净土五升,蒸热,以红布重裹,作二包,替换熨之。勿过热,恐伤皮肉,痛止则已。

金刃不出

入骨缝中者。

半夏白蔹等分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三服,至二十日自出。

被砍断筋

旋复花根捣汁,滴患处,仍以滓敷之。日三易,半月后断筋能续。

乳岩

硬如石者。

槐花炒黄为末,黄酒冲服三钱,即消。

此病乳中先生硬块,初起大如豆,渐大如鸡卵,七、八年后方破烂。一破之后,即不可治矣。宜服后方∶

蟹壳数十枚,放砂锅内焙焦,研细末,每服二钱,陈酒冲服,不可间断。

庚生按∶蟹壳方颇有效,惟不宜多服。多则每至头昏、作呕,不可不知。且蟹壳及蟹爪最能堕胎,有娠者慎勿误投。尝见吾师马培之先生治此症,每以逍遥散为主,量为加减,应手辄愈。盖乳头属肝,乳房属胃,此症之成,胥由二经致疾耳。杭妇郑姓者患此症,后得一方,服之奇验。方用龟板数枚,炙黄研细,以黑枣肉捣和成丸,每服三钱,以金桔叶煎汤下。

火烧疮

管仲煅灰,香油调涂之,立刻止痛。

火烧烂

此症切不可浸冷水中,致热毒内攻,必烂至骨。好酒十二斤,倾入浴缸内t略温,令患者坐酒中浸之,虽极重亦不死。

火燎油烧伤

痛不可忍者。

好酒一钟,鸡子青三个,搅匀入温汤内顿熟,搅如稀糊。候冷用软刷子患处。半日觉痒,痒后即以杨梅树皮炙存性为细末,香油调敷。

庚生按∶火烧伤方颇多。旧有极验二方,附于下。

敷药方∶用陈年小粉炒黑色收好,临时以筛极细敷患处。如皮已破烂,即干掺之,如尚未破,用陈菜油调涂,立即止痛。此西人方也,屡试神验。

汤药方∶用生大黄五钱、当归四两、荆芥三钱(炒)、生甘草五钱、黄芩三钱、防风三钱、绵 三两、茯苓三两,用水三碗煎至一碗。温服,不可改动份量。此方实有起死回生之功。

烫火伤

秋葵花瓣不拘多少,真菜油调和如浓糊,装入瓶内收贮。次年花瓣腐烂,即可敷用,愈陈愈妙。

按:此方用麻油浸尤妙。如无此药,用地榆麻油调搽亦妙。火伤毁肢体者,以鸡蛋煮熟,去白用黄,入猪油去膜,比鸡蛋黄稍多,同捣烂敷之神效。此临海良医许秀山所传秘方也。

庚生按:此方屡经试验,极效。

身面上如钱大者,擦之如神。

巴豆五六个去皮打碎,包绢内擦之,好肉上不可擦。

水肿脚气

未全消者。

甘遂末涂腹,绕脐令满。内服甘草水,其肿便去。

庚生按∶水肿香港脚一症,即俗称大脚风沙木 是也。水乡农人多患之。一肿不消,与寻常香港脚发过即消者 别。此因伤络瘀凝,气阻风湿,热邪夹杂留恋,日久不出,致成此恙。故病初起,必胯间结核而痛,憎寒壮热,渐而不行,至足即肿胀木硬,终身不便,诚可悯也。尝见赵晴初先生《存存斋医话》载一方颇效,予屡试之有验,因录于下∶葱白杵烂和蜜,罨胯核痛处。再以海蛰荸荠同煎,至海蛰化尽,取汤吞服当归龙荟丸三钱(此丸药肆中有合成者),即能消散。若年久者,以黄柏八两(另研末)、海蛰八两(勿漂)煎汤,加葱须自然汁和匀,丸绿豆大,每日茅根汤送服三钱。外用杉木刨花煎汤,入皮硝一两频洗,更以蓝布浸盐束之,无不愈者。并治鹅掌风及香港脚,一切甚效。

口吻生疮

砂仁壳 ,研末抹之,即愈。

一抹膏

治烂弦风眼

真麻油浸原蚕沙三日,研细,以篦子涂患处。不问新旧,隔宿即愈。

肛门痔痛

木鳖仁带润者雌雄各五个,研细作七丸,用碗覆湿处勿令干。每一丸以唾化开,贴上痛即止,一夜一丸自消。

庚生按∶木鳖有番鳖(无壳)、土鳖(有壳)之分,无雌、雄之别。痔疮症既不一,方亦极伙。予尝试验一方,颇平善有功,附录于后。

先以甘草汤将痔洗净,后用五倍子七枚、荔枝草二两,砂锅煎水熏洗之,即愈。荔枝草一名癞虾蟆草,四季皆有,面青背白,麻纹垒垒,奇臭者是。

疔疮走黄

陈年苔菜研末敷上,即消肿收口而愈。试过无不效者。

按:疔疮走黄,急取芭蕉根捣汁灌之,亦效。

发背阴毒

不焮肿者是。

鸡冠尖剪开少许,悬脚向下,滴血疮上,血尽再换。不过五六鸡,止痛消毒,不数日自愈。

项下气瘿

自然铜贮水瓮中,逐日饮食皆用此水,其瘿自消。

下载《串雅内外编》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串雅内外编》相关章节:

方言相关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