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妇眩晕续堂弟媳所患证同治皆无效不药自痊

《程杏轩医案》在线阅读中医医案书籍在线阅读

予童时见族中一妇人,头额常系一带,行动须人扶掖,云无他病,惟头目昏眩,饮食倍增,形体加胖,稍饥心内即觉难过。医治无效,只得屏药。越数年疾自愈,形体退瘦,饮食起居如常。其致病之由,及所服方药,均不同考。后堂弟媳,年二旬余,因遭回禄,忧郁成疾,见证与族妇仿佛。予知其疾由郁而起,初投逍遥达郁,继加丹栀清火,更进地黄阿胶滋水生木,白芍菊花平肝熄风,磁石牡蛎镇逆潜阳等法,俱不应。他医以为无痰不作眩,药用豁痰,又以为无虚不作眩,药用补虚,亦皆无验,遂不服药,四旬外病自瘳。予生平所见眩晕之疾,未有甚于此二证者,且病中诸治不应,后皆不药自痊,事亦奇矣。细求其故,盖病关情志,是以草木无灵。由此观之,凡七情内伤致病,皆可类推。

安波按∶七情致病者,尼师寡妇室女为尤甚,必须陶情怡悦,所谓心病必以心药治也。

下载《程杏轩医案》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医案相关医书